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80章 她叫蒋小雅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而陈兵现在完全把御姐给忽视了,竟然拉着王浩的手,就想往航站楼外走去。他真的不忍心看到王浩这般邋遢的摸样,他清楚的记得,以前的王浩,绝对是一身干净利朗的衣装,上上下下打扮的一丝不苟。

    哎!陈兵竟然长叹一声。他一刹那之间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假如,要是假如陈小欣还在的话,绝不会令她的爱郎如此的邋遢!

    可现在倒好,没了小欣,王浩倒是收敛了很多。只是和许薇以及袁小艺她们安生的过日子,竟再也不敢到处拈花惹草了。

    陈兵连连叹气,暗暗的摇摇头。女儿的死,或许来说,是一种解脱吧。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陈兵看得开了。

    假如要是女儿还在人世的话,他真的无法想象,自己是否就会这样让自己的女儿和袁小艺一样,稀里糊涂的跟着王浩。

    陈兵现在对于王浩的感情纠葛,还是有些稀里糊涂。但是有一点他明白。王浩这孩子懂责任,无论是谁跟着他,终了,都不会吃亏!

    由于走的特殊通道,出了航站楼,竟然是停机坪,而在停机坪上,省政府一号车早就被先前的两名警卫把门打开了。

    王浩正想上车,不想一个美丽的身影像个泥鳅一般的从他侧面一滑,顿时先他一步做进了车中。这还不说,随后就听‘嘭’的一声重重的关门声,竟把王浩给关在了车门外。

    车窗按下,一个脑袋精灵般的露出,对着王浩大吼一声“流氓,你自己走回去吧,拜拜!”

    “小雅,胡闹,怎么说话呢。你这孩子,这可是你王浩哥,快让他上来!”

    先头上车的陈兵一脸威严的诉斥着蒋小雅。竟然要拧动自己身旁的车门,想要下去为王浩开车。

    王浩在下面看得清楚,依照陈兵的脾气,绝对会下来给自己开车门的。

    陈兵现在溺爱自己这些小辈们溺爱的要命,袁小艺天天和他煲电话粥,说真是有些受不了,陈兵几乎面面俱到,就差没看着袁小艺她们吃饭了。

    王浩赶紧上前一步,不等陈兵下车,自己先打开了副驾驶的座位,一矮身坐了进去,随口说道。

    “爸,我们回家吧,这个刁蛮女是谁,我说,刁蛮姐姐,你怎么总是叫我流氓啊!”

    呃!

    他竟然这么黑脸皮,偶肋了个去的!

    蒋小雅真是被王浩问了个张口结舌,是啊,他流氓,流氓在哪,我该怎样当着舅舅的面说出来?

    难道我总不能说,你要枕着我的胸睡觉吧,还有,还有,你,你这个可恶的流氓,总是看银家的大腿哦!

    蒋小雅脸色瞬间憋得赤红,不想陈兵的一句话,顿时又让他的脸色由红转白,继而瞬间感觉一道黑线爬上了额头。

    “小雅啊,这是王浩,你,你的妹夫。他是,是,哎,是小欣原来的未婚夫!”

    噗!

    小欣——陈小欣!

    自己的表妹!

    蒋小雅一刹那间呆住了,两个漂亮的美瞳顿时瞪得像个铜铃儿一般大小。脑袋里“嗡”的一响,整个人不由得呆住了!

    小欣已死,早就不在了人世。而听谣传,竟然是为了给自己的未婚夫挡子弹而死的。可现在,这个流氓,绝对的流氓,竟然就坐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流氓,他使用了一种什么样的办法将小欣给迷惑住了,竟然不惜以生命为代价,为他挡了夺命的子弹!

    蒋小雅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只知道表妹死了,死前爱上了一个男子,而那个男子,竟然是个什么小小秘书。

    木须置疑,一定是这个小小的秘书花言巧语,一定是他使用了百般诱惑的手段,骗取了妹妹的真心,骗取了自己那个可怜的,傻妹妹的真情乃至生命!

    “你给我滚!滚下车!你这个流氓,骗子。一个小小的秘书,凭籍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迷惑了我的妹妹,骗取了他的生命。

    你想要干什么,难道我看不出来吗。你完全就是想凭籍着我舅舅的身份,借着我妹妹靠近我的舅舅,而由此上位,达到你不as可告人的目的而已。

    我告诉你说,我舅舅老了,他被你骗。但是我的眼睛是雪亮的,绝不会由着你继续骗下去。

    还有,我要揭穿你,我要为小欣报仇。你就是个流氓!舅舅,他在飞机上,借着装睡,非要枕到我的怀中,还有他,总是色迷迷的看着我的大腿,我能感觉到,他绝对不是个好人,一心得龌蹉想法!

    舅舅,你千万不要上当,一定不要被他的伪善所迷惑,他绝不是个好人!警卫,把他轰下去,抓起来,我要好好审审他!

    骗了我妹妹,我要让你怎么骗得,怎么还回来,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一定要把你给整残废了,我让你用这样的方法升官发财,我要让你一辈子都后悔,都在绝对的悔恨中度过!”

    “够了!小雅,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开车,回家!”

    陈兵非常憔悴的一声大吼,深深地震撼了蒋小雅的内心。再看舅舅一脸的惆怅,再看面前的那个被称之为王浩的人,早已是泪流满面。

    装,你就装吧,真会装啊!

    “舅舅吗,舅舅啊!你不要被他骗了,他就是这样的人,就会装。一听我要修理他,他就装哭掉眼泪来博取别人的同情。

    在飞机上,我说下飞机后绝对会要他的好看,他就开始装哭。这其实是他的一种手段,想要逃避惩罚的一种方式,舅舅,你绝对不能放过他这样的一个小秘书,她绝对是利用你的!”

    面对心直口快的外甥女,陈兵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要说王浩利用自己的女儿接近自己,想要凭籍自己的地位获得升迁。

    哪怕就是现在打死陈兵,陈兵也绝不会相信。王浩是谁啊,自己这个一省之长,还是凭籍人家王浩的面子才换来的。

    可是该怎么解释,又怎么解释。陈兵此刻心乱如麻。说实话,这么多年以来,他的心才稍微有了一丝适应的忍耐于忘却。

    他经常告诉自己,小欣已经不在了,王浩不是自己的女婿,而是自己认的一个干儿子,只是干儿子而已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