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987章 明着较量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现在的问题明摆着,丝丝这方一点道理也不占。先是抢道,别了王浩的辉腾不说,继而下车挑衅王浩。

    王浩虽说做的有些过分了,用车别住了他们的车,使他们下不来。但你的车上面贴有厚厚的车模,在外面什么也看不到。

    还停在那长时间不走,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人。连王浩下一步怎么辩解停车停的不对,任海涛都想到了。

    高,实在是高,逼着你出手,出手后我玩死你。不怕你不火,等的就是这一刻!

    任海涛立刻想起前段时间看的一份报道。

    上面说有两车中途在路上发生了点小剐蹭。两方纷纷下车,互不相让,各说各的理,均不承认错误。

    不想一方是个火爆子脾气,一顿理论不通,上前对着那方就是一巴掌。对方也干脆,二话不说躺在了地上,竟然挺尸了。

    后来送医院鉴定,也不知道就怎么鉴定出了个严重脑震荡后遗症。并且暂时无法治疗,被检察院认定为重伤。

    这下麻烦了,人家张口就要五十万,要不你就进局子里呆着,被判上个十年八年的,要不你就赔钱私了,毕竟是交通事故,可以私了吗!

    而眼前的情况,竟然和报道是极其一般的相似。不用说,王浩等的就是这一锤,这一锤砸的好啊。

    砸了个王浩一点错没有,全是理!

    而好不好的,死不死的,马德江出现的及时,好像马德江的出现,正是为了配合王浩一般,很给力啊!

    不但直接命令抓起了出手击打王浩之人,还高人一筹的想到了将事情转移出去,避免自己求情不好说话的结局,人家移交了,移交的竟然是国家的安全部门。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了,性质也变了,变成了不仅仅是单单的伤害与袭击,而是别有目的了,而这个目的,正是z国上上下下决不可原谅的最根本的错误!

    意识到了这一点,任海涛顿时警醒起来。马德江是王浩父亲的老战友,可以相互把后背交给对方的生死兄弟。

    现在明摆着,想要从马德江手中帮丝丝要回他的保镖,那还不如不张嘴。张嘴人家有的是话等着对付自己。

    但不张嘴,眼前的丝丝是如此的楚楚动人,说实话,这件事来得好啊,发生的及时,正是自己接近这个小浪蹄子的绝妙时机。

    但偏偏有岑的要命,很是棘手,好死不死的,撂在了王浩与马德江的手里。

    但身在官场,同为同僚。任海涛与马德江毕竟都是s省的常委。虽然马德江的话很是刺耳,但是任海涛知道,自己和马德江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之上,没必要和他较真。

    你就算小人得志,现在犯到了你手上,但低头不见抬头见,谁没用得着谁的时间?

    明面上大家都讲究一个笑脸相迎,必要的面子还是要讲的吗。

    “马书记,你这可是上纲上线了啊。我这不刚进来,不了解情况吗。呵呵,看来今天这个事,咳咳,哎!

    有些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说了也说不清楚,但是今天晚上,我想大家都认识,也算是自己人。

    车剐蹭点,没关系,毕竟是身外之物吗。回头我派人拖走,给王市长好好修修车,实在不行,咋就再买一辆。

    不就百十来万吗,这对丝丝小姐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还是把今天发生的不愉快给忘记了吧,相逢一笑免恩仇,不打不相识嘛。

    丝丝小姐可是我们演艺界的大腕明星啊,王市长以后要是有什么活动,千万要想着丝丝啊,丝丝是很讲义气,很重感情的!”

    任海涛看着马德江,这话看上去是冲着马德江说的,也有赔礼道歉的意思。并且喊出来赔辆新车,不仅让马德江大跌眼镜。

    看着自己说话,其实听上去却是在给王浩道歉。马德江暗叹任海涛这几年的修为真可谓是炉火纯青了!

    人都说身在官场,身不由己。需要不时的锻炼自己脸皮的厚度,坚定的把握住厚黑学的要领,真实的做到,能屈能伸还要能忍。

    现在看来,这几方面,面前的任海涛在三起三落之后,已经学得很扎实了。

    基本功啊!

    马德江虽然听明白了任海涛到底在说什么,但他还是依旧摇了摇头,表示非常为难地说“任省长,这话就见外了啊。王浩的性格我了解,这是我的世侄。我大哥的孩子啊,无论是脾气还是秉性,都和我那死去的大哥一个样。

    你放心,车就不用赔了,我相信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可是,这袭击市委领导,你可是看见监控了。

    这是突然袭击呀,王浩根本就不认识他。再说这案子我既然交给了国安,我就无权过问了,完全是两个系统吗,人都被带走了,你还是去找找他们吧。

    哈哈,那什么,王浩啊,我相信你是不会在意那几个修车的钱的,是吗。发布会就要开场了,我们还是去看看演出吧,我听说,今个小艺这丫头要亲自上台啊,不错,我就是专门来给她捧场的!”

    任海涛的目光凛冽隐晦的看向了王浩。但他却实在不能再开口了。马德江已经把路给封死了,找我没用,你有能力往上找吧!

    这话看着马德江是对王浩说的,其实话里话外的意思,全是冲着自己呢。

    想到这,也听明白了意思。任海涛有看着王浩那故作无奈,仿佛一脸很无幸的摸样,不禁心头一震。

    s省国安厅厅长是马德江的老部下,这谁不知道。马德江故意有此一说,明摆着是和自己较量到底了。

    此时的任海涛一脸疑惑的看着马德江,难道这是一个局?自从自己再次返回s省之后,就一直和陈兵不对路,至于钱沐瑾,想都别想,马上要高升而走的as人了,有必要他去表姿态吗?

    再说自己身为任家的标志性人物,任海涛现在在私下里疯狂的组织着自己的根底。他来s省的目标很明确。

    钱沐瑾一走,哪怕是陈兵上位,即使陈兵资历太短,这不现实,好吧,s省现在也没人有资历能胜任这个一省之书记。

    听自己父亲的意思是要从别的省调整,而且任老爷子早就在着手运作此事。

    假如真要是调来个任家的门生,听话之人,那可以很不客气地说,s省上上下下,从里到外,将会不出几年,势必会是任家手中的掌控之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