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00章 钱沐瑾的提点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蒋小雅算是彻底地傻眼了,满桌之上无人不识王浩不说,还对这小子特别的亲切,任谁都能看出来,无论是自己的舅舅还是钱沐瑾,好像都拿王浩当亲子侄般的对待。

    看来自己的计划要落空了,想要灌醉王浩,不是那么简单。这种场合,说实话吗,几乎没有自己说话的余地。

    至于翟志刚,呵呵,更不要指望了。现在的翟导,就像个小鸡似得缩着脖子畏在那里,不要说劝酒,哪怕就是插话都插不上,只能干坐着个,当个摆当。

    蒋小雅别提多郁闷了,她抬头有些非常感叹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袁小艺,轻轻的问道。

    “小艺,这家伙为什么这么讨人喜欢,我看他就是个十足的骗子。他骗了我的妹妹,我真想杀死他!”

    闻听此言,袁小艺心中非常的后悔。小欣,都怪自己晚了一步。要是能早一步,能再早一点,说不定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袁小艺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餐纸,牙齿把嘴唇咬得发白。现在的场合,不适合任何解释的语言,痛苦片刻,袁小艺抬头认真地看着蒋小雅,继而又看向一干叔叔伯伯这才说道。

    “钱伯伯,陈伯伯,马叔叔,市长我和小雅姐先离开了,我们先走,我们姐妹好久没见面了。

    陈伯伯,今晚我和小雅姐到我那去睡,就不回去了,先告辞了!”

    钱沐瑾哈哈大笑,很有介事的看了一眼袁小艺,正想开口。不了陈并及时发话。

    “去吧,那啥,叫文静也不要来了。我知道她脸皮薄,你们姐妹去说话吧。我们在这喝点,晚了自会回去,不需你们操心。”

    钱沐瑾点了点头,他也发现了一点不对的苗头。蒋小雅看王浩的脸色,不但是一种愤恨的摸样,更有一种仇深似海,恨不得一口吃了他的样子。

    还好,自己刚才没说错话。不明就里的钱沐瑾,从陈兵一开口,就猜到了蒋小雅为何一脸怒色。

    蒋小雅与袁小艺离开,翟自刚自是起身告辞。这里并不适合他,与其在这小心谨慎的坐着,不如趁机赶紧离开的好。

    于是他也起身告辞,大佬们对翟志刚真不怎么了解,充其量也就知道他是个小有名气的导演而已。

    不过王浩却是起身,对翟志刚挥了挥手,淡定的说道“翟导,不,翟哥,你得等会。

    我想和你多喝点,你又不是女人,着急离开干什么。”

    翟志刚此时有些晕,说实话,王浩的人脉关系,他现在是看清了。这都是谁呀,任何一个拿出去,可以说,在当下都是身份不凡,响当当的人物。

    但是就这样,人家还叫自己哥。自己没听错吧,与大佬们共坐一席,还被王大少称呼为哥哥。

    这让他不禁突然间不能接受,赶紧说道“别别别,王,王浩,叫哥可不敢当,我这刚刚29,怎么能当哥呢?”

    翟志刚其实是实话实说,不想王浩一听乐了“29,哈哈,你属啥,我属大龙的,难不成,我们两个同年,你几月份的?”

    翟志刚千算万算,也算不到王浩才29岁。这怎么可能,听说这小子修理朱子明的时候就是牡丹市的市长了,一市之长啊,正厅级干部,怎么说也不可能紧紧29岁。

    可眼前王浩说出来了,那就是事实。想想自己正是属蛇,这哥是无论如何也当不得的,于是赶紧解释说。

    “看吧,我说我小吧,我属蛇的,正好小你一年。呵呵,你别看我胡子拉碴的,其实我真的比你小,王哥,以后我就喊你哥了?”

    一听翟志刚这么说,王浩不禁哈哈大笑,从怀中摸出张私人名片递给了翟志刚说道“属小龙,正好我年长你一年。那我可就当仁不让了。

    我真找你有事,哎,不过改天也行,你看,小雅的嘴已经快要吊到天上了。那我就不留你了,这是我电话,回头给我打电话。”

    蒋小雅,狠狠地瞪了王浩一眼,正想说什么,袁小艺眼看,急忙拉着蒋小雅就走。于是翟志刚也只能向大家告辞离去。

    看到三人离去,钱沐瑾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才看向王浩。突然举起酒杯,很有意味的抿了一口,淡淡的看着王浩,一脸凝重的说道。

    “王浩啊,我有件事得给你说一下。”

    王浩心中一沉,凭钱沐瑾与自己的关系,并且在坐的也没外人。有什么问题这么严肃,他不仅正威凛坐,认真地说道。

    “钱伯伯,您说,我听着!”

    不想钱沐瑾突然板起了脸孔,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王浩,这才慎重的说道。

    “你最近还是低调一点,最好不要在s省闹出什么笑话来。你啊你,就是不知道什么叫做低调!”。

    王浩闻听此言,不禁一愣,低调?难不成钱沐瑾知道了今晚上自己与任海涛搞得小摩擦不成?

    不就是任海涛吗?王浩很不解的抬头,非常理直气壮的解释道“钱伯伯,我认为,我没做什么啊。再说我现在已经不再s省了,我是沙哈拉市的常务副市长而已。

    我也搞不出多大的动静,我这次回来就是回牡丹市与y市招工的。对了钱伯伯,陈爸,能不能在咱们省号召一下,大力支援西北建设啊。

    农民工,只要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不怕苦,不怕累,能去沙哈拉参加油城建设,人工工资,我绝对保证是在家里的两倍以上!”

    王浩说的很自然,他自认为一个任海涛没什么了不起的,算个毛啊。说实话,他真的不怕。

    于是他不但没有想到钱木槿警告的深意,反而还as是一脸轻松的笑了笑。

    钱沐瑾眉头越皱越紧,不禁长叹一声“唉!有些事,我无须和你明说。王浩啊,泥人还有三分骨气,我知道你的个性。但是,你想想,除此以外,其实有时候你无意中就能遭到别人的忌恨的。”

    一听钱沐瑾这么说,王浩真有些明白了。无意识之中,遭人嫉恨。说的不是任海涛,而是另有其人,于是他左右一看,不禁慢慢的点了点头。

    “钱伯伯,我明白了,你说的非我族类!”

    噗!陈兵刚喝了一口茶,一听这小嘴如此说,不禁一口气没咽下,全吐了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