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02章 政治觉悟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笑过之后,几人非常欣慰。其实王浩在西北的一切,说实话,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

    现在看来,这小子悟透了,他很快就能想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真可谓说、他对仕途上的一些东西已经很了解了。

    用官场中的话来讲,就是政治觉悟很高,达到了一定的政治水平。

    陈兵继续帮王浩分析,木须置疑,哈沙克?买买提可以说是任家安放在西北的一员虎将,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拔地而起,乘得东风向太阳。

    西北,原就是任康年的发迹之地,可以说不仅仅是任康年当初的得道之地,也可以说是任康年藉此的创业之地。

    而哈沙克?买买提,提出的农业兴省之路,正是当年任康年在全国提出的加大农业生产,兴农富农的基本之路。

    你王浩这一来,等于横插一杠子。当然,谁都知道你不是有意的,这是国家的号召,响应的也是中央的意思。

    但自古就是,上峰有令,也要政通令行。想要政通令行,你来了不拜山头能行吗。怎么也得给点教训不是!

    特别是哈沙克?买买提正属于那种本地起家,在西北一带很有影响力的人物。并且身后有着极重的靠山,不但属于霸主类型的,还属于强硬的本地派,这才坐上了省长的宝座。

    与哈拉汗相比,哈沙克?买买提属于西北偏北的一方。所以说,真要讲究起来,哈拉汗才是西北的当家人。

    所以两人的争斗本就不断,但明着里,哈沙克?买买提总是逊色与哈拉汗。这不仅仅是因为哈拉汗在西北地区代表着大多数本土干部,其实也代表着西北的本土民众。

    而相比之下,哈沙克?买买提却仅仅代表者整个大西北地区小小的北方一角而已。

    这次的争斗,其实就是上层两位大佬之间的角逐。老话说得好,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同为老虎,怎能容得下它虎的存在呢?

    而谁都知道,西北的政局结构复杂。省委常委中,人心杂乱。不仅仅书记省长各成一派,其中还有西北兵团这扎眼的存在。

    军团自成一派,并且在重要问题上,往往常委们并无决定权,决定权自然而然的取决于哈拉汗、噶尔古望、李常山、哈沙克?买买提四人当中。

    这四人要是各持己见,说句不好听的话,即使常委会上实行表决,那也是意思相左,不可能表决成功的,所以,省委班子真可谓是一团乱麻!

    不过再怎么乱,跟王浩却不搭边,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谁促动了谁的利益,不需想。

    王浩明摆着已经撼动了哈沙克?买买提多年来的经济发展理念,并对一直相对安稳着的哈沙克?买买提的省长宝座之位,带来了威胁。

    所以说,在无形之中,王浩等与自己为自己树立了一面强敌。人家堂堂的一省之长,想要对付你一个小小的常务副市长,那还不是方法对策一抓一大把!

    虽然你身后也来的厉害,顶你的人也很挺托。但是人最怕较真,最怕吃了定心丸,更怕结仇与挑拨,而现在,各种分析下来,真是对王浩非常的不利。

    利益斗争,往往都是刀枪棍棒、剑拔弩张的。更不要说是政治利益,涉及到了政治利益,恐怕来的就会更要猛烈一些吧。

    而官场之中,讲究一个借势运势,借力运力。抛却尽人皆知的‘莫须有’之罪名以外,相比其他生搬硬套,想收罗出一番名头整一个人,还还不是太简单了。

    这才是实实在在的杀人不见血,但往往这样不见血的扼杀,其实要比见血的直接拿刀捅人来得更为残忍与凶险。

    用刀捅也好,用刀砍也好。你还能看得见,也知道是谁下的手。相比之下,这种罪名的罗列与阴险的扼杀,真可谓,杀了你,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听着陈兵和一干大佬们的分析,王浩真可谓冒了一身的冷汗。他是暗暗的叫苦,想起自己前番的诸多不顺,会不会有着有心人的影子。

    看着大家,王浩谦虚的一一敬酒,表示一定会小心处理一些关系,不到必要的时候,尽量不跟哈沙克?买买提那样的大人物发生质的冲突。

    钱沐瑾点了点头,大家相信,以硬碰硬的蠢事王浩基本上是不会去干的。这小子真要想修理谁,绝不会去管对方实力怎么样,他会使出无数的办法将其玩的死翘翘的。

    看到大家异样的看着自己,王浩就知道这些人误会了,赶紧解释着说道“钱伯伯,陈爸,袁伯伯,马叔叔,市长。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

    我还想在要当大官呢不是,是不是?过份的招我不会使得。我做人就是这样,人不犯我,我绝不犯人。

    但是有一点,真拿我王浩好欺负的话,那我也不怕,我绝对会让他们看到,算计我的下场。

    别的做不到,相信弄他个身败名裂,粉身碎骨还是可以的。当然,只要不触及到我的底线,其实我还是可以原谅的!”

    王浩说的一脸严峻,斩钉截铁,一双虎虎生威的大眼,说到最后时竟然寒光一闪,宛如一把尖刀一般,让人突然不敢与之对视。

    我咔,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

    如电,如刀,彷如一把即将刺入心脏之中的利刃!刀刃未到,人已胆寒,不禁让人胆颤不已。

    就连钱沐瑾也感到有些受不了这样的目光,他急忙转移话题,心中暗自盘算。

    好厉害的威势,此子前途定不可限量啊!

    “好了好了,不说了,王浩,我倒是想问问你,对于河北岸改造成国家级候鸟自然保护区的方案,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你对河北岸早就有过打算?”

    一听这话,王浩才缓过了心神。他不禁咧嘴嘿嘿一笑,有些很不自然的摸了摸脑袋,这才解释着说道。

    “嘿嘿,钱伯伯,袁伯伯,这事怪我,都怪我,其实这是我原本相等过几天再说的。

    我年前就听到了这个说法,只不过那时我是遇到了两名生物学家,他们刚从我们jn考察回京。

    那是有次在酒店中我去洗手间,无意中听他们谈起的。后来我为了此事,专门找人打听过,没想到,他们还真报上去了,国家正准备下来考察,还没立项呢。

    我想,既然有人报上去了,立项也就是早晚的事情,既然他们不急,我们就添把火啊。

    正好,袁伯伯借故要开发河北岸新城区,我想这把火一定烧起来了。不用我们急,有人会焦急了,我们坐着等着就成,袁伯伯,您说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