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03章 天降财神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袁万彤眼睛一亮,王浩说的太直接了。完全否了他先前要开发河北岸新区的规划决定。

    而是不着痕迹的拐了一个弯,把自己出卖地皮换政绩的事,变成了假意用来推动成立国家性湿地候鸟保护区。

    这一手玩得真高,不仅是高,反而成就了袁万彤保护自然,爱护自然。利用开发河北岸一事,逼迫上层领导早作湿地保护区的审批决定。

    一种温暖,伴随着一种感激,一瞬间湿漉漉的萦绕在了袁万彤的心头。好一个王浩,好一个女婿。

    这样的女婿,你上哪找去。那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自己费尽心机,处心积虑,哪怕冒着犯错误的危险,也要力图上位。

    女婿呢,其实早就知道,早就在做准备。话说得好听,无意间听到了这个消息,其实袁万彤知道,这何尝不是王浩煞费苦心托人去筹划的。

    他无话可说,还说什么。虽然背了一个催促领导早作决定的名声,但是,认真想想。

    袁万彤现在是一名副省级的干部,这样的催促,说实话,任何人也说不出闲话来。

    我是为了地区的经济发展,我是一市的市委书记。坐在其位,就得谋其政。身为一方封疆小吏,当然想的就是自己本地内的疆域之事。

    当然,一定会有人说什么闲话,比如眼光不够长远,毕竟还是有些逼迫领导的意思。可这样的意思,说实话,不妨多一些吧。

    想想那些尸位素餐的官老爷们吧,想想他们的作风。专家学者们的项目报上去都这么久了,当地却一无所知。

    足以可见,是否受到了重视。

    特洛尹林集团下手还真快,当晚与jn市就签署了初步的湿地候鸟保护区的旅游开发协作议案。

    并且一个电话把正在陪坐的jn市长给请走了。袁万彤的心情大好,不禁举起了酒杯,对着钱沐瑾和陈兵就敬上了。

    “钱书记,不说了,陈省长,哈哈哈,好啊!我老袁俗了,让领导见笑了。”

    说完又举杯对着马德江真诚的点了点头,这才转向王浩,目光大有深意的看了王浩一眼,别有意味地说道。

    “王浩啊,你是个引资的天才,也是优秀的城市规划师,我看你天生就是个当官的料。

    可惜啊,可惜,你这么优秀,却不配做一个好女婿,好丈夫!”

    此话一出,满桌俱惊,别人不知道,现场中人可是都知道袁万彤与王浩之间的实际关系。

    难道说袁万彤喝多了吗,这个老东西,今个受到什么刺激了。这种事虽然说大家都知道,但你也不能当着面说啊。

    王浩毕竟怎么说都是在官场上混着的。虽然说这些都没外人,但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你知道谁的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吗,你知道,你能保证他们以后还会这么想吗?

    当面叫女婿,不要来的太给力啊,还是在钱沐瑾这个即将成为副国级干部的大佬面前。

    陈兵赶紧打马虎眼,竟然站了起来,举着酒杯说道“老袁,你个猴子,喝多了吧,来,喝了这杯,让王浩把你送回去。你呀你,看今个把你乐的!”

    不想袁万彤又是一番哈哈大笑,竟然摇了摇头,小声说道“我喝多了,老陈,你得了吧。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袁万彤不怕。

    告诉你们,没什么,想拿我家袁小艺说事,没门。我姑娘现在是籍华人,你们谁也管不着。

    但是有一点我跟你们说,你们就要当爷爷了!哈哈哈哈。王浩啊,这事值得乐吧。

    可我就是不知道,我郁闷啊。你说究竟会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呢。要我说,必需的是个男的,俺老袁家就这么一个闺女,生下来就是我袁家的孙子!”

    王浩傻了,手中的酒杯都没拿稳,‘吧嗒’一声落在了桌面上。他的心中有着太多的惊喜,整个人都蒙了。

    钱沐瑾和陈兵也是相互对眼一看,两人乐呵呵的举着酒杯,对着马德江就是仰头一干。

    说实话,谁都没能想到,袁小艺竟然有了。这是具许薇之后的又一次大喜,简直是乐坏了这帮大佬。

    虽说这不是他们的亲孙子,但是王浩的孩子,想想,那是打心眼里高兴啊!

    不容易啊,真不容易。这小子在沙哈拉受罪,竟然还会苦中作乐。

    王浩完全不顾及酒水滴滴答答的,一个劲地往自己的身上流着。他真是太惊喜了,惊喜的让他只感觉自己的小心脏都要蹦出了自己的胸腔。

    当酒水沁透了他的衣裤之时,这小子感到了一丝冰凉,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急忙站起来,布拉了几下裤子,抖了抖上面撒上的酒,这才抬头看着几位大佬们说道。

    “那啥,钱伯伯,陈爸,马叔叔,袁伯伯,你们喝着,我得去看看,去看看。这么大的事,我说一晚上不见她和我说一句话,一晚上总躲着我,这要是真气坏了,我回去跪键盘都来不及啊!”

    王浩告了个罪,急急忙忙的跑了。身后传来一干大佬们嘻嘻哈哈真心笑声。说实话,在座的人,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天天站在权力的顶峰,天天绷着精神处理政务。哪里来的这般清闲,那里享受到几刻如此轻松惬意的场合。

    大佬们真心面对,坦诚己见,好在他们都是同一战线上的,也没什么话需要避讳。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相同的执政理念,相同的奋斗目标。钱沐瑾和陈兵不禁又多喝了几杯,又对袁万彤与马德江说了一些心里话,几人这才散去,各自回去自不必细说。

    王浩几乎是一溜小跑的出了滨海大厦的门厅,直到上了车,发动了汽车,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去哪啊,袁小艺在哪啊?打电话关机,打家里电话没人接。这才想起,今晚上貌是岳母也在观看演出,袁万彤还说,市委有晚宴,一定是宴会还没散。

    这下麻烦大了,记得袁小艺与蒋小雅是一起离开的。还说今147晚蒋小雅也不回家了,他们一起睡,这样总该是在家吧。

    想起了蒋小雅,王浩身不由己一个冷颤。妹的,什么事啊,这不是个电灯泡吗,得了,还是上去先看看文静再说,说不定袁小艺已经睡着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