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04章 一声轻叹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得得得的上了楼,这家伙连电梯都没坐。他就是想爬楼,此刻的他太兴奋了,需要爬楼消耗一下他极度兴奋的心情。

    爬了一半,王浩这才感到自己有些傻,妹的,26层啊,说实话,真心有点累人的感觉。

    他不禁感叹,现在的楼是越建越高,而人是越富有越懒。

    轻轻地进了房间,许文静正一个人有些了无情趣的靠在床上,慵懒地躺在那里翻看着时尚杂志。

    妹啊!

    怎一个销魂的美人儿!

    此时的许文静身上的衣衫少到了极点,早就脱去了外衣,只穿着一个薄薄的睡袍躺在那里。

    如此身材婀娜,曲线曼妙、玲珑剔透的婀娜女子,这难道就是自己的文静吗。王浩不禁‘咕咚’一声咽了下自己的口水。

    因为一双修长至极,雪白的美腿正在那近乎透明的睡袍下换了个姿势,而就是这一刹那的风光,让王浩恰到好处的欣赏到了自己玉人儿那裙内的若隐若现。

    再也无法忍受了,沙哈拉啊,千里的荒漠,不要说什么玉人儿了,就是见了母猪,公猪都会上树啊!

    而此时,许文静那两条玉藕般的臂膀,好像支在床上,撑的久了,不禁轻轻地动了一动。

    顿时一对近乎半个圆球裸露在外的双峰很不规矩的一晃,偶买噶的,极具诱惑之态。

    王浩几乎是双脚踢飞了自己的鞋,不假思索的就往床上爬。见到王浩上床,许文静诧异的愣了一下。

    不由得轻轻地拍了下,伸手要抱向自己的王浩。眸含秋水的一瞪,继而羞涩的说道“浩,你怎么回来了,难道我没关门吗?不是在喝酒吗,我刚想去,小艺她们就回来了。

    说陪你们男人喝酒没意思,还竟是些老头,他和小雅去了自己的房间了,我没事,人家正在屋里想你呢。

    浩,我好想你,真的好想,每天都在想,想的心痛!”

    许文静轻轻地偎在王浩的怀中,说着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王浩不由得一阵心痛不已,又是愧疚又是怜爱地轻拥住许文静,好心的安慰着。

    “文静,苦了你们了。我这不回来了吗,哎,文静,对不起,我”

    许文静急忙伸手,掩住王浩的嘴,不让他继续往下说“浩,不要总说对不起,嫁给你,就应该承受。你的心,我懂,你的爱,我感受得到。

    对了浩,你今天和小艺聊过没有,我怎么看她有些不开心呢?

    浩,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其实姐妹们都知道了,只是决定要瞒着你,必须要等你回来后才说,怕你着急。

    其实,其实前段时间总觉得小艺身上不对劲,我带她去检查才知道,上次他去看你回来后,竟然就怀上了,浩,好高兴!”

    “许文静,你乱嚼什么舌头,看我不打死你。好你个许文静,竟然在屋里藏人!”

    噗!

    袁小艺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了门口,因为王浩几乎是小跑着进来的。许文静本就心思繁杂,一干大佬在自己的酒店中喝酒,她本应该去敬酒的。

    刚去,就碰到了有些怒气的袁小艺,又把她拖了回来。这让许文静更是有些莫名其妙,她不仅就开始瞎想。

    许文静本就是那种极富文静,满腹心思的玉人儿。被袁小艺这么一搅合,还真替正在喝酒的王浩担心不已。

    所以她一直在想着心事,竟没有听到王浩跑进楼道内的声音。而袁小艺则就不同,怀孕后的女人天生敏感,与蒋小雅谈了很久,这才解释清了王浩与陈小欣之间的事情。

    把个蒋小雅哭的像个泪人儿一般,怀孕后的袁小艺本就心烦,好不容易在水中下了两片安眠药,才把蒋小雅给弄睡了。

    正一个人独自神伤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楼道内进来人了。袁小艺紧张的出门查看,要知道26楼的门禁森严,需要特别的门禁卡才能进来。

    来人砰砰砰的一路小跑,绝不正常,却不想,这一看,原来不是别人,而是王浩。

    见到了王浩的袁小艺,顿时有了一丝后悔。这个没良心的,来了不先看自己,一头就扎进了许文静的房中。‘

    想到了自己的身子重,一个人,他何曾关心过自己,袁小艺掉头就像往外走。

    “小艺,你,你怀孕了,你,你这是要去哪?有了身孕为什么不告诉我啊!小艺,快,过来让我抱抱!”

    “谁稀罕,你爱抱谁就抱谁,我累了,我要回去休息!”

    王浩眉头一皱,不禁看了下盈盈弱弱的许文静,许文静轻轻地摇了摇头,王浩这才释然,不禁上前一步,揽住as了袁小艺的肩头,赔礼说道“小艺,都是我不好,这,你有几个月了啊?”

    袁小艺哪想到是自己的父亲把这事给透漏出去了,还以为是许文静说给王浩听得,于是冷冷的转身,看着王浩,大声地说道。

    “没几个月,文静没告诉你吗?王浩,我恨你,真的恨你。我不开心,我真的不开心,我感觉自己现在好累,好傻!”

    这番话,说的真是莫名其妙。王浩是了解袁小艺的,按理说,以袁小艺的个性,是绝不会说出这番话的。

    可现在看来,袁小艺真实与以前相比较来说判若两人,让他不禁真心怀疑,难道小艺有什么想法不成。

    没等王浩想明白,袁小艺竟然举起小拳头砸向了王浩,脸上幽怨无比的哭着扑到了王浩的怀中,呜呜的哭了起来。

    王浩傻愣愣的抱着袁小艺,不住的安慰着,可仍旧无济于事。许文静也被弄得莫名其妙,按理说姐妹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袁小艺总不会因为王浩一回来就先到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先去她那打个招呼就得理不饶人吧,你是有了身孕,但也不能藉此撒娇不是。

    自古大户之家就有母凭子贵一说,难不成袁小艺真的有很多想法不成。

    哎 !许文静不由得一声长叹,只是她的轻叹真的好轻,好小心,好谨慎,竟除了她自己以外,无人发觉。

    说实话,许文静结合自己前生的身世,莫名其妙的说,她总感觉自己先天就和王浩前生有过盟誓。

    她对王浩的心,一直都是最真挚,最用情,最真实,最不能允许有丝毫微妙的。哪怕平时自己就是恨一恨王浩,恨他只顾工作,没时间陪自己,许文静都会在事后感到忏悔不已,为不理解王浩而心痛。

    但现在看到袁小艺竟然这般的不理解王浩,还闹得出这般作为,竟当着自己的面甩脸子,说实话,许文静真心有些感到心伤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