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05章 直立行走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看到袁小艺耍起了小性子,王浩赶紧加紧了哄怂的力度,一味的说好话检讨自己的过失进行讨好。

    袁小艺的脸上这才有了一些羞涩的,飞起了一片红霞。

    她不经意的抬起了头,突然看到了有些秀眉微皱的许文静。不禁心中一震,大叹后悔。

    自己凭什么在许文静面前说王浩的不是啊,哎,都是被蒋小雅给搞昏了头。想想文静和自己一样,都是再好不过的姐妹。

    姐妹们都能忍,都把爱深深的隐藏,难道自己就不能忍受吗,于是她赶紧无比娇羞道。

    “文静姐,你看,他就知道欺负我们。文静姐,我心里很不舒服。都怪他,把蒋小雅带来了,你是不知道,见到了小雅,我就想到了小欣,我,我”

    一说到小欣,袁小艺终于在也掩饰不住自己的伤感,泪水顷刻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的落了下来。

    可以说她同陈小欣真是亲如孪生姐妹,连着筋动着骨。打小就玩在一起,一起长大。而现在小欣竟这么早的离开了人世,让这么多年来都习惯了的袁小艺怎能不伤感。

    许文静本就心软,一看袁小艺真就哭了,并且哭得这么厉害。她知道,这丫头上心了。

    人最怕这样,凡事绝对的计较,必会伤得更重。

    许文静幽怨的叹了一口气,对于小欣,姐妹们都是愧疚不已的。虽说许文静连陈小欣的面都没见过,但是冥冥之中,她总觉得陈小欣绝对是一个和姐妹们一样,重情重义的奇女子。

    是啊,想想,围绕在王浩周围的,自己这么多的姐妹,有哪一个不是情感使然,重情又重义的呢!

    袁小艺哭了一会,终于被王浩安慰住了,许文静也劝她带着孩子,不宜太伤感,多为孩子想想。

    袁小艺这才静下了心,不过对王浩还是颇有怨念。气愤的说出正是自己上次去西北之时,王浩不管不顾的将她给就法了,这才怀上了。

    不过当时王浩喝了酒,她一直都在担心,这样对孩子好不好,会不会有什么伤害。总不能被酒精刺激,生出个畸形儿吧!

    王浩哈哈大笑起来,得意非常的说道“我的孩子,个个都是精英。喝酒,喝酒也是。

    你呀,这纯属孕妇的抑郁心理。你没事和你文静姐多聊聊天,你们多出去走动走动,可不能坐在家里胡思乱想的,这样的想法都出现了,哈哈哈,小艺,你真令我担心!”

    袁小艺轻啐一口,娇羞无比的说道“没正经的,还越喝就越能,你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不理你了,满脑子淫秽思想,真是服了你了。

    你不害羞,人家还文静姐,我回去休息了,你和这流氓,今晚一个屋吧,不过你要小心啊,他流氓起来,简直不是人!”

    王浩不禁呵呵一笑,上前一把揽住了袁小艺,大声说道“想跑,哪那么容易。还是大被同眠吧,乖乖老婆,来,洗洗睡吧!”

    看到王浩如此野蛮,许文静赶紧喊了一声,让王浩小心点。王浩这才小心翼翼地把袁小艺扶到了床上躺好。

    只是袁小艺很不配合,非要回去。王浩干脆来了句狠的“回去也行,不过明早我就得回y市,我要去招工,还有,我需要回去给爷爷培把土,清明都没时间,现在离得这么近,再一去西北,又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我不能不去!”

    袁小艺愤恨的一拉被子,把头一蒙,躲在被子里伤心的吼道“你走,你走好了,现在就走。

    你走了我和文静姐一起过,绝不会去找你。呜呜呜呜”

    王浩尴尬地挠了挠头,不知所以然的站在床边。许文静悄然起身,去卫生间打来洗脚水,帮王浩脱去鞋袜,认真地洗了起来。

    “浩,工作要紧,我们能忍,不就是四年吗,这都半年了,很快的,还有三年半。

    不过你也不用着急,中途也不是不能回来。再说,你就是不能回来,我们也能去看你不是。

    还有,那么大的大沙漠,好,你一定要注意啊,千万不要迷了路哦,也不要出什么让我们姐妹们担心的状况。

    王浩,等你把沙哈拉市建设起来了,在哪里为我们买一处大房子吧。沙漠中的房子,景色一定很美。

    等你老了,我们没事了的时间,都可以回去看一看,有个地方落脚。等你再回头看时,你就会发现,我们也会感觉到你的伟大和成就,沙哈拉,其实埋葬的不仅仅是你的辛苦,还有我们姐妹们等待的眼泪,我们是必须要去的。”

    许文静说着,也流泪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洗脚盆里落。王浩想劝,想起身抱起许文静,可好,正在洗脚,许文静是又哭,又要帮王浩捏脚。

    洗着洗着,许文静不自觉的哭的更为伤心不已。袁小艺都被她哭的坐了起来,认真地看去,许文静竟然抱着王浩的脚,贴在了自己的脸上,心疼不已的说道

    “还说不辛苦,还说不累,真心就会骗我们。你看这么厚的老茧,你看看,这一定是先磨出了水泡,然后没等伤口愈合,继续走,接着磨,磨起的数层水泡变成的老茧。

    王浩,难道那里都要靠步行,真就不能坐车,不能骑骆驼骑马吗?”

    王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将自己的脚由许文静的手中抽出来,这才下地,抱起了文静,拥入怀中,三人一起挤到了床上,盖着被子说起了体己的话。

    聊着聊着,许文静不自觉的流漏出了一丝愤恨,她有些嗔怪的说道“你们还不知足,微微和小艺你都怀上了,小王浩已经快满三周岁了,我这还没动静,真是要气死我啊。”

    王浩心中一沉,这分明就是埋怨。是啊,自己给文静的实在太少了。文静一直以来都在经营酒店,现在文静的酒店业,已经遍布到了三省的各个地方。

    不但如此,就连临近的zj省jx省sx省hb省,乃至京城,都有了文静开具的星级酒店。

    现在可以很不客气地说,文静在z国的酒店业,已经粗具规模,在全国也是数得上,很有声望的了。

    想想文静这么柔弱的一个女子,完全依靠她自己的打拼,现在竟然开辟了一番这么大的成就,真可谓让他惊诧不已。

    由此可见,自己对这些女人,是多么的疏忽,就连文静现在具体有多少家酒店也搞不清。

    王浩只觉得他对自己的女人们欠下了一身的债,这一身的债,只怕短时间之内是还不清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