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12章 许文静受伤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这几声喊,真可谓各有春秋,其中以有个公鸭子嗓子的声音最出众。这小子扯这个嗓子叫得最欢,王浩看着他倒是乐了。

    也不罗嗦,把床单丢了,一把上前抓住这小子,对着他当胸就是一拳。没想到这小子倒是真怂了,当时便低着头,佝偻着身子,一个劲求饶的喊道。

    “爷您饶了我吧,您就饶了小的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见过怂的,说实话,王浩真没见过这样的。他厌恶的使劲一推,这小子立刻被王浩推了个仰八叉,摔倒在地。

    不过,王浩失误了,他完全没有料到,正是自己的这一推。想不到被摔了个仰八叉的公鸭嗓,趁王浩不注意,突然就地而起。

    一把抓起旁边被王浩扔到了一边,那卷在床单上的片刀,竟然直直的对着袁小艺扑了上去。

    袁小艺此时正被许文静掩在身后,而公鸭嗓貌是也看出了袁小艺的重要性。这小子本就是个奸猾顽劣之徒。

    就是靠着一身地沟油般的劣迹才混进了斌哥的队伍里。在场的小混混们谁都知道他的个性,所以刚才这小子装怂求饶,竟没一个瞧不起他的,而都知道这小子有了打算。

    这是他迷惑人的一种招数,他用这样的方式迷惑了无数对手,而知道的,曾经与他交过手的,在他手中吃亏上当的不计其数。

    这人不但狡猾,而且凶狠。只要被他捞在手里,可以说不死即残,绝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身上其实被这相当多的案子,只是这是只有斌哥知道,其他的小弟也多是在喝酒以后听他自己吹牛说出来的。

    不过都当了笑话,也没当真。

    但是今个可是开了眼了,公鸭嗓片刀一亮。如同老鹰扑食般的扑向了袁小艺。他的目标准确无比,排除了站在袁小艺身前的许文静,就那么扑了上去。

    许文静眉头一皱,这么多年开酒店的出身的许文静什么没见过。酒店中喝酒打架,醉酒后闹事的多了。

    但说实话,真就拿着刀,对着人直愣愣的扑过来,她还真没见过。眼见着躲不掉了,自己只要一躲,袁小艺避无可避的定会受伤。

    来不及思考,也顾不得再想。许文静迎着片刀就上去了,她就是想用自己的身体来替袁小艺挡了这一刀。

    说什么袁小艺现在也伤不起,这刀要是下去,指不定就伤到了哪。小艺现在可是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要是一下伤到了腹部,后果简直无法估计。

    王浩想回身已经来不及了,说实话,他与公鸭嗓现在正好成两个相反的方向。眼看着公鸭嗓扑了上去,而许文静挺身而出,竟然对着刀锋迎了上去。

    王浩的心都碎了,说实话,文静,真心想想,哪怕谁伤到了文静半个皮毛,王浩也会心碎不已。

    但救无可救,避无可避。眼见着锋利的刀锋,生生的砍进了文静的肩头。王浩眼睛狠狠地闭上,耳静锁骨被砍断的‘咔嚓’声令他猛然惊醒。

    他大吼一声,回旋一百八十度,原地一个侧踢。这一脚,正踢在了公鸭嗓的后脑上。就见公鸭嗓一个倒栽葱被王浩倒头抵在了墙角,大家耳朵里清楚地能听到‘咔嚓、咔嚓’的颈骨折断声。

    就感觉公鸭嗓顿时整个人就矮了一层,像被抽了筋般的萎缩到了地上,如同一滩烂泥般的,小腿颤颤歪歪的是抽蓄了几下,顿时再也不动了。

    “杀,杀人了”

    斌哥叫出了声,说实话,斌哥之所以张狂,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天不怕地不用怕的公鸭嗓。

    以前但凡有点什么棘手的事,只要公鸭嗓出头帮斌哥办了,斌哥那是安枕无忧,只等着大把收取好处费就可。

    他在hy市混了三年了,三年中原本在一个市场上卖肉。他所处的那个市场本就是个城乡结合部。

    可以说居住的,多是一些人群混杂的社会底层市民。卖肉,在市场上不只他一家。买的多了,便会有竞争。

    一来二去,斌哥就和一个摊子颇大的卖肉的小老板较上了劲。他卖十块,对方卖九块,真他妈的不长脸,斌哥怒了。

    竞争我不怕,但你不能和我较劲。本分买卖,正常生意。市场价在这关的,这种卖法明这就是没安好心,想要凭实力挤走斌哥。

    说实话,斌哥当时没钱,经济条件和人家差一大截。要是这么拼下去,自己坚持不了几天。

    斌哥正愁的不得了,嗨,想不到天下还真有这么巧的事。遇到了公鸭嗓,那是公鸭嗓正是皲破潦倒之时。

    其实是犯了案子,躲在了那个城乡结合带,租了间平房躲日子。这小子出来躲了有些日子了,带的那点钱也花了个差不多了。

    这天没事闲溜达,正好溜达到了斌哥的肉摊上。

    妹的,排骨啊,猪蹄子,那么大的肉骨头。这要弄回家好生啃一顿,再弄瓶二锅头。想想这几天自己手中一直没钱,就靠一天三块钱的馒头,几包榨菜片过日子的自己,那简直令他满眼都放光,看着生排骨,嘴里都淌哈喇子。

    偏偏不巧,一个大姨来割肉。要块五花肉,称好了,整一斤,十块钱的。不想大姨不干了,说对面路口肉摊卖九块,不要了,转身向对面肉摊走去,一边走,一边还说斌哥黑心,买个肉赚这么多,以前白照顾他买卖了,经常买他的也不给便宜便宜。

    斌哥这个火啊,他八块九毛钱上的肉。尼玛对面和他在一个地方批得生猪。谁不知道谁啊,你丫的竟然卖九块钱。

    斌哥火了,亮开嗓子就想骂,还好,被他一旁的媳妇拦下了,这倒好,没和大姨打起来,他两口子自己干上了。

    斌哥确实火气大了,直接把他老婆给骂回家了。于是惹得周围邻居纷纷上前说他,好赖不分,骂自己老婆干什么。

    买卖确实没这么干的,都劝斌哥想个法子。斌哥就是个卖肉的,他能有什么法子。气的生意也不做了,直接全都收拾进了肉铺子,撂脚便向旁边的小吃部走去。

    而在一旁看热闹的公鸭嗓一看,妹的,机会呀!此时自己不出手,更待何时。他急忙跟上斌哥,在后面对着斌哥的肩头一把便拍了下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