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13章 雄狮的怒吼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这一拍还真拍出了个莫逆之交,仅仅一晚上的功夫,对面的肉铺不见了。不但肉铺不见了,人也不见了。

    一时之间这个城乡结合部但凡有肉店的摊子,竟然无声无息的全撤了。原因很简单,对面路口那个跟斌哥唱对台戏的家伙,第二天被人发现,全家都死在家中,连个三岁的小孩都没放过。

    当然警察不会放过斌哥这个最大的嫌疑人,传唤了斌哥四五次。斌哥竟然依旧还在这条街上大摇大摆的做着他的肉摊子生意。

    不但没事,生意从此就他一家,真可谓一家独大,原来一天一头猪都卖不完的斌哥,现在可以说,一早上就要进十几头生猪。

    而他媳妇再也不和他顶嘴了,天天坐在铺子里专管收钱。那简直是数钱数到手发麻,最后钱也懒得数了,直接请了个技校毕业的小丫头当起了会计,而她成了专职的老板娘。

    卖肉还不算,斌哥的肉铺做大了,做强了,最后干脆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说通了他原来租用店铺的东家,竟然把他那周围十几家店全盘了下来。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开了个黎民超市。这下不光是肉,简直能卖的都买,大小通吃。而小道消息也慢慢的传开了。

    据说原本路口的那家肉铺,之所以在一夜之间全家死于非命,其实都是斌哥请人做的。

    斌哥不但干翻了那家伙一家人,竟然连人家的本钱也弄到手了。有传得更为邪乎的说,银行晚上的自动取款机,轻轻粗粗看的,对面路口的那小子,当天晚上转了十几家银行,在自动取款机内取了好大一笔钱。

    但是警察却在他家的案发现藏,没有发现一点巨款的踪迹,抽屉里的一沓现金,和他收钱的皮包里的零钱,那是一分没动。

    完全排除了抢劫谋财的可能性吗,而定为仇杀。但是具体是谁寻仇,还就真的找不到。

    这案子一直拖着,至今三年了,仍然没有一点线索。唯一最值得怀疑的斌哥,这几年却和hy市西城区公安局长打得火热,据说投资开超市,身后就有局长鞠小刚的股份。

    瞎猜没用,很多人经常可以看到,成就为成功人士了的斌哥,经常和鞠小刚出入在多处酒店之中。

    而斌哥更是水涨船高,城乡结合部不仅仅有着菜市场这一丰厚的利益部位被斌哥垄断了,还有着大家谁都知道的一地下火红的生意行,最后竟也成了斌哥的生财之路。

    这条路,就是千古不衰的——皮肉生意!

    城乡结合部多为二三层民居,所谓二三层,是因为这里全是民居,房子对外出租便宜,这几年hy市的经济飞速发展,来hy市打工的打工族越来越多。

    于是房子就供不应求了,hy市的企业越建越多,投资商也越聚越多。自然很多工人拖家带口的,一时没钱买房子,只能租房子住。

    房子紧张,郊区的市民就想到了在自己原本的房屋上加层。这一来,你加我也加。房子多了,来的人也就多了。

    什么样的人都有,农民工,单身的大学生,工厂工人,五花八门的。这些都是组成社会结构最为底层的基础民众。

    每人挤在一间小屋内,晚上没事干,那青年小伙子可就受不了了。那出门打工的大叔更是寂寞难耐。

    于是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景象,不知何时,各个胡同口应然而生了一群群打扮得花枝招展,抹胭脂抹粉的俏女郎。

    我咔,真可谓什么样的美女都有。有十八九的,二十六七的,三十四五的,竟然还有四十五六的。

    这下城乡结合部热闹了,一度成为了hy市最为繁华的地域。那临街的门头房更是水涨船高,美容美发的晕红招牌哦,一挂一大溜,几乎成hy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名声直接传到了百里之外的y市,就连y市也有不少人,夜晚专门开着车下来找乐子。

    这一行业真要命,多了就杂,杂了就乱。于是一些纠纷扯皮的便开始了,整天里打打闹闹的不断。

    但自从道上有一日传出,公鸭哥来了,胡同瞬间秩序井然了。有不听话的没关系,公鸭哥能耐大,坐在派出所的车上,在胡同内开着警灯来回巡逻几趟,请几个美女去喝喝茶,完事后谁见了公鸭哥都得叫哥!

    而公鸭哥,正是斌哥的得力手下,左膀右臂之‘公鸭嗓’!

    此时的斌哥,一见公鸭哥瘫软在地。常年在河边走的他,杀猪出身的他,明白,公鸭今个是被人拧了脖子——没救了!

    “兄弟们,这小子杀了鸭子!谁也别怕,有事哥哥我顶着,上面还有鞠局顶着,再不行,妈的,上面你斌哥我还有人。

    把他给我看严了,他不是能打吗,坚决不能放他出了这个门,电话我已经打给了鞠局,警察一会就到。

    兄弟们,给我长起脸来,这事完了,哥每人赏钱一万,我要弄死他!”

    斌哥狠狠地吩咐着,他手下的弟兄们立刻从外面把房门围得死死的,生怕王浩会跑了一般。

    而此时的王浩,眼泪早就掉了下来。他轻轻地扶着许文静肩头的片刀。说实话,这刀砍得真狠,一刀砍进了骨头里,王浩拔都不敢拔。

    他心头这个疼啊,袁小艺是哭的几乎没声了。王浩扒开已经疼晕了的许文静的下颌,掏出尖角兽粉,小心的往她嘴里磕了一点。

    这才轻轻地抱着许文静,一步一步的向门口走去。

    混混们都愣了,就连斌哥也是疑惑不解。这丫的傻了?我们这么多人围在门口,他就这么过来了,难道是被一刀砍得不够狠,再来找找痛快的?

    一步,两步,三步

    步步逼近!

    一股无声地威势,一股令所有人胆寒、为之轻颤的恐惧,无端的压向门口混混们的心头。

    这种压力,简直如同排山倒海的压了过来,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憋屈,憋屈的喘不过起来。

    没有别的,说实话,就是恐惧,一股莫名其妙,害怕到了极点的恐惧!

    斌哥强自镇定,清了清嗓子,装腔作势,竟然有些结巴的吼了一嗓子“你,你你你,你别过来,你给我站站站,啊就站住!”

    “我站你骂了隔壁!”王浩大吼一声,真可谓气势如虹。这一声吼,真是惊天动地。惨不惨的,当时就有两小子,被王浩的这声怒吼给吓得瘫倒在地。

    只是他仅仅是一声怒吼,并没有做出什么。王浩感觉自己吼完,娇弱不已,脸色苍白的文静,竟然在他怀里轻轻的动了动。

    只是这一动,肩头顿时润出来不少血。王浩知道,这是因为刀没拔出来,假如要是把这把片刀拔了出来,许文静的肩头绝对会血如泉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