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17章 非常隐晦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是,我马上联系刘副书记!”罗秀平沉着的回应道,急忙转身,跟在了郑书强的身后向外走去。

    天慢慢的暗了下来,夏日的傍晚,日落总是很迟,依旧给人感觉时间还早的错觉,可是直到看表才发现,已经是傍晚六点三十分了。

    徐雪明正在踌躇之际,他身边的干警已经将受伤的许文静与袁小艺抬了出来。正好此刻120的医护人员赶到,于是在两名干警的跟随下,先行一步去了医院。

    王浩眉头紧皱,看医生要处理许文静的伤口,不由得大吼一声“不要动,这个手术我亲自来做,你们先把人给我安置好了,建立静脉输液通道”

    带着口罩的护士医生们凝眉看了王浩一眼,却不料鞠小川很是厌恶的摆了摆手,一声威呵“赶紧抬走,听一嫌疑犯啰嗦什么?”

    一听鞠小川认定了王浩是个嫌疑犯,说实话,徐雪明很是不解。人家工作证上明明写的正厅级别的常委副市长,难道你长了沙眼了,这么明白还看不清楚?

    但是说实话,自己的级别太低。不仅仅是低的问题。能被分配安置到防暴大队,其实完全是靠的鞠小川的功劳。

    徐雪明现在非常的不解,再怎么说鞠小川也就是个副处级别的身份,他为什么愣是要不加核实,硬要认定为王浩为嫌疑犯呢?

    难道是鞠小川忘记了进行身份核对?想到这,徐雪明悄悄地退到一边,用警务通开始核实王浩的工作证。

    结果无需置疑,明白了确实是沙哈拉市的常务副市长,徐雪明的汗都下来了。 再偷偷的看了一眼很是嚣张不已的鞠小刚,说心里话,徐雪明的心,顿时豁然开朗。

    他不动声色的站立在外面,召集自己信得过的几名兄弟好生的嘱托了一番,这才信步走到了鞠小刚的身前,试探着说。

    “局长,你别和他个废话,和他一个杀人犯费什么话。我先把他带回去再说,我就不信,到了队里,他还敢炸翅!”

    鞠小刚微微的抬起了头,很是欣赏的看了一眼徐雪明,正想说什么,突然又急忙摇了摇头说道。

    “啊,那啥,雪明啊,你带队先撤了吧,你看,这个嫌疑人我们已经控制起来了,这事交给刑警队的同志们就行!”

    一听这话,徐雪明更是认定了这其中藏有猫腻。他隐晦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鞠小刚,又看了一眼非常气愤,隐隐即将暴怒的王浩,不禁对王浩点了点头,竟然很是认真的对鞠小川说道。

    “鞠局,这不合道理。人是我们防暴大队先控制起来的,就是移交给刑警队的同志们,也应该他们到防暴大队去亲自提人,这不合手续,我还是想把他带到队里,局长,您也知道,我们防暴警立灰功不容易啊。

    这需要机会,您就给我这一次机会吧!”

    一听这话,王浩心中一愣,再一看,鞠小刚竟然乐了。

    这个有些艰苦朴素的大局长冲着自己的防暴副大队长哈哈一笑,竟然非常和蔼的说道。

    “雪明啊,你立功心切,这是好事,我知道。这事,当然算你的一份功劳,至于手续吗,是一样的,人由刑警队的同志们带走,回头给你补份手续不就得了。

    要知道,局里一切都要为刑警服务,他们是破案能手,市警校专门培养出来的高材生,我们可不能拖他们的后腿啊!”

    此时的罗秀平与郑书强已经出了市委大院,前导车正是武警支队的车辆,把市委一号车夹在了中间,后面跟着两辆执勤大巴,一路警笛闪烁的向hy市大酒店疾驰而去。

    车上罗秀平拨打了无数次刘传刚的手机,依旧无人接听。最后他实在不得已,才转而求其次,好不容易拨通了刘传光秘书的电话。

    秘书朱子涛一听说hy市大酒店出事了,并且发生了命案,还两死数伤,不禁一愣,急忙告诉罗秀平,稍后马上给他回电话。

    自己现在就想办法联系刘书记,罗秀平这才恨恨地舒了一口气,向郑书强汇报了情况。

    郑书强刚点了点头,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不想罗秀平的电话就响了,一看号码,罗秀平不禁把手机伸到了郑书强的面前。

    郑书强看着省城的区段显示,顿时眉头诧异的示意罗秀平接通。

    “啊,我是,哎,啊,刘书记啊,对,对,我正在路上(罗秀平看着郑书强的嘴型,马上会意,继续说道)

    啊,是啊,我和郑书记正往酒店赶,对,一定要严肃处理,这是非常恶劣的恶性事件,好的,好的,我一定转告郑书记,他在前车上,好的,那你自己打电话吧。

    哈哈哈,看你这话说的,老刘啊,这么多年的同事,你好不容易拉来的投资,我怎么也得先和你通个气不是!”

    刘传光满脸严肃的放下了电话,一时气的大手一挥,硬是把身边的座机给生生的甩了出去。

    秘书朱子涛一脸小心的站在一旁,非常拘谨的等待着。他真不明白,你发火就发火吧,你把人家酒店的电话摔了干什么,一会结账还得赔,真是不划算。

    但是朱子涛心中也明白,刘传光一定是有事,并且是有大事瞒着自己。这些天在省城,朱子涛就看出来了,其实刘传刚在省城的人脉并不好,很多打算要去拜访的地方,其实都临时改变了主意,没能去成。

    刘传刚摔完电话后,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不禁轻轻的笑了笑,委婉地说了一句。

    “小朱啊,这天是越来越热了,一热脾气就大。你去服务台订个座,要最好的包间,小包就行,晚上你不用陪着我了。

    你的女朋友不是在这里读研吗,我给你放一晚上的假,你定好后就去看看人家吧,可以开我的车去吗!”

    朱子涛暗暗地捏了一把汗,临近七月的天气,再加上内心的压抑,说实话,他的衬衣早就被冷汗给沁透了,好在料子好,不用心还真看不出来。

    又把我支开,支开就支开。连车也不用,真有你的,不用拉到,我开着车省的打车了。

    “好的领导,我这就去安排,谢谢领导关心,您晚上真不用车,那就省的我打车了!”

    朱子涛故作客气感激的,并且有些语调委婉地回着刘传光的话,看到了刘传光点头,这才动身轻轻地走出了房间,小心地把门带好,大步而去。

    听到秘书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刘传光迅速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切换了一下待机模式,没等信号饱满,便按向了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