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19章 警车上的密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郑书强似乎没有听清楚,他张着大嘴,嘴角动了动,一种失真的语调非常奇特的发了出来“你,你,你再说一遍,杀人犯叫什么?”

    尽管郑书记的语声不高,但是这种奇特的声调还是吸引住了好事的大堂经理,他不禁转身一看,乖乖,这不是郑书强郑书记吗!

    市委市政府在hy市大酒店内举行的招待会以及晚宴,那次数多了,大堂经理哪有不认识郑书记的道理。

    而至于郑书记认不认识他,那就不需要计较了!

    他急忙快速的上前走了两步,身子笔直的站好,恭恭敬敬的接话回到“郑书记,您好,我是酒店的大堂经理。

    杀人犯是叫王浩,他还大声嚷嚷着自己是沙哈拉市的常务副市长,说警察们无权拘捕他,他完全是自卫,我看那就是个冒充市长的疯子。”

    “放屁,你有什么权利私加评议哦!妄自菲薄,邢队长,我命令你对hy市大酒店进行全面封闭,所有人员现场分开隔离审查,等待进一步的处理。

    老罗啊,快,我们马上去警察局。这下麻烦了,出大麻烦了!”

    罗秀平也是惊诧不已,他万万想不到所谓的杀人犯竟然会是从y市出去的市委秘书王浩。

    说起王浩,长得清清秀秀的,现在正是被广为传颂的引资小财神,官场上的火箭干部,正可谓混得风声云起,要多自在就有多自在,怎么会杀人?

    再说王浩身后可是站着不止一位大巨头,哪怕把身份随便一亮,他不相信鞠小刚就会这么不开眼!

    对于鞠小刚,可以说提起此人,罗秀平就感觉自己的耳边嗡嗡直向,那是被塞得满满的。

    但鞠小刚一直都是市委副书记刘传光的得力干将。有几次罗秀平都想动一动鞠小刚,也不止一次在郑书强的身边提到了此事。

    可得到的回答都是维稳,一定要维稳,现在省里,哪怕就是中央,考虑的都是维稳,为的就是一个保持平衡。

    虽说鞠小刚仅仅是个副处级的小虾米,但他和自己不是一条线上的人,就连y市的领导们也多次提及,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和任派发生直面行的冲突。

    郑书强知道,自从任海涛的再次启用,对于s省来说。任海涛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这是官场上的神话,更是一个苗头的隐现。

    刘传光不知何时靠上了任海涛,而果不其然,一直跟随着刘传光脚步的一干人员,也自认为从此以后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大靠山,这段时间以来,与郑书强和朱军辉在暗地里很是不对付。

    而与此同时,三辆警车身后跟着一辆警用依维柯,正行驶在hy市的中心主干道,梨花河大街上,一路向警察局驶去。

    车中鞠小刚一直眉头紧锁,他看着身边的刑警队长龚传乐,很有启发性的教育着。

    “传乐啊,杀人可是重罪,又是连毙两命,这种罪行已经严重的危害到我们z国良好的社会公共安全!

    现在正是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期,市里正加大力度吸引与利用外资,目前来看,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但是这个成果可是来之不易啊,我们要真心维护。我们是警察,我们的使命与责任就是保护社会的稳定,维护群众们的安全,给广大前来hy市的投资商们带来一个稳定和谐安全的投资环境。

    你想想,这样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那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说不定明天就能吓跑几位投资商。

    来我们hy市投资,147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在我们hy市最好的大酒店,竟然会发生这么严重的命案!

    龚传乐啊!这是我们的失职!这是犯罪分子对我们警察的挑衅,这是完全无视我们的存在,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所以说,必要的时候,你要采取果断的措施,一定要保护我们来之不易的投资环境,对hy市的人民负责!

    马上给我审,我怀疑这小子并不是这么简单,会不会幕后还有什么势力在操纵着什么,你给我把地下审讯室腾出来,你亲自审。

    一开始先不要问什么,我看这小子很傲气吗,你先给我杀杀他的威风。我们的老传统不能丢啊,必要的时候还是要运用起来的吗!”

    龚传乐心中自然领会鞠小刚的意思。看来这个愣头小子把自己的老大气的不轻啊。杀杀威风,老传统都要捡起来用用。

    这是下命令让自己什么都别问,先往死里整啊。龚传乐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脑子迅速的转动,看来老大真是被气着了。

    其实也是,这么多年以来,谁敢和老大顶着干,完全是厕所里打手电——找屎(找死)啊!

    但老大既然说了,自己就得好好的招呼招呼这小子,否则对不起老大的提携之恩啊!

    于是他急忙回话说到“头,您放心,我明白!玩不死这小子,我就不姓龚,敢挑衅我们警察的尊严,我就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人民警察!”

    鞠小刚这才点头,脸色恢复了平常,不过依旧转身,对龚长乐使了个眼色,教育性的说道“这个,还是要掌握个度吗,但是逃跑的,假如想要逃跑,那就绝不能姑息啊,传乐啊,你是个年轻干部,新警察法你学习了很多次了,我可不想看着你犯错误。

    对待嫌疑人,决不能刑讯逼供吗。你想想,进行刑讯逼供,这觉不会是我们新时期的干警们所要采取的手段。”

    龚传乐不仅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鞠小刚,说实话,这话他听得有些不明白。什么刑讯逼供,什么逃跑的。

    这拉到地下审讯室,还能跑了?去了那里,不刑讯逼供,又去那干吗?可看到鞠小刚只是很有深意的看着自己,并不再解释,于是龚传乐的脑子不由得在飞快的运转着。

    “逃跑,鸣枪示警,是啊,这个,头啊。我想明白了,这小子这么面嫩,恐怕一进地下审讯室,看到我们的那些个设施就能吓尿了。你放心,人到了我的手里,绝对安全,我就是一枪打死他,也不会让他跑了!”

    一听龚长乐这么说,鞠小刚不由得笑了笑,很有深意的拍了拍自己这名得力干将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传乐啊,不要鲁莽从事,我上次就在刘书记面前提到过你。他可是对你和欣赏啊,这次的事要是你能办好了,你可知道,刘书记很有进一步的可能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