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20章 特别的刑讯(加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刘传光能进一步,那不是书记就是市长。龚传乐一听这话,顿时身子绷得笔直。手握着方向盘,脑袋不仅向身后的座位上看了一眼。

    发现车内就自己和大头儿,这才定了一下心神,声音洪亮的喊道。

    “是!请领导放心,传乐我定会紧跟着局长的您的脚步,您指哪我打哪,绝不犹豫。局长,对这小子,我明白了,我一定会扒了这小子的一身皮,我让他对您大不敬。”

    鞠小刚想了想,就是把王浩打个半死,其实也达不到上面的满意,上面的意思就是直接让此人消失。

    可是消失,恐怕绝不会来的这么简单。他看了一眼龚传乐,突然眼神坚定的说到。

    “往死里整,出事我顶着。其实你是不知道,那两个女人中,有一个是上面领导家的独女,你明白了吗,领导的意思,是绝不会让他的女儿污了家风。

    而唯一的办法,就是!”

    说到这里,鞠小刚做了一个切手的动作。而龚传乐却是心头一震,不想前方正遇一处红灯,这小子来不及刹车,直愣愣的就冲了过去。

    身后的警车立刻鸣响了警笛,本就闪烁着的警灯的一排警车,就这么耀武扬威的驶了过去,让一干社会车辆,不由的纷纷骂娘,只好继续无奈的等待下一个绿灯。

    “头,您是说,你是说?我,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头,您放心,都怨我这么笨,没能及时领会出您的意思。

    您放心,今个车上您什么也没和我说,您一上车就开始打电话,一直打到下车,好像在和谁谈话,我没听明白!”

    鞠小刚不由得哈哈大笑,心情振奋的看了一眼龚传乐,幽幽的长叹一声。身子仰向椅背,这才释然的说道“我是在打电话,我一直在向市委刘书记汇报案情吗!”

    只一会的功夫,王浩就被押到了地下审讯室。

    说起这间审讯室,其实很有些来头了。hy市是历史的老沦陷区域,这间审讯室正是当时审讯我党干部的们的一处残暴的地域。

    想当时,有多少我党的精英,我辈们的楷模,有多少先烈们不畏死亡,坚强地挺了过来,才换得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一踏入这间审讯室,王浩顿是心头一震。入眼处竟是古老粗大的铁索铰链,那上面斑驳的锈迹,还有那凝重结实的笨重铁椅子,都让王浩不禁眉头深深的一皱。

    没容得他说什么,就被人按到了那个笨重的铁椅子上,紧接着就带上了脚镣手铐。继而便是一阵刺鼻的汽油味道传来。

    这帮家伙竟然用汽油点燃了王浩身边不远处的炭火炉子。把粗大的铁钎子直接撂倒了炉子里。

    真是开眼了,恐怕这间审讯室决不下百十个年头。

    龚传乐有些恼怒的用询问笔录拍打着王浩面前桌子上的灰尘。是连连拍了数下,不禁大吼一声,把询问笔录往桌子上使劲的一扔“麻痹的,还不给老子我换张桌子,这他妈还能用吗?”

    两名干警急忙出门,不久便抬来了一张新式的三抽桌,连带着两把靠背椅。放下后摆好,这才使这间古老的刑讯室有了一点现代化的新气象。

    龚传乐在椅子上坐定,轻蔑的看了一眼王浩,突然把手往桌子上一拍,震怒的说道“这么享受,我坐着,你也坐着。他妈的,给我吊起来,只能脚尖触地,先来二十鞭子,今个不好好的杀杀你这头倔驴的威风,我龚长乐就白干刑警这么多年!”

    王浩眉头紧皱,谁也不理会他大声的叫喊与辩解。直接被拉起了身,上手绑在了屋中的绞架上。

    脚上被笨重达五十多斤的大镣铐给绑着,整个人被吊在绞架上,这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就是不被用刑,哪怕就是这么仅仅脚尖着地的站着,恐怕谁也坚持不了几个小时。

    两名实习警员,从墙上取下来两条牛皮鞭子,由于没有所谓的辣椒水,临时竟然弄了一大盆盐水凑数。

    他们脸上露出无比兴奋的摸样,很是得意的当着王浩的面,慢慢的将牛皮鞭子放到了盐水中去。

    王浩很生气,现在没有一丝缓和的余地,看来这顿鞭子是要挨定了。他眉头紧皱,目光死死地盯着龚长乐,突然出声说道。

    “我给你个机会,你们市委郑书记的电话是138xxxxxxxx,只要你打这个电话,只要你打了,我保管你们在场的,都会官升一级!”

    哈哈哈,哈哈哈哈。

    龚长乐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王浩,不禁哈哈大笑“小子,梦还没醒吗?我看你是冒充大领导冒充上瘾了。我明着告诉你,今天我们哥几个就是要为领导消灾的。

    郑书记,郑书记是救不了你的。不要说是郑书记打电话,就是郑书记今个亲自来了,说话也不好使。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先招呼着!”

    龚长乐那容得王浩辩解,车上鞠小刚的一番教导,早就深入到了他的内心之中。

    相比较自己的头来说,自己就算现在打了这个电话,真就像这小子说的一样,自己能被郑书记看重,提上一级。

    可是不要忘了,整个警察系统之中,可全都是自己头的人啊。你背叛了鞠小刚,就是能被提上一级,难不成你还能脱离了警察队伍?

    不会,绝不会,那以后自己在局里的下场可想而知。以鞠小刚龌龊必报的心理,不把他孤立起来搞死他,那龚长乐相信,鞠小刚绝不会再姓鞠!

    这事他不能做,听鞠局的意思,这小子既然能搞省委大佬的女儿,那一定也是有些人脉的,说不上真就认识郑书记。

    可是认识又能怎么样,早就听说郑书记要高升了,难不成在这关键的时期,郑书记会为了这个傻小子,而得罪一名省委大佬?

    这不可能,也绝不划算!

    龚长乐自持聪明的在自我算计着,可他却是不知,正是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小聪明,这次偏偏却害死了他自己。

    皮鞭声声,声声入耳,本就夏日单薄的衬衣,哪架得住沾着盐水牛皮鞭子的抽打,只几鞭子下去,棉质的衬衣就成了条条碎布片儿。

    而王浩可怜的后背与前胸,早就惨不忍睹,变成了一片血肉迷糊的凄裂惨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