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22章 Y市炸天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这不对呀,y市从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啊,一向党政班子非常的和睦,堪称全省的楷模!

    书记怒冲冲的跑到市长办公室门口大拍其门,这明显是出了大事了!

    而正在不少人偷偷地进行观望的时候,就见市长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拉开了。身高马大警察局长出身的邓立化扯着大嗓门就吼开了。

    “我草泥马的,干我的兄弟,来人,给我通知市警备区,武装警察大队。让他们全体集合,我他妈干翻他。我今个抄了这帮兔崽子们的老窝,扒了他们的皮!”

    牛建晨急忙一把硬是拖住了大步流星向前跑去的邓立化,用整个身子的力气,拽紧了这头奔牛一般的生猛大汉,焦急的询问道。

    “老邓啊,你冷静,警备区你无权调动,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怎么了啊?”

    邓立化稳了稳心神,这才看清是牛建晨,于是大手往牛建晨的肩膀一拍。这一巴掌拍下,差一点没把力气全用在拽着邓立化的牛建晨,给一巴掌拍趴下。

    “老牛,你来得正好,快,向警备区求援,还有,调用海事救援直升机,我们现在一起去hy市!马上!出了大事了,出了大事了!”

    看来邓立化也得知了消息,牛建晨也不再拖延,两人急匆匆的向外走去,连秘书都没带。邓立化一边急忙不已的向外走着,一边抓起自己的手机拨打着电话。

    很快得到回复,郑书强正在赶往hy市警察局的途中,而拨打hy市警察局长鞠小刚的电话,现在是无论如何也接不通。

    询问局内关键领导,净都纷纷表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他们马上了解后进行汇报。

    听到了这样的答复,说实话,邓立化与牛建晨俱都感到心中一凛。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由心头油然而生。

    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阵的无力感。究竟是如何,两人面面相续,怎么也说不出来。

    还好,邓立化的秘书眼疾手快,第一时间通知了海事直升机救援大队,一架海事救援专用直升机,片刻之后稳稳地停在了市委广场外的草坪上。

    郑书强有些不悦,现在不仅仅是感到自己心口堵得慌,还有一种无端的愤怒。邓立化的电话,说出来的意思很明显。

    “你是干什么吃的,啊?王浩到了hy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知道。我告诉你,保护不了王浩,你找不到王浩,你就不要再回市委了,你爱上哪去上哪去!”

    这段话一直在耳边回响,不是郑书强害怕,而是他知道,这个事情会引发多么严重的剧烈反应。

    后果不是他可以想象的,更不是他,哪怕牛建晨与邓立化可以承受的。

    于是他对hy市警局上上下下,乃至身后的武警中队下了死命令,无论采用什么办法,哪怕就是动用科技手段,也要在第一时间之内找到鞠小刚!

    王浩是被鞠小刚带走的,竟然不在警察局,那么就一定有猫腻。说不上问题还很严重,这不能不引起郑书强的怀疑。

    刘传光还在省里,而鞠小刚是刘传光最为得利的助手。什么也不用说了,刘传光近期靠上了任海涛,靠上了任家,自然不把即将离开hy市的自己与朱军辉放在眼里。

    一个很不好的想法突然在郑书强的脑中一闪,难道说王浩竟被直接拘押去了省里,难道鞠小刚得到了刘传光的授意,竟然敢大逆不道?

    从这段时间的常委会议上就能看得出来,很多次朱军辉是借故有事,和身体不适不予参加的,这就是给自己脸色看。

    看到郑书强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同车的纪委书记罗秀平突然开口说道“郑书记,这事古怪,我看很不正常。动用全市的警力竟然无法取得身为局长的鞠小刚联系上,我判定他一定是畏罪潜逃了?”

    “什么?畏罪潜逃?这话怎么说?”郑书强大惑不解的看向罗秀平,罗秀平一时语噎,心中暗叹自己一开始没把一些重要的检举资料交给郑书强看看。

    现在突然这么一说,郑书强能不惊奇才怪!

    他感到很难开口,自己就是个县级市的纪委书记而已。而鞠小刚是副处级干部,就是要对他进行审查,那也得y市纪委取得了郑书强的同意才能进行。

    所以说,材料他那一大堆,但是说实话,他只有向上级汇报请求上级决定的权利,实在没有调查鞠小刚的权利。

    好在郑书强的司机与自己的老板很熟了,也和罗秀平多有接触,一听老纪委书记说出了这番话,自己的老板很生气的摸样,于是急忙为罗秀平开口分辨道。

    “老板,这事其实我们早就听说了,只是私下里不敢确定而已,您知道,作为我们司机,在私底下议论一些领导的是非,是很那什么的。”

    郑书强的司机正是hy市当地人,对于自己市的局长那是再熟系不过了。

    身在市委机关,这帮司机们天天闲着没事,嘴里也就成了八卦消息最为灵通的来源。

    这帮家伙,说得不好听点,那简直就是一群嗡嗡飞的苍蝇。天天守着大老板,那知道的头等大事多了去了。

    哪要干什么,哪里要拆迁,什么地方出了什么事,哪的局长到点了,今个谁谁谁被大头骂了,被表扬了,这都是令他们极为兴奋的谈资。

    而说实话,很多行局的局长科长的,多喜欢和这帮人交好,为什么,消息灵通啊。在领导身边,知道什么是都比文件快不知道要多少倍。

    所以领导的司机很吃香,不但吃香,在本市人脉混的也广,很是吃得开,那知道的事情就更多。

    “你知道?什么事,你说来听听?”郑书强眉头轻皱,却仿佛装作很随意的问道。

    “老板,这话说起来长了,要从我市三年前的一家灭门惨案说起”

    司机一边说着,一边隐晦的偷偷观看一下后视镜里端坐着的郑书强,郑书强眉头越皱越紧,脸色越来越阴沉。

    他心中知道,自己老大生气了,这是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得了,一家三口啊,除了这个不说,那三岁的一个小孩,我草泥马了个逼的,你真狠的147下心,下得去手!

    在hy市,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一局长,和一个社会小混混常年称兄道弟的,还斌哥斌哥的称呼着。

    你不丢人,我们这些吃公家饭的都感到脸红。今个我就豁上去了,hy市被你们搞得天昏地暗,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