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25章 官大一级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郑书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还没等开口,就被邓立化一顿劈头盖脸的训示“你是干什么吃的?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王市长到现在都不知下落,书强啊书强,我看你这个书记在hy市就是个书记而已嘛!”

    这句话相当的重,就是个书记而已。那细细品味,意识就是,你这个书记就是个摆设吗!

    你是干什么的,抓捕一名正厅级别的市长,你这个书记都不知情?你的手下还把你放在了眼里吗?你的权利不会是摆在窗台上的花瓶吧!

    好看不中用!

    郑书强无语哽咽,他无法去分辨,更没有任何理由去抢白。事实就是这样的,虽说抓捕的不是hy市的干部,但是异地干部更不可以。

    外地干部,还是身为正厅级别的干部。那到了你们hy市,就是座上高客。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官场讲究的就是一个人情往来,人脉的积累。

    你不可能就在一地任职到永远,想要往上爬,想要继续往上升。就不可避免的到处任职。

    官做到了副厅的级别,全省的调动那是家常便饭,而身到了正厅,全国的履新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两座山一辈子都不可能碰面,但两个人随时都可能相遇。相遇后是以前就认识好呢,还是陌生人来的给力。

    相信谁都有体会,被调往一个新部门,而这里正好碰到了自己老朋友的兴奋吧!

    警车中一阵沉闷,郑书强的司机小心翼翼的换着挡,目光死死地盯着前方。他聚精会神的观测着道路上的任何情况,不敢有稍微一丝一毫松懈。

    今个他算是出彩了,车中拉了三个厅级以上的大员。妹的,这辈子就这么一会啊。书记市长全在自己的车上。

    平常自己就害怕,让他尊重无比的郑书记,这在市长邓立化的眼中看来屁也不是。他听出来了,市长这是骂自己的老大是个摆设啊。

    这么平常的话,谁听不出来啊,这是形容女人的,今天都用到了自己的老板头上了。

    再看自己的老板,看那样,憋屈的是一个字也不敢反驳,那就像个孙子一样,连大气都不敢出。

    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长久的沉默,郑书强不得不解释,不得不向领导汇报情况,能有三分钟过去了。郑书强在心里默默的组织着语言。

    他小心的回头看了一眼双眼微闭,神情肃穆的牛建晨,继而又看了一眼虎目圆睁的邓立化,这才小声地说道。

    “牛书记,邓、邓市长,事情,事情是这样的。具hy市大酒店酒店前台服务人员回忆,和调取当时的监控录像显示。

    王哥是与小嫂子,啊,不,是和袁小艺与许文静一起到的酒店。当时他们开房间的时候,就被坐在酒店大堂玩纸牌的一伙混混们盯上了。

    我分析这伙混混试想上去诈几个钱,没想到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混混们已经被控制住了,为首的是当地人称斌哥的周德斌。

    这小子是杀猪出身,近段时间才风声鹊起,混出了一点名堂。可是真没想到,他竟然敢把手伸向了王哥。

    牛书记,邓市长,都是我的错,是我接待不周。据说王市长回来是准备回家祭祖的,并且有意在我们hy市进行招工。

    他是怕麻烦我们啊,这才没和我联系。可谁料到能出这事呢!

    一开始警察局110报警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称有一名歹徒在hy市大酒店嫖娼,并且因为不给小姐钱杀人行凶。

    这他妈存数陷害啊,他们立刻出警,据说是防暴副大队长徐雪明亲自带的队。情况徐雪明已经向我做了专门汇报。

    他说这案子绝对蹊跷,一看当事人就是一名饱经风霜的学者型干部,看了当事人的工作证以后,他立刻断定为此人正是沙哈拉市的正厅级常务副市长王浩。

    可偏偏事情越来越蹊跷,他正准备处理的时候。警察局长鞠小刚突然带着刑警队的大队长龚传乐赶到了现场,并且当时指示案子由刑警队的同志们接手。

    不但如此,鞠小刚还一口咬定,王市长是假冒的。他是假冒沙哈拉市的王浩。就连王浩的工作证也不看,并且随手夺过一名干警的微冲,用枪柄将一直辩解着的王浩给打晕,直接把人带走了。

    现在是我们无论采用什么方法,哪怕动用了最新式的侦测手段,只是查明鞠小刚不在自己的办公室,他现在哪,谁也不知道。

    而刑警大队长龚传乐也找不到人,打电话挂机,我们正准备对他们进行gs定位追踪。

    我怀疑这事绝不是这么简单,牛书记,邓哥,你说,是不是有人想对我们王哥下手。先前龚传乐已经通过警务通确定了王浩的身份了啊!”

    邓立化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作声。牛建晨微微睁开了眼,眉头紧锁的看了一眼郑书强,声音低沉的问道“找不到人?难道去了jn市?

    你布控了吗?给我马上布控,车站,码头,机场,所有出入hy市路口,高速要道,重点布控!”

    郑书强马上点头,回话说自己早在一听到消息的时候就进行了布控,可惜现在没有任何发现。

    听到郑书强这么一说,邓立化才有了点好脸色。不由得作正了身子,很是不屑的说道。

    “敢和我们作对,我不管他是谁。一定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警察局就不用去了,你把所有的布控全给我撤了,换上便服。

    我就不信,我抓不住他。

    马上改道去市委!牛书记,您在市委坐镇,看我怎么给你逮住这头蠢驴!”

    牛建晨看了看邓立化,见邓立化高深莫测一副胸有成竹的摸样。于是微微的撇了撇嘴,疑问的说道。

    “现在关键问题是找到人,找到人,而不是坐镇。我看先去医院吧,去看看许文静和袁小艺!”

    邓立化一听,也急忙点头,别人不知道,他可知道这两个小嫂子的重要性。于是司机又改道直接往hy市人民医院驶去。

    车到医院,邓立化让郑书强马上给他找来了一辆社会车辆,由于自己对hy市的道路不算熟悉,郑书强干脆叫自己的司机直接给邓立化开车。

    而牛建晨与郑书强快速的到了特别观察室,至此与邓立化分开。并且郑书强下令所有的警戒人员撤离,明面上解除控制,改为由便衣布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