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28章 这是潜规则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有几个机灵的警察本想跑过来看一看,今个的警局太奇妙了,一干大佬们纷纷到来了不说,还传下了死命令,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找到鞠小刚。

    鞠小刚可是这里所有人的头啊,玩笑了,让他们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见到了鞠小刚,不管采用什么方式,都要将其带回警局。

    警察不是傻瓜,谁都知道,鞠局事发了!

    那些本来和鞠小刚靠的近的,站在一条线上的人,恨不得现在的鞠小刚能永远的不被找到,就此失踪,永无音信。

    而那些本就被鞠小刚排斥在外的,不得重用的,怀才不遇的,这下可是扬眉吐气了。这时候全都离开了警察局,主动的分散到了hy市各地去打听探测鞠小刚的下落去了。

    麻痹的,抓到这小子,老子先扒了他的皮!

    仇恨的火焰令人疯狂,同理,振奋的激情也会令人丧失理智。

    而此时,地下审讯室中。王浩已被一阵鞭子抽打的神魂恍惚,这短短的一瞬间,发生的太多太多了。

    自己连毙两名,许文静身受重伤,锁骨被生生的砍断了,恐怕已经伤及到了肺叶。要不是自己伸手挡了一下,恐怕这一刀就照着文静那迷人的俏脸而去了。

    这要是伤到了脸,或是美丽的脖子与胸胫之处,留下一条深深的疤痕,那以后,王浩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去面对可怜的文静。

    她的身子是那么的美,那么的令他着迷,那么的让他深陷其中,留恋不已!王浩甚至在想,自己要用多少独角兽粉,才能把许文静的这条刀疤去了。

    刀疤还在其次,关键王浩现在心疼的滴血。文静昏迷不醒,是死是活,是被医院抢救过来了,还是转院了,他现在一无所知。

    一鞭子接一鞭子的巨疼,到后来他只能让自己完全转移了注意力。让自己去想文静,感受现在文静的伤给他带来的剧痛。

    人,麻木了,即使再多的鞭刑,此刻打在王浩这个思想早已麻痹了的肉体之上,好像已无丝毫用处。

    不知何时,一把被烧红了的烙铁,突然间狠狠地贴在了王浩的胸前。一个人,面目狞狰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手中按在自己胸前的烙铁还冒着白烟。

    身上火辣辣的刺疼,让王浩瞬间昏迷。龚传乐愤恨的拍了一下桌子,起身整理了一下他写好了的询问笔录,缓缓的走到了王浩的近前。

    他那阴冷而充满不屑的目光,犹如蛇蝎一般的打量着这个非常俊朗的年轻面孔

    “王浩,冒充沙哈拉市的常务副市长,冒充国家干部,冒充国家公职人员。

    呵呵,还敢迷惑良家妇女,在酒店玩一拖二!你奶奶的,张狂,我让你狂!视人命如草芥,竟然连毙俩。

    你真以为你是个市长了,我靠,你就是市长,你也没有夺取别人性命的权利!何况你还是个假冒的!

    数罪并罚啊小子,不是死也是死了!谁也救不了你,你今个下去后,可别忘了,在阎王爷的面前,你可千万要说是爷爷我给你判了死刑,老子比阎王还要毒!

    当今世界,无毒不丈夫!

    我不拿你垫背,不把你踩在身下,那我就不能上位。你是我上进的功绩,我正瞌睡呢,你来得正好,给爷爷我递枕头。

    把他给我拉直了,把手解开。手印按上,只要按上了手印,就是他死了,也无法逃脱应有的处罚!”

    命犯在我的手里,不老实交代你就要献出生命,这是潜规则。小子,真是可惜,你这么聪明的人,连市长装得都这么像,偏偏就是不开窍!”

    此刻,王浩早就昏迷不已。烙铁深深地刺激了他的神经,让他在极度的刺激中昏死过去。

    被吊在绞刑架上,脚上拖着重重的镣铐,把王浩虚弱的身子绷得笔直。一名实习警员上前打开了王浩的手铐,抓起了王浩的一只手,沾着印泥,就向询问笔录上盖去。

    而正在此时,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道,至王浩的心田而起。这种力道暖洋洋的,从胸口开始蔓延,一直到头,再向肩颈后背扩散,到手臂,腰杆,再到四肢。

    王浩不禁极其虚弱的喘上了一口气,神情极度萎靡的睁开了双眼。而下意识里,睁开眼就看到了自己那貌是占满了印尼的食指就要向龚传乐手中的询问笔录上按去。

    他猛地心头一震,大吼一声“你们这群王八蛋。呵呵,想让我按手印,休想!你是个刑警队长,难道你就这样头顶着的国徽,来制造冤假死罪!

    小子,你还想上位,呵呵,我告诉你,你简直是痴心妄想,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我呸!”

    王浩说完,只觉得胸口一阵憋闷,一口恶气上涌,他也是愤恨不已,知道这是真被气着了,于是对着身前的龚传乐毫不客气的就张嘴一口喷了过去。

    顿时一口黑血,夹杂着一些粘稠的黑痰,在龚传乐毫无防备的情形之下,就被王浩吐了个满脸!

    龚传乐一声大吼,对着王浩的小腹就是狠狠地一脚踹下。疼的王浩身子像打麦机上的筛子一般的颤抖不已。

    又是几口黑血接连的吐出,王浩知道。自己受了内伤了,说不定被这些家伙打得内脏出血。

    他忍着巨疼,依旧嘲笑的看着奔向水龙头的龚传乐,一时之间,一边咳嗽不已的吐着血,一边哈哈大笑着。

    “潜规则,我去你妈的潜规则。老子永远也不会被潜!想要弄死我,让我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死了,呵呵,你找错人了!

    说完,王浩猛的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他鼓起了全身的力气,想要试图着挣扎一番,从绞刑架上下来。

    可惜,重重的镣铐,粗笨的铁索,哪是人力可以挣得断的。一旁的两位实际小民警,心中被王浩这番惨像吓傻了。

    这丫的还是个人吗,挨了这么多的打,皮鞭,皮带,橡胶棍,就这顿臭揍,那给谁也受不了啊,按理来说早应该被打死了。

    就是不死,那也应该只剩一口气了,哪还会这么精神。麻痹的,看来这小子真是练过。

    要不决不能这么轻松就能连毙俩命,想想斌哥手下的那些混混们,哪一个提溜出来不是个打架不要命的主,可听说与这小子对手,不到一招人就给他废了,还真就是个邪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