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30章 钢铁是这么炼成的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司徒灵儿焦急不已的往寝室跑去,王浩这一次的灾难是她没有预测到的。灵儿一边跑,眼泪一边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流眼泪,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好痛好痛。冥冥中一个声音在呼唤着。

    这个声音是那么的凄凉而愤怒,愤怒的让人心头不禁产生深深的畏惧。这是一种孤主无援的帝王之吼,更是一种愤怒咆哮的雄狮之怒。

    谁也不会知道,任凭这头雄狮震怒的结果是什么,会给大家带来什么。可司徒灵儿只是知道,绝不能让这头雄狮在这个时间发怒,否则,后果是任何人所不能承受的。

    即使他现在身陷囹圄,即使他现在很受伤,非常的需要帮助。假如要是晚一步,灵儿相信,她将与他天人永隔!

    这是前世的孽缘,爷爷说是一段无法追溯的痛。还记得爷爷说,那时的自己只是一颗无名的小花。

    只因为他的一次偶然发现,被带入了深宫,自持空凌于百花之上,犹得他的宠幸。而遭到百花的妒忌,至此横遭大难。

    可是现在自己已然转世为人,却不想偏偏又遇到了他。这是千百年来的宿命,哪怕就是玄术高深的爷爷也无法更改她与他的邂逅。

    上官家所有的重任都落在了自己的肩头。而偏偏自己又是上官家唯一一名在世的继承人。

    真是老天弄人,偏偏躲不掉又避不过。

    偏偏自己又知道了这么多,偏偏自己还无法逃避!

    上官灵儿打开了自己寝室的房门,发现放在床头的百雀空明已经成了一种血红色的摸样。

    百雀空明里面装着王浩的一滴血,王浩如果平安无事,这滴血不会有任何改变,只是一滴血而已。

    但万一要是有什么变化,这滴血就会发生惊人的转动,变化越大,转动的越快,到最后,甚至升华,也就预示着王浩生命的终结!

    现在上官灵儿救不了王浩,但是却有一种办法可以替他受过。那就是取自己的血滴入百雀空明之中,与王浩的血混合。

    那样王浩挨得每一棍,受到的每一种伤害,都会在百雀空明的转移中,乾坤大挪移般的转换到自己的身上,也就是代替王浩受过。

    木须再有任何犹豫,上官灵儿断然咬破了自己的食指,一滴鲜艳夺目,彷如玫瑰花蕊般晶莹的鲜血,慢慢的递到了百雀空明之中。

    就在这一刹那之间,百雀空明中原来王浩的那滴血,瞬间停止了转动,慢慢的,慢慢的趋于平静。

    不一会的时间,就见原本血红色的百雀空明,刹那间恢复了原样,成为了一盏精灵玉透的小摆件,静静的被搁置在样式新颖的电脑桌旁。

    而一声闷吭,紧接着一声哀痛,再继而一声发自心底的哭喊,声音是无比忍耐至极的,下意识地掩饰与遮蔽的。

    上官灵儿在自己一声声极为忍耐的悲痛哭喊中,身子不由自主的跌落在地。此时的她,全身佝偻在了一处。

    当每一次叫做东子与他同伴挥舞着橡胶棒击打在王浩身上的时候。疼痛与伤害都会被百雀空明彻底的转移,哪怕是身隔千里万里,都会被一点不剩的转移到上官灵儿的身上。

    白如凝脂的肌肤,瞬间一片淤青,连番的击打下来。本来粉红可爱,犹如洋娃娃一般的俏脸,早就失去了血色,继而变成了一片蜡黄。

    再有一次的重重击打之下,就听咔嚓一声闷响。随着上官灵儿一声惨烈的痛楚哀嚎,她知道,她柔弱的小臂已经被生生给砸断了!

    这一声哀叫,犹如暮鼓晨钟,犹如法海那深夜中永不停止,扰人清梦的木鱼声,一下撞醒了一直昏迷不醒的王浩。

    他疑惑的抬起了头,目光呆懈而忧郁的不解的看向依旧不屈不饶,拿着橡胶棒狠狠地抽打着自己的两名协警。

    而他身前,龚传乐正一脸兴奋,眼神无不蔑视的看着自己。

    “为什么不疼?你们吃饭了吗?呵呵,来啊,给爷爷来点更厉害的,这算什么,帮爷爷我挠痒痒吗?”

    呃!

    东子有些傻了,与身边的同事同时停止了再一次的挥舞。

    “我靠,真不疼,你小子认怂了吧。怎么,受不了了。今个爷爷我不用叫你嘴硬,我们哥两个就是要送你上黄泉,你怨不得别人。

    我早就和你说了,为了转正,我们哥两个豁出去了。你就是死了也白死,现在没人能救得了你,靠你妹的,还在这给我装逼!”

    王浩身子一阵,随着东子的话声落下。这丫的几乎是抡圆了胳膊,竟然原地跳起,举着手中的橡胶棒,再一次重重的击打在了王浩的后背之上。

    橡胶棒打人,绝不会打破皮,即使打得你满身瘀伤,看外表也就是一片黑紫色的淤青而已。

    当时是看不到任何重伤的痕迹,其实内地里,受到最大伤害的,却是腹中,乃至胸腔中的器官。

    这家伙一棍子生生的落下,就这么打在后背上。哪怕你身子再结实,体内受到的冲击确实无法转移的,被震破了脾脏肝胆,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但这一棍子落下,王浩依旧被挂在绞刑架上。人家竟然连眉头都没眨一下,反而一脸严肃的盯着自己看。

    东子受不了了,这丫的还是个人吗?他不禁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橡胶棒。没错啊,实实在在的警用器械,还是新的,一次没用过啊!

    为了修理王浩,特地在局里警械处去领的!

    难不成这东西也有假的,是橡胶的分量不足,还是自己的力道不够?

    王浩也是疑惑不已,怎么了这是,前几棒子打在身上,撕心裂肺一般的痛楚,现在倒好,难不成我突破了。

    如同武林小说中看到的,自己练成了金钟罩铁布衫不成?

    偶肋了个去的,原来钢铁是这么炼成的!功夫好,就是因为在挨了无数次的击打之后,突然间突破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上官灵儿,在忍受着胳膊被砸断的生生剧痛之中,又突然之间再次遭到重创。

    整个人都被突然而来的一股大力击打在了后背之上。导致本就忍受不了这般剧痛的上官灵儿娇柔的身子,愣是被这股奇特的力量击打在后背上。

    继而穿过她那单薄的小身板,竟然力透身下的地砖,把寝室中精致的地砖都给砸的一分为二,碎成了数片。

    这是一股多么巨大的力量,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愤怒。此时的上官灵儿早已无力去想,她单薄萦绕的身躯怎能承受如此一股大力的重击。

    本就苍白蜡黄,被打的毫无血色的脸蛋儿,一刹那间变得如同一张白纸般的惨白。容不急来一声掺叫,随着一阵惨烈的咳嗽之声,一口接一口的鲜血,汩汩的从那樱桃般的小嘴往外大口的吐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