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33章 精致的皮箱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肖振国确信,今天这次针对王浩的出手,和上次在沙哈拉市地下王宫内的劫持,绝对有着莫名其妙的联系。

    只是肖振国不敢相信,上次竟然是勾结境外势力,做出的对整个z国的挑衅。

    难不成王浩的崛起,已经引起了境外势力的注意,这里面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影子,不得不仔细的琢磨一下。

    示意士兵撤离,肖振国默默的走向自己的汽车。牛建晨急忙小心的跟上。上车之后,看到肖振国依旧沉默不语,牛建晨思虑良久,考虑自己与王浩的关系,没什么不好说的,才试探的说道。

    “首长,我在想。这次的事情,一定是那个人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干掉王浩。首长,王浩是我们这伙人的天。

    我们是王浩的兄弟,我们绝不会看着他为所欲为。虽然我们还成不了气候,但是也会在下面考虑其他的手段。

    蚂蚁撼象,我们虽小,但也不惧怕!”

    肖振国面色严肃的看向牛建晨,牛建晨的意思他明白。他们都是王浩的兄弟,是靠王浩的影响力提拔起来的干部。

    这次的事件究竟和任海涛有没有关系,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不管和谁有关系,对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方设法的要干掉王浩。

    因为王浩对他们的威胁太大了,干掉了王浩,其实就是去了一个绊脚石。可王浩究竟是谁的绊脚石,究竟妨碍到了谁的利益?

    看着面前牛建晨满脸焦急的摸样,肖振国的心异常沉稳的摇头说道“这事你们办不了,也不是你们该出手的。我相信王浩自有打算,等他醒来,一切都会有结果。”

    一个小时后,疲惫不堪的王浩默默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熟悉的人影,王浩惭愧的又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他在自责,绝对的懊悔。自己屡次涉险负伤,这次要不是莫名其妙的功力突破,练就了铁布衫一般天下无敌的功夫,看来一定就死在了刑讯室中。

    其实这小子也是被打昏了头,他也不想想,他打小就和自己的爷爷学了几招,他爷爷在战场上拼死自己琢磨出来的拼命招式而已,哪来的‘铁布衫’这种神功的影子。

    要不是上官灵儿舍死拿自己的命护着他,说不定这小子早就翘辫子了。

    但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王浩紧紧地闭着眼睛。他不想看到面前这么多关心自己的面孔。

    凡事说,越关心越乱,他现在需要冷静。在睁开眼睛的一瞥之后。他看到了袁小艺,看到了肖振国、牛建晨以及不远处躺在另一个病床之上的许文静。

    看到肩膀上缠着厚厚绷带的文静,顿时一股滔天的怒火在王浩的心中燃起。这股怒火不断的燃烧,慢慢的扩大,直至蔓延蔓延!

    王浩牙关紧咬,他不想再去姑息,更不想就这么一直低调下去。他要振奋,要崛起,想对所有人,对一直想要与他作对,伤害自己,乃至伤害他亲人的小人们说不!

    不管是谁,任海涛!俗话说得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但现在不必要了。你绝对是我一生的宿敌,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斗争是残忍的,这次不管是谁,不管涉及到谁,王浩都要一并追查到底。你不是想要我死吗,打蛇打七寸,打我不死,我就会要你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没有任何人离开,也没有任何人来劝阻王浩醒来。好像大家很有默契额的知道,现在不是打搅王浩的时间。

    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想一想。

    就连一直哭哭啼啼的袁小艺也恢复了安静。默默的陪在许文静的床头,轻轻地握着许文静的双手,止不住的一个劲的眼泪直掉。

    时间慢慢的过去,王浩的心越来越焦急。他的愤怒也是越来越澎湃,147邓立化是干什么吃的,抓捕一个鞠小刚竟然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手术室的灯光还是红色的,刘飞的心情却变得越来越焦急。他的心在默默的为胖子祈祷着“苍天啊,只要你能够让胖子没有生命危险,就算是要我减寿十年我也心甘情愿,求求你了,让胖子脱离危险!”

    正在他几乎要忍不住了的时候,病房的门被‘吱呀’一声推了开来,屋内两名警卫战士顿时做出了戒备的神态。

    王浩也睁开了眼睛,他默默的看向了门口。邓立化一身泥泞的走了进来,看到门口警戒的士兵,顿时不悦的说道。

    “猪脑子,这里是军区医院,还是特护病房,里三层外三层,我能进到病房,自然是通过了层层的检查验证,还敢对我瞪眼,小兵蛋子,倒是蛮认真的吗!”

    两名警卫听完邓立化的话,眼睛顿时就瞪了起来,他们可不管来的是谁。他们是肖振国的警卫员,什么样的大佬没见过。

    敢对他们吆五喝六的,说实话,要是身后不传来王浩的一声喊,恐怕现在就能拧邓立化一个背翻!

    王浩看了看面前的人影,又看了看一脸严肃的肖振国。说实话,他很感动。自己装模做样的在病床上躺了这么久,肖振国一直都没有离开,就这样坐在自己的床头,陪着自己。

    王浩的心中不禁一软,自己有时候也太由着性子了。可为什么每次在肖振国或者马德江的身边,自己就想像个孩子一样的撒会娇,说实话,这就是撒娇。

    “肖伯伯,我,我对不起您,我要和他们算总账,绝不放过!邓哥,那小子抓到了吗?”

    邓立化本想对两个瞪眼的小兵发火,奶奶的,毛毛都没长齐,还敢对我这个市长瞪眼睛,不想一看床头坐着的肖振国,顿时就梗屁了。

    妈呀,我说这两个小子这么势利,感情是首长的亲卫啊。妹的,还好没干点什么,听说首长身边的亲卫,哪一个人随便一出手,就能放到一大片呀。

    “抓到了,我出手,还能抓不到。别的不敢说,抓个把个犯罪分子,还不在话下。”

    看到王浩不屑的摸样,邓立化急了。肖振国就在身边,自己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逮到了这个兔崽子,怎么也得炫耀一番不是。

    “咋了,你不信?想当年我可是全国警察系统的标兵!哎不提了,你们是不知道啊。

    这小子还真是个滑头,他竟然弄了一辆农村拉跑山鸡的小货车,想要试图蒙混出城。

    呵呵,好在我算准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找不到他这个当家人,那一定就是在跑路。

    明岗刚撤,我就想到了高速路。我亲自在哪把守,像他这样的干部,如果想逃跑,唯一的路径就是国外。

    那去国外最好最快的办法,自然就是飞机。而去机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hq高速!还别说,这辆农用小货车一开始真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

    但是偏偏这家伙舍命不舍财啊,你们是不知道啊,在跑山鸡笼子下面,在编制袋的下面露出了一角。

    精致的皮箱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