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35章 独特的审讯(加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邓立化犹豫了片刻,不经意间看了一眼不做声的牛建晨,这才点了点头,拎起放在地下的精致密码箱,与牛建晨一起小心的扶起王浩,向隔壁间走去。

    走出门口的王浩不禁笑了,门外走廊上竟然站着能有十几个警卫员。就连电梯口处和消防楼梯那里也分别安置了2个岗哨。

    看来肖振国很不放心自己的安全,真是重岗布置啊!

    进入房间,房间此刻早就变了摸样。病床被抬走了,而是在中间位置放了一把大铁椅子,鞠小刚就被戴着脚镣手铐给拷在了铁椅子上,在铁椅子的对面摆放着一张审讯桌。

    窗户上临时加了一道不锈钢护栏,屋内的灯也换了,换成了高倍数的审讯灯,强烈的灯光打在鞠小刚的脸上,使他即使闭上双眼,也能感觉到灯的炙热。

    此时的鞠小刚已经意志低迷不已,看到王浩一伙进门,也只是略微的抬了抬头,目光有些浑浊的一眨即逝。

    王浩指着鞠小刚面前的强光审讯灯,对跟在自己旁边的一杠三挥了挥手。一杠三迅速上前将灯移开,王浩这才在审讯桌前坐下。

    他没急的开口,而是上上下下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鞠小刚年约四十二、三左右,典型的干部头。不过鼻梁很高,配合着一双鹰眼,即使他半闭着,也会让人感觉到绝不是个面善之徒。

    一个老旧发黄的破t恤,领口敞开的套在身上,t恤衫的袖口卷到了手臂中间,露出的皮肤却是与这身搭配完全的不符。

    王浩不禁笑了,就这还想装卖跑山鸡的大叔。真是辱没了他身为警察局长这个职务。

    王浩身上依旧火辣辣般的疼,他勉强抬起手指了指半睁半闭着眼的鞠小刚,神情淡然地说道。

    “道理你懂,成者王侯败者寇,你叫我来干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想法我明白,但合理的,我会答应你,至于其他的,你就别想了。

    你想说,我听着,不想说,我就回去躺着休息。”

    鞠小刚绝没有想到王浩会这么的直接,他本来在想,自己说了,把什么都说了。或许能换回自己的一条命,还能想办法让他们保护自己的家人。

    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好像早就知道了一切的摸样。那自己说不说,其实已没有多大的用处了,说了,最多就是一个争取宽大的态度而已。

    可以后呢,以后自己的安全,以及自己家人的安全怎么办。面前的这个王浩,被自己陷害成了这般摸样的王浩,会不会出手帮自己呢。

    呵呵,如果自己是他,才不会去管,我管你是死是活,我管你家人怎么样,都死绝了才好!

    “是我陷害了你,你都知道了。我就不必说了,你很聪明,也知道我想说什么。好吧,你走吧,我知道你不可能帮我,我也没必要求你什么,自作孽不可活,我甘愿承受一切结果。”

    王浩不禁眉头一皱,脸上带着一股难以名状的神情。这小子心思缜密,真不愧为一市之警察局长,揣测人心的程度可以说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其实王浩还真不屑于鞠小刚交代出点什么。事情明摆着,谁在背后使的什么手腕,王浩早就看出来了。

    只是王浩还有一丝疑惑,任海涛即使再歹毒,但绝不会逾越底线去对一个卡哇伊般的上官灵儿下手。

    这一点,不是任家人的作风,也不是任海涛的手段。任海涛是那种自持身份,眼高于顶的家伙。

    就是用计,哪怕就是陷害自己,也绝不会拿王浩的女人下手。这一点王浩明白,所以在酒店,或是自己被带往地下审讯室之时,王浩对许文静与袁小艺的安危,是多少不太为之惦记的。

    现在听鞠小刚这么一说,说实话,王浩还真有些佩服这小子,充其量他还算条汉子,最起码没有当面向自己求饶。

    也算他有自知之明,饶了他,呵呵,王浩现在可没有那么好心。

    “是他指示你下的手?不会吧,应该是另有其人,绝不会是他亲自给你打的电话。好吧,我走。

    你再好好想想,但是据我所知,人家147没直接打电话给你,你就不能咬人家!呵呵,呵呵呵呵!”

    王浩说完,直接站了起来,牛建晨赶紧伸手扶起王浩,便要转身离开此地。不想王浩刚走两步,突然又问。

    “密码箱的密码是多少?”

    “就是今日,成了,也就成了,败了也是忌日。生我带不走,死了也要带走!”鞠小刚突然哈哈大笑,王浩猛然惊醒。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之下,他突然一把夺过邓立化手中的密码箱,大踏步的转身就向外跑去。

    邓立化瞬间意识到了什么,想要阻止王浩,根本已经来不及了。他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鞠小刚的衣领,抡起大手就是几个大巴掌,口中愤恨的骂道。

    “卧槽尼玛,你还算个人吗,你这个国家的败类,人民的叛徒。鞠小刚,亏你还身为警察局长,你怎么配对得起你头顶的闪闪国徽!”

    哈哈哈,哈哈哈哈

    鞠小刚嘴角流着血,哈哈大笑的,近乎于疯狂的看着怒火万丈的邓立化。他猛的止住笑声,轻轻地扬起了头,眼角竟然闪过一丝湿润,决意然然的说道。

    “局长,局长有什么?啊,你告诉我,我他妈有什么?我是一个警校的高材生,怀着一腔热血考入了警察系统。

    可是你们呢,你知道吗?当时我是在分数线之外的,我是被刷下来的。为什么,我为什么会被刷下来。

    那是因为我无权无势,没有任何人脉,在hy市孤孤单单的一个贫穷小子。我父母双亡,死得早。

    但给我留了一处房产,我就用这套房子,你知道吗,我便宜市场价的一半卖掉了,当晚就拿着得来的钱,在他家的大门口等了半晚上,才等到了喝的醉醺醺回来的他。

    还好,他收了,真的收了我的钱,所以我又突然地被录取了,并且被录取后,在培训期间,还被重点表扬。

    被大佬表扬,下面的领导自然高看我一眼。虽然我是个穷小子,却被安排到了一个好部门。

    你想,我就认识他。而认识他也是因为我给他送了钱。我想要维护这层关系,我只能想办法赚钱,因为他不喜欢别的,只喜欢钱!

    你懂得,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邓立化傻了,居然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又怎么可能是这样呢,他茫然地回头,想要证实什么,可是却发现身边,现在一个人也没有了。

    他这才想起了王浩,于是大踏步的转身向外跑去,王浩可是拎着那个精致的密码箱,难道密码箱中装有定时炸弹不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