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36章 或明或暗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邓立化真的不敢相信,指使鞠小刚的会是他。他不是别人,正是hy市市委副书记刘传光。

    因为邓立化是从警察系统出身的干部。身为y市警察局长的邓立化,经常到下面县级区市检查指导工作。

    自然与鞠小刚以及身为市委副书记的刘传光相熟。在历次的hy市之行,每次的到来,刘传光对鞠小刚的赞赏都是有目共睹的,那是刻意的在自己的面前做出的赞赏。

    那绝不是一个领导子自己面前对下属表面上的赞许。而是发自内心的一种表扬与欣赏。

    邓立化听得明白,还无数次的想过,或许说不定鞠小刚真就是警界一个杰出的人才不成,曾有打算提他为y市的市局局长一职。

    可现在明白了,你妹的,一切竟然如此!

    但令邓立化和全都在奔跑中的人,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都被鞠小刚的一句话算计了。

    就在他们跑出了病房不久之时,只听得身后一声轰向,顿时整个医院大楼都为之震荡不已的摇晃了起来。

    邓立化的身形顿时僵住了,而与此同时,紧紧抱着密码箱的王浩,与在他身后紧追不舍得牛建晨,还有一杠三与几名警卫员们也同时停住了脚步。

    他们都明白了,楼上爆炸了,不需去想什么,一定是鞠小刚死了!

    我靠!

    王浩将密码箱狠狠地惯在了地上,甚至上前狠狠地踹了一脚。

    这被人玩的,怎么也说不清了。鞠小刚在和自己见面后不到一分钟的情形之下就死了。

    可想而知,死的时候房间内还没有一个不相干的人。这说明什么,谁能解释一下?

    人是邓立化亲手抓回来的,而不是带往了警察局,反而交给了肖振国。人在肖振国的手里死了,这不是屎也是屎了!

    事明摆着,指不定你们使了什么手段,把人给逼死了。或者是做了什么,再来个死无对证!

    此时此刻,返回病房之中的几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鞠小刚死了,死得很透彻。

    他的身子已经被炸成了两节,炸弹貌是安放在肚子里面。就连等李欢也感到非常的奇147怪,难不成这家伙事先把炸弹给生生吞在了肚子里?

    现场太惨了,鞠小刚的肚子躯干全都被炸弹给炸没了,空升了一个肩膀两只胳膊连着个脑袋,而下肢却仅仅是盆骨连着两条大腿。

    其他的全都在这场爆炸中消失殆尽,屋内的地板、墙面、屋顶,窗户,上上下下,全都是碎肉与血沫子,不堪入目。

    玻璃早就被炸弹的冲击波冲没了,地板也上了天。好在四面墙壁比较结实,就是这样,墙皮也是被震掉了好几处。

    邓立化指示大家不要轻举妄动,马上封锁现场,拍照取证,等待进一步的调查处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肖振国却是呵呵一笑,对电话中王浩说道“死得好,死了,什么都好办了。”

    肖振国没有再说什么,反而许薇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于是姚老亲自电话命令肖振国派专机送王浩、许文静以及袁小艺回京。

    回到京城的王浩马上被安排住进了锦城官邸私人医院。这是李华正的产业,也是李家在京城明面上的最大产业。

    锦城官邸私人医院采用现在最为先进的医疗设备,聘请的具是出国留学回归的高级博士。并且俱都是中西医结合双重博士身份。

    可以说在私人医院来说,这里的医疗水平,是全京城最为高级的。不仅仅王浩住在这里,徐文静和袁小艺也都被安排在王浩的隔壁房间。

    而可怜的,卡哇伊般的上官灵儿,就住在王浩的右侧病房之中。

    王浩赶到医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探视上官灵儿,去看看这个可怜的小女人。

    灵儿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之上,脸上因为大手术之后,泛着一片惨白的面色。显得非常憔悴不已。

    她还没有脱离危险,嘴上罩着氧气罩,各种心电监护看的王浩心惊肉跳。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上官灵儿吗。

    是谁把她伤成了这般摸样,是谁这么狠心,竟会对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下手。王浩紧紧地拽着自己的拳头,拳头握得嘎嘎响。

    他心中默默的发誓,不管是谁,一定要让他付出十倍乃至于上千倍的代价。你不是狠吗,惨无人道吗,那我就要让你看看什么是更为惨无人道。

    上官灵儿的主治医师静静的站在王浩身后,小心的介绍着病情病人脾脏大面积破裂。b超随访检查、行大面积破裂修补术。怀疑为被硬物直接击打所置。

    腹腔全面检查胆、胰、双肾回声无异常,脾脏长9.3,厚4.7,脾中部实质内回声紊乱,其间杂以无回声区,所以马上采取修补术。

    肝脏损伤,腹腔大量出血。灵儿的病情比预计的还要严重。其肝脏大面积爆裂,纵横交错的裂口,右半肝几乎与主肝叶离断,最严重的是肝脏第5-8段严重碎裂,第二肝门、第三肝门撕裂,下腔静脉破裂。

    每一句介绍,每一句病情,都是王浩震惊心碎不已。灵儿来医院时是昏迷的,重度昏迷。

    肝区与脾脏全都大部分破裂,这对于医学研究生毕业的王浩来说,对于临床外的王浩来说。

    不要说得这么详细,他都能想象得到上官灵儿被打成了一个什么摸样。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至于这样对一个小女人出手。

    你们有什么事情不能冲着我来,你们竟然敢和我玩阴的!

    老子绝不是泥捏的,来而不往非礼也。让我查到是谁,我绝不会饶了你!王浩心中叫嚣的争斗着。

    他看了一眼面前的主治大夫,突然严肃的说“李博士,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可现在我恳求您,帮我严守一个秘密。那就是不要对外公布我,以及我亲人的任何消息。

    如果有人想要打听什么,你们可以告诉他,我基本上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体内各器官受伤严重。

    而至于我的亲人,对外的回答,一律都是依旧还在抢救苏醒的过程之中!这就是我的请求,请您相信我。

    我这样的做法,绝不是为了我自己。虽然现在我不能证明什么,但我向您保证,给我三天的时间,我要挖出一个党内腐败的巨贪!

    这是政治任务,您是党员吗,我需要你们医护人员的配合?”

    李博士哪会不答应,他早就知道了王浩的身份。李老爷子亲自打电话来做的安排,自己要是不听从王浩的吩咐,说不准这份饭碗就没了,什么党员不党员,他才不会去管,什么贪污不贪污,和他也没什么关系。

    对他来说,能进行他医务工作者的工作,能养家糊口,有一笔不菲的收入,那就是人生一大乐事。

    李老都关照的人,自己才不会傻得去得罪,王浩说的这么郑重,他立刻表示一定全力配合,为患者保密,本就是医护人员的天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