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53章 强势靠拢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一排警灯忽闪着,一辆警用越野在前开道,后面跟着一辆警用金龙中巴。刚到现场,便呼啦啦的从大巴上跑下来一群全副武装的干警,将飞猫与沃尔沃围了个严严实实。

    洛贾怀一看帮手到了,顿时气势高昂的看了一眼令他鄙夷不已,一身怪味的王浩。这还不算,竟然手指着王浩,对后面越野车上走过来的一名四十来岁摸样的领导客气的说道。

    “哎呀,王队,你终于来了。我这电话都给你打两遍了,你也知道,今个是高市长公子高步全与任省长的外甥女任咘钰结婚大喜的日子。

    这倒好,你看看,这小子不但在路上不让路不说,还故意闹事,导致交警大队的沈全,沈科长光荣牺牲了。

    我们采取行动时他还拘捕,你是不知道啊。这个黑大汉还真有两下子,不但拘捕,还敢袭警,你看把这三名交警同志给打的,要不是有我们这些群众在场,恐怕这三名交警就牺牲了!

    我可跟你说啊,王队,这事高市长指示一定要严肃处理,并且任省长也在等待着处理结果,你可要知道,他们已经在酒店中等着了,就等着吉时,好让新郎新娘一起拜堂呢,这可耽误不得!”

    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只是看了一眼洛贾怀,一双虎眼浓眉微皱。他耐着性子听着洛贾怀说完了,这才一摆手,带着自己的两名手下往包围圈中看去。

    as

    我靠!

    真是不看不打紧,一看要人命啊!

    “王、王、王秘,不,王市长,哎呀,王市长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上次在体育场我正带人维持着秩序呢,看到您来了,本想和您打个招呼。

    哎,可惜啊,我这一转身的功夫,再找您可就找不到了。听说您和陈省长一起离开了,我就在想,真是失之交臂啊,失之交臂!”

    王浩疑惑的抬起了头,面前的人的确好熟系的赶脚,但究竟是谁,一时间他真心想不起来了。

    不过人家这么热情,听话语,意思认识自己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一开始像称呼自己为王秘书,那可是老早以前的事情了。

    后来又改口称呼自己为王市长,足见此人对自己还是关心的。最起码对自己的职位升迁还是知道的,那就说明他一直都在注意着自己。

    并且这人对自己说话小心,一副试图想要巴结讨好的摸样。并且知道自己和陈兵的关系,那这人绝不简单。

    自己那晚上在体育馆参加晚会,并不是与陈省长一起离开的。而他现在是又称呼自己为市长,又把省长陈兵给抬了出来。目的很明显,那就是说给面前的洛贾怀听得。

    果不其然,王浩抬头迎向了先前一脸高傲的洛贾怀,可自从这人称呼自己市长开始,引出了陈兵结束,那洛贾怀高傲不屑的表情,便开始慢慢的僵硬、僵硬、之至变成了一副生硬的木然,并且人也有些呆立的怵在了当场。

    不想见王浩没有反应,面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又说。“王市长,您是贵人多忘事啊!我是jn市刑警大队大队长王福生,在马厅长那见过您的,这个,这个,其实,其实你还记得村江饭店吗?”

    轰!

    犹如一枚重磅炸弹,不,简直就是一枚原子弹。这句话说出来,顿时把王浩给深深地击倒在地。

    王浩一听说村江饭点的名字,整个人便晃了晃,不禁感到身子一软,竟然很无力的倚在了自己的沃尔沃车门前。

    一切都呈现在了眼前,陈小欣,孙玉修,袁小艺,马德江,陈兵!

    正是村江,正是在村江认识了陈小欣。如果时间能够回到从前,王浩宁愿自己从未有去国村江,王浩宁愿自己从未认识过陈小欣。

    小欣——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还记得那天自己叱咤风云,还记得那天自己豪迈万丈。轻轻松松的开出了一张百万支票,认了一个妹妹,百万作为见面礼。

    越想越心痛,越心痛就越想。百万的支票开出,当时就被陈小欣误会为自己是贪污受贿得来的。

    小欣眼里揉不得沙子,更不屑与贪官污吏为伍。怎么会要自己的来路不明的钱,还好安得利在场,配合自己解释,才获得了小欣的认可。

    而正是那是,正是自己的豪迈,竟然打动了这个可爱的干妹妹,致使美丽大方,知性善良的的小欣竟然能在桃花街毫不犹豫的舍弃生命,为他挡了子弹。

    再看到王福生,现在听王福生提起了陈小欣,王浩真是百感莫及。他终于认出了眼前的来人,终于想到了他就是马叔叔手下的得力干将王福生!

    “你是,你是王队长!”

    “报告王市长,王福生奉命赶到,誓死保卫市长的安全,请市长指示!”一听王浩这样说,认出了自己。王福生顿时眼冒精光。

    王浩是谁,虽然不是jn市的一市之长。但其实比jn市的一市之长厉害多了。这么多年了,自从村江饭店一别,对于王浩这么个人物,说实话,王福生做梦都想与王浩攀上交情。

    而现在,王浩被困,现场的情况一眼明朗。摆明了王浩是被洛贾怀借高市长之威给困住了。

    王市长与高市长相比,呵呵,真是没法比了。管你什么高成文,我管你什么任咘钰。开什么玩笑,你舅舅任海涛都被眼前的这尊尊神给玩的一愣一愣的,你们还敢在老虎面前发威,真是不知死活啊!

    王浩听王福生这么一说,还真就笑了。听自己的指示。自己现在算什么啊,xj省委自治区正在研究对自己追究责任,而哈萨克买买提明说要双开自己,移交到检察院公诉。

    自己现在算什么啊!你听从我的指示,不要说我现在被人冤枉,被人落井下石。就是好好的,这话要是传了出去,也是官场大忌啊!

    你王福生是jn市的刑警大队长,我王浩是远隔千里之外,沙哈拉市的一名常务副市长。

    虽然级别上我比你高,可我也领导不了你呀,你不归我直接领导不是!这要是被高成文听到了心里,你王福生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

    想到这,王浩便对一个劲的听着飞猫解释着事情缘由的王福生歉意的说道“王队长,你没弄明白,我已经离开s省了,不在s省了,我现在是沙哈拉市的干部,归xj省委自治区管辖,哪能指示你啊!哈哈哈,说笑了,说笑了。”

    刚听明白事情缘由的王福生,不禁眉毛一瞪,转眼看向了三名站在一旁,先前被飞猫修理过的三名小交警,大手朝自己身后的刑警一挥,愤怒地说道。

    “胆子不小,袭击党和国家领导干部,并且开警车撞击厅级高干的座驾,试图迫害与谋杀领导。把人都给我拘了!

    还有,把指使者高步全与密谋参与者全给我抓起来,进行司法程序调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