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55章 不无嘲讽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呵呵,是吗,一点面子也不给,面子多少钱一斤啊?”

    高成文也是气的火了,这么没素质的话对着秘书就喊了出来。洛贾怀斜着眼看了看与自己级别相近的王福生一眼,然后朝火气大发的高成文努嘴说道。

    “还能有谁,您看,正服侍人家王市长呢!”

    呃!

    服侍!

    你一个jn市的刑警队长,胳膊肘向外拐,不给我面子不说,反而死命效忠沙哈拉市的一名,远在千里之外的外地市长。

    我肋了个去的,高成文看着王福生,这胸中的怒火便一冒三丈多高。他强忍着怒火,突然灵机一动,对着警用大金龙大吼一声。

    “我再问一遍,这里谁负责。难道没有负责的吗?案发这么久了,120为什么还不到现场,肇事车辆怎么还没有被拖走,你们警察来了这么多人,却是胡乱办案,究竟会不会处理突发事故,啊?不行就给我换人!”

    jn市至去年市政府换届后,对班子成员分工重新作了调整。而高成文作为常务副市长,主要协助市长负责市政府常务工作和综合经济管理、社会稳定、政法、应急管理、外事等方面的工作。

    他这番怒斥一出,身在大金龙中的干警们就有些坐不住了,大家不禁都为自己的队长王福生暗捏一把细汗。

    身为警察,王福生早就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高成文的到来,他故意殷迟了一会,就想看看这个高成文来了能怎么处理。

    没想到这丫的如此强势,仗着官职比自己大,又分管政法工作,看来典型是要在这方面找点毛病了。

    自己不露头不行了,再不露头大金龙里面的警察就坐不住了,现在车里的干警就站起了一排,正琢磨不定是要出来还是继续在车中稳坐着不动。

    王福生朝王浩点了点头,歉意的转身向高成文迎去。高成文眼角的余光早就看到了王福生的动向,见这小子现在才向自己走来,不禁眉头一皱,也作势向王福生迎头走来。

    王福生一看,立刻出声叫道“高市长,你怎么来了。这里发生了严重的交通肇事,我接到报警,马上带人感到了现场,不想经初步调查,事情的性质很严重,正想向您做出紧急汇报”

    高成文无不嘲讽的蔑视着王福生,仅仅看了他一眼,竟然直愣愣的略过了王福生,径自向王浩走了过来。

    “你是王浩,王市长?沙哈拉市的常务副市长王浩?呵呵,王市长受惊了,欢迎来jn市公干!”

    王浩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高成文。此人年纪大约三十七、八岁的摸样,典型的干部头。短袖的白衬衫领口微微敞as开,显得利落干练,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显得一副久居上位之相,气势十足。

    但在自己的面前摆官架子,王浩真是看不上眼。官大的他见得多了,你不过就是一个省城的常务副,与我平级而已。

    外面看着你是和我打招呼呢,但这语气不对啊。王浩呵呵一笑,不无嘲讽的说道“呵呵,你是?”

    来人微一仰头,眼神泯灭的看着王浩说道“高成文,jn市的副市长!”

    “呵呵呵,高市长,哎呀,原来你就是高市长啊。jn市常务副市长!难怪场面这么隆重,你儿子结个婚,大街小巷都禁行啊!

    不但如此,警察还得在前面开道。我好好的在路上走着,硬是兜头开车警车就撞我。

    威风!煞!牛逼啊!”

    一听王浩这么说,高成文就是心中一惊。现场还有不少围观的群众,王浩这么说,声音还这么大,典型是不给自己留面子。

    身在官场,我先向你打招呼不是怕你,是出于礼貌,你毕竟是个常务副,听说还是个正厅的级别,比自己级别还要高上一级。

    可见王浩这么不识敬,高成文不禁撇了撇嘴。嘿嘿一笑,很不以为然的说道“王市长,你也是个一市之长。有时候下面的人办事,你也明白。

    这个呢,我没能早些劝阻,是我的疏忽。但你的司机涉嫌交通肇事,并且撞死了人,王市长啊,这你就不能进行包庇了吧。

    你不能因为想要包庇你自己的司机,就动用关系污蔑我的儿子。我儿子今个结婚,你让警察把他抓起来干什么,你这不是存心与我做对吗?”

    此人真是不识趣,王浩一身的事,来jn就是想从jn市着手,摸一摸究竟能不能找到陷害自己的证据,找到主使人的一些马脚。

    偏不向没等进入市区,竟然先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真可谓流年不利,但即使流年不利,王浩也不惧怕。

    他冷冷的笑着,眼神微微半闭着,非常蔑视的看着面前的高成文,冷冷的说道“和你作对,你也配。修理你的儿子,呵呵,高成文,你真是高台你自己了。我的司机,别说没有撞人,就是事急从权撞了人,你也没任何权利过问,我也不需要包庇,因为自有国家来管!

    你身为常务副市长,口无遮拦,自己的儿子结婚大摆筵席不说,竟然还指示警车为其开道,仅这一条,我就可以让你丢官罢职!”

    冷,出奇的冷。不但是冷,还有一种怕。高成文说不出自己是一种什么感觉。他只感觉自己身前的王浩,仿若一尊天神般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而自王浩嘴里说出的话,每一句都让他不禁感到心中一阵发冷。按理说不至于啊,你不就是沙哈拉市的一名常务副吗。

    就算你和省委大佬私交不错,但我不是上面没人不是。别的不说,你看我儿子这不娶了任咘钰吗,那可是任海涛的外甥女啊。

    想起任咘钰,高成文顿时觉得底气十足,他下意识地挺了挺身子。拉粗了嗓门,故作声势的说道。

    “怎么,看来王市长是要包庇到底了?王福生,我命令你现在立刻拘捕交通肇事的司机,将他带回警局,对于这个案子,我会一直关注下去。

    呵呵,王市长,犬子今个大喜,高某告辞,亲朋好友都等着呢,王市长要没地方去,也请一块去喝杯水酒怎么样?”

    说出这番话,也就撕破脸了。后面那句相邀,纯数官场中的客套。听高成文这么一说,王浩笑了。对飞猫略一点头,朝王福生招了招手说道“王队长,你看,这就是我的司机,你有权利把他带走吗?

    你是jn市的刑警大队长,我不难为你,至于你能不能把人带的走,那我可就不管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