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59章 真诚教诲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洛贾怀至始至终一直关注着婚礼仪式的现场。说实话,今天对他来说,刺激太大了。

    自己的主子看样子是挺了过来,那也意味着自己也能挺过这道坎。礼炮鞭炮过后,人群拥护着新郎新娘、兴致勃勃的向酒店大厅走去。

    等王浩的车停稳下车之后,可以说酒店门口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几名,在排队等着登记交礼金的人了。

    王浩信步犹然的走向前来,飞猫站在身后一米的位置紧紧地随着。而望着门口最后进来的这二位,说实话,真是震傻了正准备抽身进入酒店大厅的洛贾怀。

    “王,王,王浩!”洛贾怀结巴的喊出王浩的名字,顿时觉得不对,急忙改口说道“王,王市长,欢迎,欢迎观临!”

    洛贾怀在呼唤王市长的名号之时,已悄悄的挥手,旁边一人赶紧小步跑到了大厅之内,附耳通知了高成文。

    “你是说王浩来了,他真的来了?恩师果不欺我!恩师果不欺我啊!”

    高成文喊出的话,语调都已经变了声。刚才在门口,在任海涛的车中。其实高成文的心已有些死了。

    得罪了王浩,自己就要被停职,并且两年内不能复出。并且复出后,不能担任比先前职位更高的工作。

    那自己还在仕途之上混什么,身为一名官员,辉煌的时候就那么两年。两年过去,你还有什么。

    但是刚才他不能反驳,不能向任海涛提出任何异议。任海涛都能接受三起三落的结局,何况是自己。

    再说自己这是额头上贴着贴了,不是任家的人也是任家的人了。现在自己的儿子和任咘钰成了亲了,你即使想要解释,想要对人说我不喜欢靠着任家,我不是任家的人,谁信啊!

    就连自己的恩师,外人不知道,可是自己也是知道,恩师正是出自任康年提拔之手。

    他不知道恩师是怎么说动了这个难缠的王浩。致使这个魔鬼一般的家伙能来参加自己儿子的婚礼。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风向。王浩的到来,标示着他可以原谅自己那一时的冲动。

    官场,讲究个容忍与原谅,你王浩来了,给我的是天大的面子,你王浩来了,我高成文的处分就能减到最低,我依旧还是我!

    高成文急急忙忙的跑到酒店门口,看到正在掏钱随份子的王浩,不禁一鞠到底,十分真诚地对王浩说道。

    “王市长大驾光临,真是令成文不甚荣幸,蓬荜生辉。感谢王市长大人不记小人过,成文失罪之处,还望王市长海涵,成文在这给王市长赔礼了!”

    王浩掏出个红包,洛贾怀赶紧双手接了过去,声音颤抖的说道“谢谢王市长来参加步全的婚礼,王市长,贾怀有眼不识珠子,贾怀错了,贾怀在这里给王市长赔不是了!”

    洛贾怀说完竟然噗通一声跪在了王浩的脚下,一时使局面显的相当尴尬。大厅内的宾客也纷纷挤到了门口看热闹。

    说实话,刚才很多人都知道了高家得罪了一个什么叫王浩的年轻人,但是谁也不知道 王浩是谁。

    只是听从传闻,这个王浩正是当前时下的风云人物。现在一看可不得了了,高成文给王浩赔罪,一鞠到底,秘书洛贾怀干脆给人家跪下来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更不要说身为高成文的秘书。可以说洛贾怀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一个严谨的意思。

    而此时还没等王浩反应过来,新郎高步全竟然拉着新娘任咘钰的手走了过来,两人也不知道听了谁的意思,见到了王浩,便要给王浩跪下赔礼。

    王浩赶紧上前一步阻止,他知道这是一出戏。但即使是一处戏,也不能演得太逼真。自己能来这里,全是莫不过冯岳泽的脸面。

    既然冯岳泽发话了,多少总要记得一份情意。王浩很客气的扶起了洛贾怀,并对高成文与他的儿子儿媳点了点头,语气深沉的说道。

    “成文兄,我们身为人民的领导,有些事是千百年来官场一成不变的陋习。我知道,事情怨不得你我,但也是由你我而起。

    沈全的死,你身为领导,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别的不说了,步全啊,你过来。做人要低调,低调奢华才能有内涵!”

    高步全急忙点头,但是眼神里那一抹隐藏不去的怨毒,却是怎么也没能逃脱出王浩的眼睛。

    官场上不乏消息走得最快,王浩仅仅刚到了索菲特门口,刚刚进了酒店的大门,后面便陆陆续续的开来了连绵不断的车辆。

    王浩可没兴趣在下面看着这些攀龙趋凤的嘴脸。高成文也明白现在赶过来给自己贺喜的一干官员们心里的想法,于是赶紧安排大寮,说礼金超过200的一律不收,来的都请到楼上就坐。

    这才请王浩到楼上雅席就坐。

    席间高成文还是接到了自己恩师的电话,不过电话不是打给自己的,而是找王浩的。

    王浩一听说是临近省的一省之长易晓天打来了电话,赶紧接了过来。没想到易晓天的声音很亲切,竟然先出口说道“王浩啊,我是易晓天啊,刚才和冯岳泽书记的电话中还特意提到了你。

    感谢你能给我一个面子啊,这个人情我记下了。我易晓天绝不是虚情假意之人,高成文是我的徒弟,他惹得你不高兴了,这事我和他没完。

    王浩啊,我已经向s省省委建议了,向陈省长打过招呼了。身为党员干部,大搞铺张浪费,大搞特权,不以身作则,不知道什么是为人民服务,不知道约束手下的干部。

    哎!这都是我教导无方啊,是我的失职。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王浩心中一怔,心中有些奇怪高成文什么时候成了易晓天的徒弟了。可自己和易晓天真没什么交集,但是凭空获得了一位省委大佬的承诺,答应主动欠自己一个人情,稍稍琢磨了一下也就明白了。

    这不是什么坏事,就当是冯岳泽为自己备下的人脉储备吧!

    想到这,王浩笑了笑,突然心思一动,奇怪的说道“易叔叔,我有个建议。古时候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们党是允许改正错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

    易叔叔,说不定跌倒了一次的人,更懂得珍惜,而从此走的更远!”

    正一脸期望的看着王浩与自己恩师通电话的高成文,一听王浩说出了这样的话,顿时心中热血澎湃,一抹有些温温的湿润瞬间润向了心头。

    他抬起头看着一脸严肃的与自己恩师通着电话的王浩,诚挚的对着王浩说到“王市长教训的是,如若王市长不弃,成文愿意遵从王市长为兄,聆听王兄以后的真诚的教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