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60章 飞猫遇险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不想这句话正被电话中的易晓天听了个正着。易晓天随即哈哈大笑,对着话筒真诚的说道“好,好啊,王浩啊,一步错,步步错啊。

    我易晓天可以说错的不明不白,但我就这么一个徒弟,我可不希望他继续错下去。如果你不嫌弃,我就把教导他的责任交给你了。

    王浩,你不许和我说你不答应啊。你刚不是说了吗,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你治的是一名官员,他身后可是跟着千万的百姓,为了千万百姓,你就答应了吧!”

    呃!

    这!

    真可谓好一个易晓天,真不愧为一省之长。不但轻易的化解了矛盾,还转移了矛盾的主题。

    令王浩不接都不行,身后是千万百姓。易晓天紧紧抓住了王浩的命脉。他断定了王浩是一名一心为民的官员,短短的时间,从高成文与王浩结怨就开始,到王浩进入酒店坐下电话打进之时。

    易晓天调集分析了有关于王浩的大部分资料,几相对比,认真地分析。王浩的所作为为,真心令易晓天感到折服。

    而相比自己的爱徒来说,易晓天真正有了一个想法。为他找一个好的领路之人,而这个正是王浩。

    自己的路,看是高居一省之长。可往前还有多远,还有多长,能继续走多久。说实话易晓天看得非常透彻。

    现在任家在全国上下,特别是任海涛在s省。可以说很不得人心。这个身为人家代言人的表率,易晓天真心想不明白,任康年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堪大任的儿子。

    富不过三代,权不过百年。身为紧紧依附在任家一脉的易晓天,真心看到了一股危险的硝烟在弥漫,看到了大厦将倾之前楼基的皲裂。

    而王浩,异军突起,姚为民之孙,许向东之乘龙快婿。上面有根,下面有人,有根红苗正,集智慧与功绩在一身,说实话,易晓天看得明白。

    审时度势,他是领导自己爱徒的最佳人选。

    可以运作钱沐瑾与冯岳泽上位的人,你还要怎样。易晓天真心感觉自己有些耗不住了,假如可以,要不是自持身份,他都想要投在王浩的门下。

    可这也只是想想而已,挂上了电话,易晓天真心的笑了。自己真是势力,真可谓可笑之极啊。

    堂堂一省之省长,竟会如此委求一个常务副市长。他怅然几声,走到了自己的小休息室,竟然和衣而眠

    王浩来jn市不是喝酒的,更不是旅游的。更何况他现在满身的伤楚,好在高成文不敢怎去劝王浩喝酒,他又要招呼后面来的很多不请自来之人,这倒令王浩有了不少的空余时间。

    打发飞猫趁机在酒店上层开了一个套间,粗粗吃了几口饭菜的王浩便找了个借口告辞离开了。

    不想王浩一出包间,真是震惊不已。外面不禁jn的一些各局各委的干部们到了以外,就连jn市的一些党政领导也纷纷在场就坐。

    也许他们早就知道王浩在包间之内,就等着王浩出来之时。好不容易费尽心情打了一番招呼,王浩这才得以脱身。

    看是一番折腾,但谁也没有想到,带来了出其意料的结果。第二天s省做出了对高成文大摆筵席为儿子办婚礼的处理决定。

    高成文违反党纪政纪,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但介于不是主动原因,党内严重警告一次,两年内不与提升。

    对于这样的处理结果,高成文是相当满意的。虽然背着个处分,但自己的权利没丢。本以为会被双开,开出党纪政纪,却不想到,仅仅是个警告。

    后面的那句两年内不许提升,纯属啰嗦。党内严重警告,谁都知道两年内不会有人和提升的机会。

    这只是为了配合警告的通告文字,通告下去好看而已。这件事闹的的确有些大了,至今死者交警的家属还在市里讨说法。

    为了息事宁人,市长亲自出面接待了闹事的家属。高成文主动出了一笔巨额的伤葬费才算把事了了,但是家属要求最认为烈士一说,没想到被袁万彤知道,一个电话就给否了。

    下来一个没有给他套在头上的说法,意图袭击党政领导,搞阴谋破坏。这个罪名真是把死者家属给吓了一跳。

    死者的小儿子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要是进入事业单位,恐怕老子被安上了这个罪名,政审都通不过。

    家里人想了想,又被有心人加以指点,直接选定拿钱走人,但又额外提出了,希望领导能优先考虑,安排其儿子毕业后的工作问题已。

    这件事就此了了,王浩的事却是没完。在婚礼现场,王浩早就发现了一个颇为熟系的面孔。

    他竟然还在jn,竟然还有心来参加高步全的婚礼。真是踏破铁皮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工夫。

    指示飞猫一定要多加小心,严密监视,王浩这才独自上楼,很是颓废的倒在了酒店的大床上,这才感觉自己浑身疲惫的伤痛不已。

    皮肉伤一直折腾着王浩,使他久久不能入眠。这种表皮肌肉的伤害,真不如伤筋动骨,可以让他实打实的躺在病床上真心装病。

    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王浩深深地感觉。官场中积累下来的一定的体制弊垢,不会因为社会性质的改变就能彻底消亡的,官本位的思想根深蒂固,也不是一朝一夕一天就能消亡的。

    但是王浩知道,思想总是需要改变的。没有人推动改变,这种弊垢的思想想要改变是绝不可能的。

    即使是满身伤痛,即使是伤痕累累。但是王浩此时仿佛已经坚定了信心。当官就得为百姓服务,决不能把特权凌驾于百姓之上。

    像这样的弊垢,像这样封建残余留下来的,深入人心的官本位弊制,他打定了决心,哥低调奢华有内涵,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绝不手软!

    不知不觉王浩睁开了眼睛,朦胧中他只感觉天已经黑了。茫然的起身,小心的洗了把脸,这才想到了飞猫。

    可飞猫到现在也没回来,洗完脸清醒了的王浩,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腕上的百达翡丽,才大吃一惊。

    这哪是什么傍晚时分,分明就是黎明时刻,难不成自己竟然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个晚上不成 。

    他急忙走到了外间,却发现外间的小卧室内空无一人,简单的会客沙发与洗手间内147也空无一人。

    一股很不好的预感顿时袭上了王浩的心头,难不成飞猫遇到了意外,看看床上整齐的被子和一尘不染平整的床单,王浩的心瞬间一直往下沉,一瞬间便跌到了低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