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62章 后脊发凉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看刘传光这么难缠,王浩不由得拉了张椅子笑着坐了下来。飞猫赶紧掏出根香烟,帮王浩点了。

    王浩吸了一口,这才吐了口烟气,看着刘传光眼神淡淡的说道“鞠小刚死在军区医院,他是被你们逼死的。但死前和我在一起,不仅有我,还有审讯他的几名干事。”

    王浩说完之后又吐出了一口烟气,刘传光顿时心惊不已。王浩说的是实话,据他侧面的打听下来,鞠小刚确系是被邓立化直接抓到了军区。

    并且设计陷害王浩的事情,确实现在归肖振国直接派人调查,有消息说任何人也插不进手。

    听了这句话,刘传光脸色苍白,脑门上冷汗直冒,脑袋不由自主的垂了下去。王浩一看,顿时高深莫测的一笑,继续说道“怎么,刘书记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

    没想到刘传光应着王浩的目光,刚才一脸隐晦的表情一变,竟然坚强的摇了摇头,做出很真诚的摸样看着王浩说到

    “对不起,王市长,你在说什么,这件事情我不知道,你说得好像是案情吧。我们有纪律的,是不允许干预司法公正的,你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看到刘传光死不承认,王浩朝飞猫点了点头。飞猫掏出来个手机在刘传刚的眼前晃了晃,手机中的一段视频显现了出来,里面顿时传来了鞠小刚临死前的声音

    “王浩,做人要守信用,只要你答应放过我的家人,帮我把他们救回来,我就答应你。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是市委副书记刘传光指使我这么干的”

    证据摆在面前,刘传光越来越不敢看王浩的眼神。他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冷,好冷。

    王浩什么都掌握了,后面鞠小刚说的什么,飞猫根本就不让他看。但是刘传光知道,下面说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仅仅凭着这一点点的证据,自己必死无疑。

    王浩是谁,他现在才知道。王浩真的不仅仅就是沙哈拉市一名普普通通的,得罪了任海涛这么简单的一个小副市长。

    人家其实是尊神,是尊大神。

    容不得刘传光再犹豫什么,耳边继续传来王浩冷冷的声音“身为一名党员干部,一名市政府的当家人。

    刘传光,你想想你现在在做什么。跑官要官,hy市的工作不管不顾,在jn市一待就是大半个月。

    大肆收受地产商的巨额贿赂,不但如此,票子,车子,美女,豪宅。

    呵呵,我真就不明白,一个人假如被金钱权势完全给迷住了,难道真就什么都敢做?

    刘传光啊刘传光,你现在仅仅是个县级市的市委副书记。就敢无视国家法纪,拿项目做交换,这真要是让你升上去了,还能得了?

    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你也不用告诉我你只是一个小卒子。我所要知道的就是,谁,究竟是谁指示你的?”

    仿佛是无端的恐惧袭上了心头一般,刘传光只觉得自己浑身冷汗直冒。他两眼呆滞的看着面前的王浩。

    而王浩的正冷冷的逼视着自己“刘传光,鞠小刚已经死了,死的很惨。你以为你不说,你就能很安全吗?

    对方连我都敢杀,何惧你一个败露了的县级市委副。”

    刘传光此时真被吓破了胆,他双手颤抖,脸色惨白。目光完全不敢直视王浩的眼睛。

    王浩说的没错,事情没点透之前,自己就是成功者,自己完全有可能上位。身后还有任海涛的支持,虽说这次自己没能令任海涛满意。

    但实话说,从每一次见到任海涛时,看到他满意的表情之中,刘传光就知道任海涛对自己是赞赏的。

    东方一抹韵白透过薄薄的窗帘照了进来,刘传光依然在考虑。说句实话,说出自己幕后的指示,他不敢,真心不敢。

    他知道,自己就像个小虾米一般的弱小。而面前的王浩,不管是王浩,还是自己身后的任家,都不是他这个小虾米可以与之抗衡的。

    这就像一个食物链,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而虾吃泥巴。

    他没的选择!

    面前是站在食物链中的大鱼,注定了自己这个虾米要被大鱼吃掉的命运。可是鱼再大,他的肚子注定是有限的,不可能一下容纳太多的食物。

    官场有官场中的规矩,事情到了一定的地步。注定牺牲的那个,永远都不可能是一条大鱼。

    自己是个虾,但是他承认,就算是个虾,他也是个大对虾,过过称,称称也有七八两重。

    罢了,罢了。到此结束吧,结束了,就应了轨迹。可他唯一的不甘心,唯一不死心的就是。

    眼看这就要成功了,眼看着自己就要变成一条小鱼了。可是上天为什么这么恶毒,为什么不再给自己一点点时间,让他完成了这一步美丽的蜕变。

    即使他上去了,在哪权利的宝座上哪怕只坐上一天,能挥斥方筹的指点江山,彻底地按照自己的思路颁布自己的施政策略。

    哪怕是一小会,他也会心满意足。因为那时所有的人都要仰望自己,看着自己的脸色说话。

    可现在就是一个梦,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再实现了的梦了。一丝绝望,无奈,还有一丝不舍。

    刘传光抬头与王浩紧紧地对视着,他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懊悔,也没有一丝不服。有的只是一丝冷笑与不屑的漠然。

    “你死心吧,我是不会说的。成者王侯败者寇,我虽没有经天纬地之才,但我绝不是个孬种!”

    刘传光说完,突然起身,脑袋正对着墙角便飞速的的撞了过去。他要以死明志,他现在别无选择,能做的,只有去死。

    没有比死亡还要痛快的事情了,死了一了百了。既不违背规则,还会被世人惋惜。是的,大家惋惜的从来都是弱者,而弱者总是被人加以同情的。

    王浩真没想到刘传光会站起身直接向墙角撞去。王浩下意识地伸出胳膊,想要一把揽住撞向墙角的刘传光。

    可是他忘记了,忘记了自己全身是伤。右臂突然伸出之际,一股钻心般的撕裂,顿时让他的身形晃了一下。

    他的伤口崩开了,而再看眼前,早已失去了刘传光的身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