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68章 祛暑降温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大家都沉默着,任海涛是任家的长子。任老爷子现在唯一一个任家主事的人。和以往不同,看出来了,这是要往死里办啊。

    这和以往不同,以往任海涛犯的错误可都是在s省省委内部消化了的。可是现在来的是中纪委,案子到了他们手中,到了最高检察院的手里,苗头不言自喻啊,那就是要往死里整。

    而此时的的任海涛,正在自己的小休息室里收拾,整理着自己的装扮。刚才天儿热的要命,是那种让人绝对无法忍受的的闷热。

    他知道王浩没死,心情就更加烦躁。在他的思想中,现在王浩是必须要弄死的。否者这人多活一天,就会使自己前进的步伐多在s省滞留一天。

    欺负我的女人,阻扰我的仕途。真认为我任海涛是泥捏的不成。干掉王浩是必须的,反正什么事情都不需要自己亲自出手。

    任海涛只要下个命令,甚至一个眼神,别人就知道该怎么去办。他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自己只不过是个厅级干部,现在已经进入省一级的行列。任家的权利现在也完全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关于任老爷子,任海涛认为,任老爷子老了,英雄迟暮,还能有什么作为。既然我已经是任家的顶峰人物,那我就要做出点漂亮的事情让自己的老爷子看看。

    任海涛不是孬种!

    干掉王浩这个家伙,是任海涛一直以来最想做的一件事情。虽然后果他知道是惨烈的,不能有一丝一号的疏忽,但是任海涛此时好像被猪油懵了心一般的不管不顾了。

    自己的女人都能欺负,还当着我的面不给我面子。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是个省级干部,你才是个厅级干部而已。

    没上没下的,目无领导。这是任海涛决不能容忍的,哪怕就是不弄死王浩,他也得给王浩点颜色看看。

    至于王浩身后的一切,说实话,任海涛不怕。大不了鱼死网破,他不相信,你王浩再厉害,你也不能逃出游戏之外。

    而游戏的潜规则要么是家破人亡,要么就是一方的妥协。

    干掉了王浩,不出几年,z国,那就是任家的天下了。至于李家与其他一些人,说实话,任海涛真没有把他们看在眼中。

    从此以后,z国最有实力的就是任海涛,就是任系任派。无论是党政干部还是军级领导。哪个敢在自己面前蹬鼻子上脸,再不会给他们情面,说办你就办你。

    几年,几年以后,自己就是那名领导。任海涛想了想笑了,一种天下我有,舍我其谁的感觉在胸中壮怀激烈。

    却不想,正当他举起了自己身前的一杯清茶,想要喝上一口之时,门被轻轻地敲响了。

    没容他说声请进,随后自己办公室的门竟被人拧了开来,随后进来了五六名工作人员摸样的人,他们俱是一身黑裤白衬衣,胸前别着枚闪闪发亮的国徽。

    “任海涛?我们是中纪委第一监察厅的,这是我们的吴主任。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吴主任请你去喝茶!”

    “潘子,给上面来的同志上茶,上好茶,铁观音!”任海涛对着门外喊了一嗓子,他喊完看着这个说话的女人,笑眯眯的继续说道“大热的天,远来就是客,先喝杯茶吧,海里的东西,平常你们喝不到的,祛暑降温,帮你们去去心火。”

    不想谁也没说话,就连他的秘书也没像平常一样从外面跑进来,而是吴主任突然面色阴沉的盯住了神态散漫的任海涛,声音无比威严的说道

    “任海涛,你被双规了!”

    不想任海涛一点都不感到惊奇,好像吴主任在和他开玩笑一般。他竟然连正眼都没看所谓的吴主任一眼。

    对旁边一名小干事递到他办公桌前的例行滞留证,大大咧咧的接了过去,只瞄了一眼,突然哈哈大笑,竟然刺啦一声把这张纸给撕了,指着吴主任笑着说“吴主任,第一监察室的,呵呵,你我级别相同啊。

    都是省级干部了,会去买凶杀人,你这不是脑子被狗吃了吗?知道我谁不,我是任海涛!”

    任海涛说完,端起他的茶来很享受的喝了一口,一阵清新淡雅的茶香,顿时在大家的面前萦绕开来。

    牛逼的,吴主任见得多了。但是任海涛牛逼,人家确实有牛逼的资本。可是你再牛逼,上面这次也要办你。

    在专政的铁拳面前,哪怕你就是官职再大,也不能违背专政的力量。

    “抓起来带走!”

    等的就是这句话,身后四名工作人员上前,毫不犹豫的抓住了任海涛的胳膊,只是向后一拧,便给反铐了起来。

    “草泥马的,胆子不小,敢给老子上手铐,我明个就让你们滚回家,信不信,信不信,跟老子我作对,你也不想想后果!”

    吴主任看也不看任海涛,对自己的手下一挥手,前头带路,拧身就走。任海涛突然明白了,自己这是被控制起来了,于是他一机灵大声吼道“潘子,潘子,你他妈哪去了,快给家里老爷子打电话,打电话啊!”

    “甭吼了,你秘书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了,乖乖地跟我们走吧,不要丢人了!”

    吴主任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任海涛这个宽大的办公室,想了想,让手下把任海涛的背铐解开了,改为换在前面铐了。

    随即抓起沙发扶手上的一个手巾,随意的扔在了任海涛的手中,这才说道“给你点面子,自己走出去,你毕竟是任系的带头人,临死也得起个好作用,不要发生骚乱!”

    任海涛没有说话,只是心中一惊。看来这事玩真的,人家把自己摸得门清。他不禁皱起眉头,低下了头。

    “带走!”吴主任一看任海涛这番摸样,顿时抓住机会,马上命令往外走。

    任海涛好像想明白了,不过事到如今,他依然感到算不得什么事,大江大浪自己经的多了。

    还不是三起三落,春去春又回!只是这次没把王浩给整死,任海涛颇感遗憾。他毫无惧色,直到上了外面的豪华公务车,他这才掉了个头看着吴主任问道。

    “老吴,你给我点个醒,到底什么事。就我这身份,收条烟,有个表,收点礼什么的,还至于双规?

    说我杀人,杀的谁啊。我至于吗,还要杀人。杀谁啊,谁有资格让我杀,别脏了我的手,竟是乱开玩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