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70章 当官的本质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有些看不明白,陈兵也不给予解释。病房中前来探望的人却越来越多。气氛显得尤其的高涨,都在为王浩身受重伤而愤愤不平。

    赵誉刚在刚进门的时间,还没等坐下,邓立化和牛建晨就在后面敲门走了进来。不过看到陈兵和赵誉刚在场,顿时蔫了,一肚子的话也变成了哑巴,只能乖乖地站在一旁,小心地表示问候着。

    继而便是宫芳带着张婷婷以及牡丹市的李勇一道风似得进了病房。宫芳自不必说,看到王浩,眼泪忍不住的就下来了。

    在场的没外人,宫芳尽管掩饰,但是大家心中都看得清楚。陈兵与赵誉刚摆了摆手,先自撤了。

    陈兵一走,虽然赵誉刚在场,但是大家顿时感到心头的压力便如同用卸去了一般。实话说,刚才在场的,心口都被压着一块石头一般的难受。

    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一个陈兵,让他们都觉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现在好了,虽然赵玉刚还在,但是在场的人,都不觉得赵誉刚是他们的领导,反而感觉赵是他们的大哥一样。

    邓立化一看陈兵走了,上前一把抓住了赵誉刚的手摇晃着说道“赵哥,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那任海涛算个毛啊。

    不就仗着任家有些能力吗,也不能这么嚣张跋扈啊。赵哥,我们想好了,想请你出面,我们一起提意见,要求组织严肃处理任海涛!”

    一听这话,大家赶紧随声附和,都表示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请求组织严肃处理,否则坚决不能让他们信服。

    赵誉刚苦笑不已,看着眼前的一干兄弟和当初的手下们,摆了摆手看着王浩真诚的说道“说实在的,大家的心情我理解。

    不要说是你们,就是我现在也想把这人给弄死。这人简直十恶不赦。但是你们知道吗,不是说我们想让他死,他死不了的问题,而是他现在不能死,还必须要好好的活着。”

    李勇第一个感到不解,他竟然看了眼牛建晨,直接对着赵玉刚说到“老领导,这样的人还得让他活着,这算什么,难道他做的错事还不够吗,他是违法犯罪,是预谋买凶谋杀,是必须要接受法律的惩罚的。”

    听了李勇的话,赵誉刚慢慢的摇摇头,他认真地看了眼面前的兄弟们,又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王浩,这才说道“有句老话说得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我问问你们,问问大家,你们现在谁是光脚的?

    事情很简单,我们不仅不是光脚的,都小有身份,小成势力。都围绕在王浩的身边,执行着老大的思想。

    我们要全心全as意的为人民服务,不计个人的得失。

    说这样的话,在这里有些标榜我们自己了。但是不能说我们清廉入水,可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个拿出来都是一位合格的干部。

    这是因为什么,因为我们都紧随着王浩的步伐,紧定不移的走着兴国为民之路。你看看你们,每一个都风头正盛,都锋芒毕露。

    可是你们想过吗,你们问过自己吗。一路上走来,你们得罪了多少人,惩办了多少违法乱纪的干部。

    你们为什么敢出手,敢动手,敢与黑恶势力贪污腐败的官员们作对。那是因为你们有支持,你们有动力。

    别的我不说,给你们的分红,即使你们只要一年的,也够吃一辈子的了。这是为了什么,为的就是让你们坚定信念,好好地为国服务。”

    赵玉刚说到这里,阻止了想要说话的王浩,继续说道“所以我有个建议,建议提倡改善公务人员们的工资,大力提倡高薪养廉。

    只是这个课题不是一句话就那么简单可以解决得了的。其实我们应该效仿一下国外的公务员体制,我是一名组织部长,我已着手在研究这个课题哦。

    但是现在提出,还是有些不成熟。毕竟有很多方面,很多的制约,很多的条件尚未达到让我们提出来的时机。

    我们可以不贪,我们可以不想油盐财米酱醋茶,但是其他的官员呢?我们国家自古就有一种官本位的弊病思想。

    那就是当官,便高于人民之上,当官就得拥有特权,就比百姓们高人一等。这是普偏的想法,是及大多数人普遍的自我感觉。

    任家历代出自官宦之家,他们的为官之本就是改善自身的生活条件,通过当官这条路,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使自己高人一等,凌驾在普通人之上。

    这是他们的路,他们千百年来的从政之路。任家就是他们围绕在这条路,选择这条路,要一直走下去的依靠和领路人。

    我们要做的是什么,就是要慢慢的改变这条路,使这条路的性质发生质的逆转。而这个任务是艰难的,是任重而道远的。

    任家的为官,说白了,他们是为了当官而当官,他们是为了完全改变自己的生活条件,在别人面前出人头地而当官。

    所以大家明白,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任家。如果我们面对的,仅仅是一个任海涛,一个任康年。

    那很简单,如果只是他们。我们什么都不怕,直接把他处理掉了好吧。但现在我们不能这么做,钱总为什么提出以民为本,严肃官场风纪,大力肃贪。

    这就是一个风向,就是慢慢的要求大家,慢慢的引导所有的为官之人。让他们明白自己的为官之路究竟应该怎么走。

    如果全力镇压,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恐怕到时候就会牵连到很多的人,我们可以整,人家也可以整。

    那最终搞垮的,就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人心都有杆秤,谁想要整谁,其实都有理由,都很容易。

    你们想想,当你们手中所掌握的权利成为了一种力量的时候,那其实就是一种制约,相互的制约。

    同时也是一种保障,一种巨大的相对保障。这就是任海涛为什么有恃无恐,敢这么嚣张跋扈的原因所在。

    所以说,制约是相对的,想要制服一方,首先要获得的就是符合大多数人民的利益。”

    王浩最先明白了赵誉刚的意思,他默默的思索着。此时他的心情是无比矛盾的,他突然明白了上面的意思,明白了tj市委的赵书记,为什么会突然来s省任职。

    这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忌惮。钱沐瑾的离开,使s省出现了一种临时的中空。而谁也不会知道,在s省,其实已经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官场组成,而这种组成方式,是完全与先前的z国官场所不同的。

    但是这种组成,使上面看到了希望,也看明白了任海涛的所谓。任海涛其实做的不仅仅是他个人家族恩怨的报复,而是对一种新式的官场组成形式的一种打压和制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