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79章 你在我心中是最美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此次回牡丹市就是为了要大量的召集农民工的。沙哈拉油田的初期建设,离不开广大的农民工兄弟。

    但实话说起来,沙哈拉的条件太苦了,现在就连最基本的临建房都没有。其实住宿对于农民工兄弟们来说还能忍,他们忍不了的是白天日晒脱层皮,晚上尿尿冻成冰。一天到晚沙尘暴,吃饭就着咸菜噶。

    沙哈拉的生活环境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待得地方。现在正值夏日,白天温度高的沙子表面能烤熟鸡蛋,而到了夜间,气温瞬间降到了冰点以下,晚上起夜出去撒泡尿,冻成冰很正常。

    这些还不算,在沙漠中一年四季根本就见不到下雨。偶尔下场雨也好像天上掉馅饼一般。

    没水就没庄稼,就没有蔬菜,馒头就咸菜便是一顿饭,这对于在沙哈拉工作的油田工人们来说,简直是太正常不过的日子了。

    所以招工一味的受阻,牡丹市人民对于沙哈拉的向往很高,但真到了实际报名的时候,参加报名的却是寥寥无几。

    虽然说王浩开出了年薪七八万的高价,去沙哈拉干一年,能比在牡丹市干上两年的。

    但现在的人都想开了,除非不是急着用钱,谁也不想过非人一般的日子。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赚的再多,把自己个的身子给糟蹋坏了,就是赚回来再多的钱,也得有命花不是。

    听着身后几人的小声议论,王浩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怎么,有顾虑,有顾虑是正常的。走,都跟我走,去市政府广场。今晚上的招工,我一直安排到夜里十点结束,和我一起走,我给你们解释一下。”

    市武警队长和市公安局长带队押解着明局一伙自回了牡丹市公安局,并且着重抄了逍遥居,还真就在逍遥居发现了一名无论是外貌还是身体形态,乃至于气势,都非常像宫芳的那名当家花旦。

    不但如此,抄逍遥居引出了重大的发现。逍遥居内竟然窝藏、包庇,乃至逼迫的失足妇女多达二百多名。

    这些妇女竟然明码标价,人人建立了一个个人简介。上面标明该女子最擅长什么,身上有什么优点,三围多少,以及有什么拿手绝活,哪种活做得好,好到什么程度。

    不但如此,简介上还配有个人风情近照,煽情全裸招魂图。并且详细的简绍了每位失足妇女的关键部位,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妙处。

    一进入逍遥宫,便是一处大堂,大堂设计成t形台的摸样。围绕着t形台,下面是一排排的休闲咖啡座。

    客人进到了逍遥宫,喝着啤酒品着美女,根据美女身上的标号牌,再在专用的点菜菜谱上寻找美女身上对应的号码,找出来,便是此女的简介与相对应的服务价格。

    宋乐斌接到了市局长汇报的消息,真是惊讶之际,他想不到大好的牡丹市,王浩辛辛苦苦建设的牡丹市。

    在一味的引资改革之后,在一味的发展创新之后。市民们富了竟然学会了玩的花样越来越多。

    王浩根本就没有休息,从治安办回来后简单的吃了个盒饭,便投身到了市政府广厂,亲自参与到了农民工的招聘工作中去。

    王浩到达市府广场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但是造型别致的市府广场之上还是人山人海的热闹异常。

    广场中心伫立着自己与宫芳的雕像,这是牡丹市人代会听取牡丹市广大市民的意见,法定为王浩和宫芳塑立的,

    为了纪念史上为牡丹市的做出了杰出贡献的领导干部,即使王浩和宫芳一再表示不同意塑立雕像,但是民意难违,只能被动接受。

    市府广场的安保人员二十四小时轮岗,一班岗两个小时,就站在王浩与宫芳的塑像底下,真诚的守卫着市府广场的安危。

    王浩摇了摇头,走到了临时搭建的主席台处,拿起了话筒,看了一眼被他叫道此处的刘雄、朱涛和徐波三人,清了清嗓音,认真地说道。

    “同志们,朋友们,父老乡亲们,大家晚上好!

    我想死你们了!”

    人声鼎沸,下面王市长我们想你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现牡丹市市长李勇还没到y市赴任,不过他真心被老大的人格魅力所感动了。

    这就是王浩曾经赴任的地方,这就是王浩在牡丹辛辛苦苦经营了三年的地方。

    群众还是那些群众,人民还是那些人民。可真心依旧还是那些真心,爱戴仍然不减当年。

    人潮人海,来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武警中队又赶到了市府广场,便衣维持着会场的秩序。

    市民们的热情不是仅仅几名武警就能阻止的了得。他们也不是来报名参加沙哈拉油田建设的。

    市民们这次来,就是要看看自己的市长。虽然这名市长现在已经不属于他们的市长了,但是那份曾经的生死与共,那份曾经的生死奋战,几天几夜对抗洪水的的场景,依旧在他们脑中回影。

    王浩的心激荡不已,他不知道怎么继续自己下面的讲话,只知道市民们呼唤自己的声音越来越高。

    他只能机械的面对大家,一遍遍的重复着一句话“大家好,同志们好!我回来看你们了,你们还好吗”

    “市长好,王市长好,我们都好,大家都好,王市长,我们想你了!”

    “王市长,我们是大矿乡的乡民,我们是牡丹市大矿乡煤矿的职工啊,王市长,您还记得我们吗,我是乡长沈浪飞啊!”已是大矿乡煤矿党委书记的沈浪飞,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满眼热泪的伸出了双手,紧紧地抓住了王浩的手。

    还记得郧县的大矿乡,还记得那次震惊全国的矿难,还记得那次大矿乡的大发现。牺牲十一人为代价,生还五人,重伤三人。

    而王浩,就是被大矿乡的先民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一点一点的从煤坑中给扒出来的。

    而生还的五人,正是王浩奋不顾身下到了井中,一点一点驼出来的。

    而大矿乡储量惊人的煤层发现,正是王浩不畏艰险,亲自下到了坑底,才看到了下面掌子面里的传奇!

    你救了我,我救了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感动的泪水在真诚的流漏着,矿工们真挚的友情与这名市长血融着。

    沈浪飞久久的握着王浩的手,声音无比哽咽的说到“王市长,在我们的心里,我们煤黑子,永远都当您是我们的市长!

    我们煤黑子得命是你给的,我们煤黑子的家,老婆孩子,工作热炕头都是市长您给的。

    一句话,煤矿十万煤黑子,自愿每年抽调两万人,坚决支援沙哈拉油城建设,有王市长的地方,就有我们煤黑子的存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