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81章 跪谢亲恩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正当不少人心中匪夷所思,正在‘葡萄酸’心里使然,并且下意识地认为王浩即将倒霉了的时候。

    便见走上前来的白玲身子突然一矮,噗通一下双膝跪在了王浩面前。不仅是如此,先前跟在那个贼眉鼠眼的男子身后的几名长者,也随着白玲在王浩面前跪了下来。

    “王市长,我们活了这么大的岁数,您是我们见到过最伟大的市长,最厉害的神医啊!

    我侄媳妇经您这一治疗,动过手术之后,您看,这一下就给我们老贝家生出来个双胞胎啊!

    我们老贝家后继有人了,王市长,不,大神医。今个我就代表我们老贝家,您看,我组织了我们村里的青壮闲余劳动力,听说您来牡丹市招工,我们整个贝家村的壮小伙子们都来了,大家都想跟您走。

    王市长,我们相信你,能跟着您干,是我们的福分,这辈子,我们将誓死追随与您!”

    听老人说完,市民们这才醒过神来。原来这就是传说中贝家村的白玲啊。曾经传说王市长给白玲做过什么腹部手术,是能生孩子的手术。

    白玲肚子里长了个大瘤,那是不止一个啊,据说能有二十几个肿瘤,全被王浩一把神奇的手术刀给切除了。

    明白了,人群之中顿时传来一阵阵的吼声,声声入耳,响切云霄!

    “誓死追随!!!”

    不明所以的群众们,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王浩手中抱着两个孩子,只能机械的招呼市委的工作人员赶紧把贝家村的村民们给扶起来。

    白玲接过了孩子,王浩不禁热泪盈眶。看着眼前贝家村的村民们,看着泾阳乡马村的马景阳,看着大矿乡的万名职工,他真心的感觉到了,群众们对自己的热情。

    一开始仅仅是贝家村的村民们再喊,继而是马景阳带着泾阳乡的民众们附和,再最后是整个大矿乡煤矿职工们的跟随。

    誓死追谁的吼声响彻云端,在牡丹市政府中心广场的上空中久久的回荡不已。

    身为牡丹市的老书记,宋乐斌此时的心情激动不已。多少年了,多少年来不曾见过这么心齐的景象!

    依稀的朦胧记忆中,这样的场景,仅仅是出现在当年对伟人的景仰之时。

    由y市发往xj省大西南的专列上乌压压的坐满了人,全是来自hy市与牡丹市的农民工!王浩没有跟车前往,而是先行回了京城。

    又要走了,想不到自己走到哪里,都会惹出这么一堆乱事,总得在走之前,回去给家人一个交代吧。

    刚下个飞机的王浩一愣,前来接自己的并不是许薇,而是gd省的省委书记冯岳泽147之子冯伟宸。

    自己前天还和冯岳泽通过电话,没想到今天就看到了冯伟宸。还真是世事难料,王浩对冯伟宸还是很看好的,这小子自从被自己修理了一顿,从此跟在牛建晨的身旁,将牛建晨交代下去的事情打理的很好。

    但想想冯伟宸一直都是跟在y市牛建晨的身旁,这段时期回去这小子没冒头,今个见面一定有什么事情。

    得了,人家既然来了,那一定是安排好了,指不定冯书记正等着自己呢。果不其然,王浩没有能先回家,而是赶到了翠福居和冯书记坐了坐。

    翠福居很大,王浩先前也来过几次。是这几年来京城很流行的一个、主打绿色家常菜为主的私人会所。

    会所内所有的肉食蔬菜,全都是翠福居自己的生产基地种植出来的,打出口号不使用一点农药,不用一点化肥与激素,全绿色纯天然的。

    到了包间,王浩真愣了,不禁冯岳泽在座,hb省的省长易晓天也在其中。见王浩进来,没等冯岳泽介绍,易晓天竟先一步站了起来,主动伸手招呼道。

    “哎呀,这就是王浩——王市长?真是一表人才,年轻可为啊,不错、不错,快请坐!坐我这,坐我这!”

    王浩并不认识易晓天,但身在官场,王浩对几个省的省委大佬们是再熟悉不过了。没事的时候王浩总会浏览一下这些大佬的风采,揣摩着这些大佬的想法与施政策略,对待新闻中的动向,集合他们平时的一些作为,揣摩动向。

    王浩无奈,冯岳泽哈哈大笑。见此情况,王浩只好在易晓天的身边坐了。由于他身上有伤,冯岳泽也没叫酒,只点了一些青菜家常便饭小米粥边吃边聊。

    先是冯伟宸说了一些他自己在y市工作上的一些事情。王浩不禁诧然,想想认识这小子也六七年了。

    六七年以来这小子就一直跟在牛建晨的屁股后面转。到现在依旧是个市委办副主任,市委书记秘书,想想也好笑。

    这小子到现在还是个正科级身份,相比自己来说,不到十年正厅的地步,确实是惹人眼球了!

    y市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要说y市,就算是在整个山省,王浩想要提拔一把冯伟宸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但想想人家老子还是gd省省委书记,人家儿子要不要往上升,还真不需要自己操心。

    看起来冯伟宸是紧靠着自己的步伐,认自己为大哥。但是人家老子的大腿,其实比自己粗的多。

    不想冯伟宸见王浩只是依依呀呀的听着,自己和他说什么王浩并不上套,冯伟宸不禁急了,突然站起来大声招呼道“服务员,给我上酒,飞天茅台,先来三瓶!”

    冯伟宸刚喊完,冯岳泽不愿意了。赶紧伸手阻拦,怒斥自己的儿子说道“你吃傻了,王浩这身上有伤,不能喝酒你不知道,给我坐好了,好好吃饭!”

    一个小插曲,王浩摸了摸脑袋,看了眼冯伟宸,冯伟宸急了,坐下与王浩对视着,直接亮开了底牌。

    “王哥,我可是在y市干了六年秘书了。六年啊,人生有几个六年。你就这么看着,不管我?”

    王浩喝了口稀粥,稀粥是小米做的,有些烫,他溜着碗边,一边吹一边喝。喝了几口,这才抬头看着一直瞪眼瞧着自己的冯伟宸认真地说道。

    “还没想明白?六年的市委秘书,你学什么了?六年你提了三级!现在正科了,还不知足,难不成你想跟着我去沙哈拉?”

    没想到冯伟宸好像等的就是王浩这句话,王浩这沙哈拉三字刚出口,冯伟宸便站了起来,大声地吼道。

    “王哥,您绝对是我王哥,我想去沙哈拉跟着你干都想疯了。想当初咱们可是说好了的,我爸是把我交给你了的,你可到好,把我推给了牛市长,一推三二五,自己跑了,把我一扔就是六年啊!

    这回我可不答应了,说什么我都的跟在您身边,我的跟着您学知识,您看你在沙哈拉那么远的地方,这里里外外的,也需要个体己的人儿不是,王哥,你就把我留在你身边吧!”

    “我噗,冯伟宸,我可不搞基,什么体己的人儿,你丫的少酸我,打的什么注意,从实招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