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84章 此物绝非凡品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冯岳泽刚刚步入中枢,可谓人生得意马蹄轻。人到中年,能够纵揽全局,还运筹帷幄与一方,正是人生一大快事。

    在日理万机之时,难的还能坐在一起品茶赏茗,致使王浩不由得感到在冯岳泽心中的那份淡定与从容。

    有一份品茗之心,故能懂得人生的可贵,有一份淡雅之志向,便会懂得怎么去为民使命。

    喝了一会茶,听冯岳泽透漏出来的消息。王浩不禁大有深意的看向易晓天“易叔,难道您真有去大西北之意?”

    听王浩这么一说,易晓天不禁一愣,他不太明白王浩的意思。自己要是能去大西北,那简直就等于找到了晋升的阶梯,等于伸手就能够着天上的太阳。

    他不仅摇头一笑,轻轻地咽了口茶,认真地说道“西北看来是条件艰苦,其实是国家最为重视的地域。年年都在渐进调整的步伐,王浩啊,你难道没发现,其实每一年的重点,大西北,都是上面的紧要议题。”

    易晓天现在是hb省的省长,向上一大步是书记,再进就是中央委员了。现在去了西北,那等于平调,还身居哈拉汗与建设兵团政委噶尔古望之下。

    在座的都不是外人,王浩看了看冯岳泽,干脆说了出来“冯叔,您真听到风声了。不过动哈沙克、买买提我真就没想过。

    这人虽然搞了很多小动作,但是其实骨子里还是一心为民的。他在西北坎儿井的建设与改造工作中,做过巨大的贡献。

    虽然一力主张发展农村经济,但确实是为了老百姓们考虑,只是思想有点禁锢不前了,不知道随势变通。

    前段时间与自治区原宣传部部长希力娅蒂搞出的那点事,上面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我认为上面还没有想要针对他的心思。

    不过动他现在还真是个时机,此人不除,在西北我寸步难行,处处受制,如果真要是动手准备,我认为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王浩说完,易晓天一脸欣然之色,他不禁转头看向了冯岳泽,冯岳泽沉思良久,心中也是微微激动。

    搞定哈沙克、买买提,那么就等于自己拱手送给面前的易晓天一份大礼。西北地区的自治区主席,下一步哈拉汗书记马上就到点了,易晓天铁定是书记不二的人选,那就等于直入中枢,加大了自己一派的发言余地。

    但现在易晓天和哈沙克、买买提其实都是任家一线的中坚力量。在现在任家毫无感觉的情形之下,易晓天投身到了自己这一脉,就等于在任家一派,随时安放了一枚定时炸弹,只需王浩不启动,启动起来的效果,真不亚于核弹爆炸。

    想想迟暮的任老爷子,和嚣张不已的任海涛。冯岳泽便无比不屑。任家太没有为民之心了,现在一心搞得,除了整人就是争斗,真让紧随着任家身后的一些人毫无干劲。

    而借此时机把易晓天扶上去,那无疑等于从而完成了易晓天政治生命中,一次质的飞跃。

    “就这么定了,王浩,搞掉哈沙克、买买提,不但为我们腾开了位子,还让你减少了一个强有力的束缚,这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要动就得早下手,抢先一步就是先机,大西北我们必须要自己掌握,这也是钱总上位,你送给钱沐瑾的一份大礼!”

    冯岳泽越想越激动,不由得起身拍了拍王浩的肩膀,满眼真诚地说道“王浩啊,这个想法必须要实施,一切就看你的了。这样做不是我们自私,实在是逼不得已!”

    王浩苦笑着摇了摇头“冯叔叔,您说什么呢,我能做什么,我只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的计划与引来的资金被别人打断于截留而已。

    至于谁干省长,那还不是为了大西北地区的老百姓们服务。只是易叔叔如果真能被调到西北,我们自己人能去,那不亚于老天相助啊!”

    易晓天一直都在紧张的听着王浩的讲话,王浩的一句自己人出口。身为以前站在任康年身边的易晓天,不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话落到关键点上,那就是信任与投靠的问题。自己这么大的年龄了,投靠一名毛孩子,脸上还真感到颇为为难。

    好在自己只算是平调而已,对于拿下哈沙克、买买提。说实话易晓天早就和冯岳泽分析好了。

    “王浩,你放心,沙哈拉油田建设是国家的重中之重。无论谁坐到了大西北的省长之位,都必须服从国家的发展,而不能一味的单干,单干不适应形势,势必是要被淘汰的。

    我绝对支持你的工作,并且为你护航,一路绿灯,你放心,沙哈拉的经济建设,虽然说是经济单列市,但行政上还是大西北的地盘。

    你搞好了沙哈拉,就能带动起整个大西北。我们全省都应该围着你们转。起来了一个沙哈拉,那绝不亚于gd省的小香港,沙哈拉油城带动起来的,就是一股大西北的经济风暴浪潮,会带动整个西北的经济走向腾飞,走向富强!”

    这番话说出来,全省都围绕这沙哈拉来转。解释白了,话已经很透了,人家的意思就是省政府我管的,你发展经济就是帮我的忙,你帮我的忙,那我就全力支持你,我就围着你转,因为我是你的人!

    放到平常,一个西北的省长之位是这些沿海省城大佬们无人看得上眼的。在全国之中,无论是西北的自然环境条件来说,还是经济发展势头来说,都是这些大佬们所不看好的。

    却不想易省长的眼光如此独特,也颇有在危难之时表决心的意思。那就是王浩啊,我在你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就投靠在你的身边,以后你好了,还能不记得我?

    听完易晓天的话,王浩认真地点头,正好他身上电话响了,正是许薇问他回不回家吃晚饭。

    王浩赶紧答应马上就回去。冯岳泽也不由得起身说道“王浩啊,不好意思了,从机场就把你接到了这里。

    你这回来一次也不容易,还是赶紧回家看看吧。姚老身体也大不如以前了,能陪就多陪陪老人家!”

    冯岳泽这么一说,易晓天顿时明白了什么。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从兜里掏出了根经年老山参,这棵山参掏出来,王浩眼球就是一亮。

    老山参一看绝不下千年,根须留的完好。王浩接到手里有些拿不太准,人参主要是由五个部份构成的,分别是芦、芋、体、纹、须。

    芦指的就是主根上部的根茎,芋指的就是芦上生长的不定根,体就是主根,皮为黄褐色的为最佳,其次是灰黄色,黄白色,以此类推,颜色越浅,药力就越少。

    纹指的是根肩部有细而深的纹。而须就是指支根上生长的较细的根,须根细长,柔韧性强,有弹力,有珍珠点,这些要是都有,那就是上好的人参了。

    王浩细细的观看着,这根人参说实话,是他从医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在药店还是在书本上根本就没见过的 。

    也就是说,此物绝不是凡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