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092章 兔子咬牙穷发狠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会所临时军事管制,所有的监控录像均被枭娜带走,封查存档。郝泽飞与一干京城政治部的纠察们全被抓捕到了总参情报部,事情的调查处理权归总参所有。

    这是一次性质非常恶劣,影响非常严重、恶性士兵街头暴力斗殴事件,并且事件的当事双方均为军人,不仅如此,还强势违反原则,在娱乐场所当众开枪。

    郝泽飞直接被羁押在军事监狱,被严加看管,不允许任何人探视。他妈一脸愁苦的赶到了任老爷子面前,跪下来求老爷子赶紧帮忙想办法。

    任康年缄口不语,说实话他就这么一个表亲孙外甥。只是这次郝泽飞的事情很棘手,就连任家也很难打探得到消息。

    不是说军事审讯口那里有多严,而是根本就没有任家一条线上的人。所有参与这次审讯的人员都是姚系和李系的,就连普通的羁押士兵,都不是任家所掌控得了的。

    这摆明了是要做点什么啊,任康年震叹不已。但是任康年真就琢磨不出来,究竟姚老爷子这一次玩的什么推手!

    可不久便传来了消息,有风声说要动西北自治区的沙哈拉、买买提。任康年手中的青花小茶碗不住的抖着,碗中碧绿如玉般的甘醇激荡不已。

    没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因为没人反对。任系根本就不能出声,七名常委,三人支持。

    除去总理和许向东以外,还有两名暂时不发表意见。没法发表意见啊,会议一开始,许向东便大发雷霆。

    他召身为gd省省委书记、国家委员的冯岳泽到溪华庭问事,想不到下了飞机,在京郊某处吃了点快餐,竟能遭到不明身份的军人袭击。

    还不是一般的闹事,而是明火持杖的动刀动枪。先是故意撞车,造成摩擦、趁机找事。

    而后是调派大批军警进行武装不法行动,究竟打得什么算盘,想要干什么,案件现在还在审理中。

    紧随着任老的两名常委根本就坐不住了。这算啥,这是当面打脸不说,还在堵你们的嘴。

    只要你不说话,怎么处理这件事,怎么给这件事情定性,究竟会不会牵扯到任家,都好说。

    呵呵,只要你们说话,只要你们不服,还敢狡辩,那就别怪我许向东不客气。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老子不出声,那是我素质高!

    事情当场通过,直接召沙哈拉、买买提进京。提前退居二线,进人大养老。

    而提名xj自治区省委主席,只有一个提名,竟然是任系的易晓天,这下真是让人大跌眼球,不少人心中惊诧不已。

    本以为这一次是姚老明面上和任康年撕破了脸皮子。却没想到姚老还是有些老了,竟然优柔寡断,不立不坚。

    而这样做还正适合姚老一贯的作风,姚老办事总是打人一巴掌还要给个甜枣尝尝,送人一点安慰,希望能拉回人心。

    但直到姚老退休了,有人认为姚老才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就是在仕途之中,必须要杀伐果断,毫不留情。打蛇不死,只能反受其害。

    而姚老听到了这样的话,只是莞尔的一笑,非常自信的点了点头,只笑的身边人员们更加疑惑不解。

    但现在任康年明白了,他突然明白了姚为民的意思。

    因为在突然得知沙哈拉、买买提被拿下以后,说实话任康年是很受不了的。他不但受不了,而是感觉自己头昏眼花,眼前金星乱冒。

    但在一句易晓天成为西北自治区省政府主席的时候,任康年突然笑了。他轻轻地摆了摆手,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自己下手哭哭啼啼的外甥女,怅然的说道。

    “回吧,啊,回吧,过几天就放回来了。关一段时间也好,省的天天惹事丢人,这任家的老脸啊,丢不起了!”

    罢免沙哈拉、买买提任康年是不同意的,但也在情理之中。任康年早就知道,沙哈拉、买买提在西北自治区主席的位子之上,坚持不了多久了。

    但他还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快的让他措手不及,丝毫没有准备。

    而这一切,姚老爷子想到了。

    呵呵、呵呵呵

    到了他们这个年岁,一切斗争,都是有其底线的。底线就是不能有损国家乃至人民的利益,一切要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

    只要是不违背原则,不违背民意民心,不违背党的指令与方向的。那都可以较较劲,搏一搏。

    这一招自己输了,任海涛私下里让沙哈拉、买买提做的那些子事,任康年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知道这小子没安好心,因为他斗不过王浩,只能出点歪主意。但是老爷子不加阻止,不但不阻止,甚至还故意放纵。

    他就是要看看,有多少人明白事理,能看得清,分析得了局势。

    只可惜啊,最先倒下的还是自己这个不肖的儿子。任家,可以说在仕途之上,这一次输得一败涂地。

    而这正是任康年所需要的,只有这样,让任康年远离仕途之路,或许以后的任家还有一线发展下去的生机。

    但是他现在心情豁然开朗的原因不是因为易晓天的上位,而是因为姚老爷子的不期出手。

    说实话,姚老的这次出手实在是太棒了。歪打正着,正符合任康年的打算。简直不亚于姚老爷子贴着任康年的心窝子,在摸着他的心跳行事。

    他欣然的走进了自己的书房,看着手中晶莹碧玉茶碗,高兴地摆起了茶道。

    易晓天一脸郁闷,说实话,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他准备了一大批礼物,还没想好怎么样才能送出去,不想事已经有人帮自己办成了。

    可是办成了他更要去,就算闹形式做表面文章他也要闹。于是他欣然的拿好、自己刚刚托人、花巨款收集而来的一对,精致的景泰蓝盖碗。表情无比凝重的敲开了任老爷子的家门。

    老爷子好兴致,但就是再好的兴致,也没有人喜欢自己的手下不经自己的提携而一飞冲天。

    这算怎么回事,你令找到出路了?还是已经嫌我任康年老了,不入你的法眼了,这么快就另辟捷径了?

    易晓天来到客厅之中静静的等着,直等了一个小时才见任老爷子从楼上蹒跚而下。他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赶紧伸手扶住了老爷子的肩膀,真心的说道。

    “老领导,我来看您了。老领导,谢谢老领导还记得我,这么好的重任让我去担当。可是老领导,我就是不明白,我听说京郊会所出了点事,而指挥一人前往的,是,是,是”

    任老爷子一怔,突然醒悟,抬起头眉头紧皱的盯着易晓天大声地吼道“不肖得东西,偏偏什么事都有你的参与,说,究竟是谁,你们难道以为我真老哦了不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