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194章 女孩犯的错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也许是职业习惯的使然,茝玛佐朗的语气和神态看上去相当的严厉。他这随口一问,还真就吓坏了原来就感到相当拘谨,感到非常忐忑不安的夏雪。

    这小姑娘本来在一进入省委办公大楼的时候,看到门口那一身戒装,威风凛凛的站在岗楼内的武警战士之时,心中就被吓得如同怀里揣了只小兔子般的,是七上八下!

    现在又被神情这么严肃的茝玛佐朗无端的这么一问,更是吓得好看的大眼睛中立刻噙满了泪水,于是紧张的说道

    “我,我,我,对不起,我帮您去买一个杯子回来,我,我这就去!”

    徐秘书一看急忙打圆场,他笑着迎上前去,双手与茝玛佐朗紧紧地握了一下。对这位省城的政法委书记,自己主子手下的红人,说实话,徐秘书还是很认真的。

    虽说只是省城的政法委书记,也就一正厅级别的干部。但是那可是比自己高一级,并且掌管着一市司法大权的重量级人物。

    徐秘书对茝玛佐朗还是很看好的,茝玛佐朗今年仅仅才47岁。一直紧跟着自己主子的脚步,徐秘书相信,只要自己的主子不倒,那到最后必会给他寻摸一个好去处。

    而现在凭籍着自己还在主子身边,眼膜前多结交几位实力派的人物,那对于自己以后无论被下放到哪里,其实都是一个人脉的积累。

    “哎呀,是茝玛佐朗书记,你请坐,我帮你冲茶。这小姑娘是沙哈拉市常务副市长王浩同志带过来的,具体有什么事我也不太清楚。

    我看他就是一个学生吗,没见过什么场面。茝玛佐朗书记,你这天天和违法犯罪分子打交道的脸面,可别把小姑娘给吓哭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茝玛佐朗一听徐秘书这么说,顿时豪爽的笑了。徐秘书也陪着露出了一抹微笑,不想茝玛佐朗笑完了,很是严肃的看着徐秘书,竟然认真的说道

    “徐秘书,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你这个全省政法干线的大秘。说我天天都在和违法犯罪分子打交道。

    这可不好,哈哈哈哈,那我现在来找你徐秘书,岂不是说你徐秘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秘书一愣,继而明白了这个号称铁老虎的茝玛佐朗书记也会开玩笑,于是调侃的说道“茝玛佐朗书记,人吗,无完人。人都是会犯错误的。

    我们党的原则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更何况伟人还要求我们说,要时刻做批评与自我批评,对于错误要深刻地认识。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吗!

    我们国家的司法解释说得好

    违法不一定等于犯罪,而犯罪那必当是违法。

    我吗,也不能脱俗。但是我相信我自己,对于小错误还是犯过的,对于违法也是有过的比如一着急闯了红灯。

    但是至于犯罪吗,我还不想涉及,也不敢去涉及,我可是没那个胆子!”

    徐大秘书说完,茶也冲好了,并且是两杯,用托盘端到了茶几上,看着茝玛佐朗说道“茝玛佐朗书记,请喝茶,这可是今年的新茶,雨前的。你尝尝看,味道是不是不一样。”

    见茝玛佐朗点头端起了茶,徐秘书又看向被吓坏了,依旧忐忑不安的夏雪轻声的说道

    “一个杯子,碎了就碎了。杯子吗,制造出来就是拿来用的。他自己跌碎了,那是他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应该为他庆贺不是。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再说这里是为人民服务的地方,哪能碎了个杯子就让你赔,那不成强盗了!

    来姑娘,坐下喝茶,相信王市长还要在里面等一会,你啊,别紧张。我这有报纸,你先看看报纸心情就不紧张了!”

    茝玛佐朗品了一口茶,入口清香淡雅,微微带着一丝清明的爽朗。而后茶味才显出一丝苦涩,竟然苦后是幽幽的一抹甜香。

    这家伙顿时品出味来了,不由得又喝了一口,连连说道“好茶,好东西啊。徐秘书,哪来的?难不成是领导御用的?

    我说小姑娘,我是干公安工作的,你看我这脸,长时间板着,都忘记了怎么笑了。刚才是我不好,把你吓着了。

    哎!没办法啊!要是审问个犯人,不严肃点,那是震慑不住那些罪恶滔天的家伙们的,所以,还请你不要生气啊!

    这茶好,你喝口茶,我跟你说,你以前绝对没喝过这么好的茶,不信你试试,看你那眼神,还怀疑我不成?

    我跟你说,我可是老公安了!”

    徐秘书看着夏雪,眼神也是期待的意思。夏雪看着面前的两个领导干部,突然之间夏雪觉得,这两个都是好人,并是不传说中的那些流氓干部。

    难道省里的大官都是好人吗?是不是越大的官,其实越是好官,越是清官!

    夏雪犹豫着,她笃定着自己的想法。一刹那间,夏雪坚定了自己的心神。端起了茶杯,轻轻地呡了一口这闻起来就特别好闻的香茶。

    只一小口,轻轻的一小口。夏雪突然间闭上了眼睛,那好看的睫毛微微的眨着,一抹弯月似的眉毛稍微的抖动了几下,口中的一抹芬芳几乎让她忘记了下咽。

    这是茶吗?夏雪不相信的品着,用自己贝蕾般的小舌,展开她所有的味蕾用心的品着。

    清茗入口,彷如甘露,又恰似那玫瑰花瓣上的露珠。起先是一股淡淡的香,夹杂着一丝滑滑的柔,继而慢慢的变甜,再慢慢地青涩,最后才是混合着自己津液的,就像雨后泥土的清新让她很舒服的咽下。

    夏雪从没有喝过这么好的茶,真的没有喝过。这对夏雪来说喝的不是茶,而是一股琼浆玉液。

    夏雪突然间眉头中现出了一抹忧伤,这种忧伤淡淡的,继而使人看起来无端的沉重。

    “可惜了,太可惜了,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徐叔叔,我犯了大错误了,您原谅我吧!”

    此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办公室内走出来两个人。后面一个能有五十多岁的年纪的,一看就是个大领导身份的,干部摸样的人疑惑不已的看了一眼夏雪,又认真的看了看徐秘书,不仅眉头凝重的说道

    “你犯错误了?是这个姓徐的让你犯的错误?呃!还真看不出来啊。呵呵,小徐啊,这么短的时间,你就能让一个小女孩犯错误,看来还真是不简单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