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02章 你想不想干书记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听到这,王浩喝了一口茶水,而迈勒大局长也继续喝了一口茶水接着说道

    “那时我才明白,想干点工作是这么的难!

    我也找过乐德泰市长,但是市长看了我的严打方案也是不太喜欢。最后我也明白了,领导都是只看表面。

    至于表面上乌市一番平静,那就说明乌市的天空是蓝色的。严打,谁愿意说自己的治下盗匪横行,流氓猖獗。

    所以乌市可以说二十多年以来,根本就没有进行过一次非常有效的严打整治行动。

    每当看着日益严重的社会治安情势每况日下,我的心中就在滴血。

    我认为我不配作为一个公安局长,在我的治下,还有盗匪,还有流氓恶霸,那就是我的失职。

    所以我多次召开局党委会议,要求在全市范围内展开拉网整治行动。说明白,就是响应省委的夏季严打整治活动。

    有省厅下发到各地公安局的严打整治文件,说实话,这些年来对乌市的治安状况还是有所改善的。

    但由于我不是乌市常委会上正式任命的局长。所以有些人就对我阴奉阳违,对我的命令根本就是故意拖延,不去执行。

    而我要严打,要整治乌市的治安,势必是与阿尔红书记的思想是违背的。所以靠近阿书记的一些干部,可以说根本就不鸟我的决定。

    因此导致了乌市的社会治安状况每况日下。每每我要严打,命令刚下达,很多地方已经知道了,人家都做好了准备,所以等警察一到,基本就扑空了。

    面对这种情况,实话说就是劳民伤财,无功而返,反而会遭到很多人的嘲笑。想做局长位子的大有人在,我干不出成绩,所以必然有人就会拿此说事。

    所以对我的一些不利的反应,和一些报告,无论是市委还是省厅,据说都收了一箩筐一摞筐的。

    而更有人说,之所以命令下达了,抓不到人,是因为我这个局长不作为,甚至于怀疑我故意走漏了消息,提前和一些犯罪份子们打了招呼。

    哎!死我不怕,但是被人冤死,我说什么也出不来这口怨气!

    因为要调查我全家被杀死的惨案,所以我经常化妆深入到一些歌舞厅与酒吧中探听消息。

    很多人都不知道我的具体情况。因为我自五岁开始,就在莫利谷提厅长厅长的安排下长大。

    所以很多人就认为我是莫利谷提厅长的孩子,其实说实话,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其实莫利谷提厅长真就有些像我的父亲,那是爸爸的战友,是我唯一的亲人!”

    爸爸的战友,唯一的亲人。听到这句话,王浩恍惚了。自己何尝不是在爸爸的战友们帮助下才长大的,自己的人生经历说起来和眼前的迈勒买买提何其的相似。

    都是为国为民,都是死于战场!虽然说迈勒买买提的父亲是死在自己的家中。但是那也是被穷凶恶疾的歹徒们报复所致。

    就像现在的自己,哪敢对外说自己的父亲母亲叫什么。这是国家机密,相信说出去之后,国际上的一些恐怖组织和大毒枭立刻就会派人赶来,要了自己的小命,那将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纷扰。

    自己惧怕吗,不是!因为时候不到吗?也不是!

    那么是懦弱吗?更不是!

    王浩不知道是什么,现在的他底线被触及了,心中隐藏的一段秘密与迈勒买买提的身世引起了共鸣。

    王浩顿时明白了此时迈勒买买提的苦。他竟然和自己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有着自己的追求与抱负。

    看着一脸真诚,而又有些非常伤感的迈勒买买提,王浩轻轻的问道“那么说你这个大局长只是乌市的公安局长了?还不是个被乌市常委会承认的正式局长?”

    迈勒买买提自嘲的,又有些很无奈的点了点头。王浩顿时释然了。他端详着迈勒买买提,心中在仔细的回味着迈勒买买提刚才的一些话。

    有的时候王浩认为,随着自己慢慢的身居高位,而一些很有想法,又试图选择终南捷径的人,会时不时的注意自己。

    这其实也是在仕途中的一个悲哀,仕途中不凡有这样的人。他们自身没能力,天天只想着身靠大树好盛凉。

    所以在一些人认为,能靠上王浩,还是不错的。对王浩这样的干部来说,在某些人的眼中,其实已经能被称为大树了。

    因为王浩太年轻了,如此年轻的干部,以后走入省级,那是板上钉钉的!基本上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此时的迈勒买买提对王浩来说,他心中打的什么主意,王浩真不清楚。至于全家被杀一说,王浩相信迈勒不可能骗自己,因为这事经不住查,一查什么都明白了。

    但是身世和自己如此相似,王浩一时也不能排除迈勒买买提,事先调查过自己的可能。他有没有故意在自己面前说出来这件事情,以此来换取自己同情的可能,进而乘机靠上自己呢?

    所以有些东西说不准,王浩只能自己揣摩。而省厅的大厅长绝对是xj地区实力派的人物。

    一个厅长都摆不平乌市的常委会,打不通其中的关节。可想而知,这个迈勒说不上与乌市的阿尔洪和市长乐德泰之间的关系,还真就让人耐以寻味了。

    “那么说你这个大局长连个政法委副书记也没兼任?局长还是暂时代着的?”王浩看着迈勒买买提,非常不解的问到!

    一听王浩这么问自己,迈勒买买提顿时整个脸都红了。丢人啊!太丢人了。但是现在正是自己向人家王浩交心的时候,所以不能隐瞒,而这事也不可能隐瞒。

    迈勒买买提干脆很光棍的说道“师傅,师傅,我、我没用!其实,其实这也是因为莫利谷提厅长当时与阿尔洪书记相争的结果。

    我莫利叔叔当时被哈萨克、买买提看好,当时很有能力竞争省城副书记的职位。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所以就去了省厅了。

    哎!我也没办法,从此就被阿尔洪书记惦记上了,而现在阿尔红书记人家又提了一级,直接省委常委了,所以,所以!”

    “嗷?是这样,那你想不想兼任个乌市政法委书记呢?”一听这话,王浩顿时茅塞顿开。原来这事与原省长哈萨克、买买提还有一出,那么说省公安厅的莫利谷提也就是哈萨克、买买提的人了!

    呵呵,想不到啊。如今的哈萨克、买买提已经是昔日流星了。要是能把迈勒收为手下,而间接的引出莫利谷提,说不上对自己以后,还是一大助力啊!

    于是王浩非常大度的抛出了一个诱饵——省城政法委第一副书记,相信这么大的香饽饽,任何人都是无法拒绝的。

    因为昨晚在与哈拉汗书记和省长易小天的交谈中王浩得知。无论是哈书记,还是易省长,都对乌市的政法委书记卖力买买提非常的不满。

    这种不满已经到了将要爆发的程度了,而身前的迈勒竟然才是个乌市的代局长,想一下做到省城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一举成为市委常委那是不可能的。

    而最好的运作方式就是,卖力买买提这个乌市的政法委书记一倒,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顶上去。而空出的这个常务副书记的大位,那么顺理其然的要让这位与卖力买买提只有两字之差的迈勒买买提坐上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