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27章 已经很淡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看着面前一脸希望的群众们,耳听着王浩赤诚的祈求声,钟山教授恍惚了。他隐隐的意识到了什么,也感觉到了的自己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了。

    说实话,这么多年以来,老教授除了一心专研学术以外,对于平常生活,乃至于人情世故,看的已经很淡了。

    老教授学识渊博,平常除了搞科研以外,再就是带带课,然后就带着自己的学生一头扎进实验室中,很少会有心去关注其他的事情。

    这么多年以来,不光是他对自己的生活要求不怎么在意,就是对老伴和儿子的事也是颇不上心。

    否则就不会出现他的儿子被人联合起来骗去了俱乐部,而他却一无所知的地步。甚至连自己的儿子现在在哪,身在哪个城市,平常都在干些什么事也一无所知。

    说起来,这其实是一种废寝忘食,也是一种对科学孜孜不倦的态度。只是可惜,这种态度,对他的亲人们,乃至于他身边的朋友们来说,其实就是一种悲哀。

    一种疏忽、被忽视、甚至于被无视,没有交流的悲哀!

    一心专研学术,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自然而然的也就脱离了自己的亲戚朋友们。好在他遇到了王浩,发生了儿子俱乐部被人骗走的事情,还能被要回来。

    老教授不是没有人情味,只是他没有时间,也不舍得花时间去和什么人拉人情。他哪怕有一点时间,都会马上投入到科学研究中去,研究不出点什么,甚至于不愿离开自己的研究室。

    所以,这也是他一听马晓亮与自己的学生隐晦的表达出沙哈拉市没钱的意思,他便二话不说,坚决要乘车离开沙哈拉的想法。

    其实他心中不但有害怕太阳能基地建不起来的想法,也有怕自己的科研基金被沙哈拉市给转为他用的担心。

    其实隐隐还有一个焦急的呼唤,这个呼唤就是来自于他的实验室。他最新一个科研项目已经到了关键期,于是他认为自己每在沙哈拉市轻易的浪费一分钟,其实对他自己来说,这就是犯罪。

    所以他才坚决想要离开。

    但是此时此地,老教授想要离开的心,突然间被软化了,莫名的被阻止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群众,怎么会有如此大义的人心!而王浩,这个在乌市帮自己儿子夺回俱乐部的市长,竟然如此深得民心,竟然如此一心为民。

    说实话,这样的群众早已不多见了,这样的干部——孔繁森一样、全心全意为人民和祖国着想的党的好儿女,人民的带头人!

    在今天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在当今这个私欲膨胀的社会体系中,此时的他,在近乎于不懂人情的老教授看来,也不亚于怪物的存在!

    看着面色真诚的王浩,老教授认真起来“这话可是你说的,王市长,我可是听的实实在在的!我的太阳能设备专项基金不能动!

    而基础建设这一块的基金你们市政府自己想办法!

    好!

    你既然敢答应,还敢说出建不成光伏太阳能蓄电基地,那么你就回家去种地的想法,这就能证明你的决心!

    你可是一名堂堂正正的大市长,我钟山活了六十岁了,今个我就信你一次!

    不过我钟山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王市长,我先把话和你说清楚。假如你要是建不成这个太阳能光伏蓄电基地,假如你要是骗取了我的专项资金,而作他用!

    哼!

    到时候我钟山觉不会和你客气的,哪怕你就是名市长,哪怕你就是名省长!

    我也会和官司跟你打到红墙里,我哪怕直接去找总理,也要跟你讨个说法,绝不会就这样算完了!

    今个我就把话撂在这,你也别认为我钟山好糊弄,搞学问搞傻了。说我傻的,说我钟山搞研究搞傻了的,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的傻子!

    哼!”

    王浩一听这话,急忙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哎呀钟山教授,我绝对会实现自己的承诺的,绝对会的!

    对于基地的基本建设,其实我早就有了想法。您看,是不是我们回市政府,我再和您好好的谈谈!

    不过我的承诺绝对不会变!不就一个基地吗!我王浩还就是先前那句话!如果建设不成,那我这个副市长就不当了,我回家种花生去!”

    老教授仔仔细细的端详着王浩,良久、良久,突然大叫一声“好!像您这样的干部在当今的社会中可是不多见了!

    常务副市长的官吗,虽然说我钟山还没看在眼里,但也属于高干的行列!不过你这个市长还是个正厅级别,说起来我这个教授也是享受国家厅级待遇!

    嗯!那我就信你一回!我就听听你还有什么打算!”

    话说到了这个程度,王浩赶紧一打眼色,亲自扶着老教授就往沙漠之虎走去,不过紧紧走了两步,王浩便停下了脚步,眼神中看到玛琅接过了一个纸箱子,顿时面色阴沉起来。

    纸箱里全是钱,有百元大钞,五十元的、二十的,甚至于一块五毛的!满满当当的,全是红彤彤的票子!

    但是王浩知道,这些钱,全是站在周围的这些群众们一时一起捐出来的。

    沙哈拉是穷,现在是没钱,但是再没钱,也不能苦了老百姓,王浩停下了脚步,默默的转身,眼睛四下里看了看,转身走到了一处高台处站好,扯开了嗓门,大声的吼道

    “同志们!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们!这箱子里是什么!谁能告诉我!”

    “是钱!”

    “是我们捐的钱!”

    “王市长,我们要电站,我们要光明,我们要捐钱!”

    王浩使劲的点了点头,下意识的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当空慢慢地往下压了压鼎沸的人声,声音有些激动,更有些严肃的说道

    “同志们!父老乡亲们!我知道这是钱,我知道,我王浩不是傻子!

    但是在我的眼里,这不是钱!这是什么,这么点钱能干什么!我王浩嫌少!所以,我告诉大家,市委市政府不要!

    不但是不要,还要使你们每个人以后都会赚更多的钱,过上更好地日子。让你们以后看到一个与先前绝对不同的沙哈拉,看到一个光明璀璨,气象万千的美丽油城!

    在这里,我不是说笑,我的脾气,大家明白!我说这不是钱,为什么不是钱,因为我知道,这是大家的血和汗,这是我们沙哈拉人民群众的一片心啊!

    只是这片心,市委市政府收了。但是钱!不能收!

    你们问我为什么不能收!

    你们也先别说话,听我说!

    沙哈拉要建太阳能光伏蓄电基地,这不是十万八万就能建好的事情!也不是靠大家募捐就能解决得了的事情!

    在这里,其实我想说的是,沙哈拉市委市政府,是有决心,并且绝对有能力解决基础设施建设基金的!

    如果这点能力都没有,那么我们这些党员,这些人民干部还坐在这个位置上干什么!

    我还是先前那句话,解决不了钱的问题,建不好沙哈拉市,我王浩就回家去种地!

    所以,钱,谁刚才捐了多少,现在排队,自己领回去!该上车的上车,该回去探亲的探亲!

    谁都有家乡,谁都有父母亲人,妻子儿女!我不想你们辛辛苦苦洒出来的血汗,就这么轻易地捐了出来!

    我不想让你们的父母妻儿,因为你们捐了这么一笔钱出来而在家里忍饥挨饿,甚至于生活困苦!

    我想要做的就是,只要来沙哈拉的,是在我们沙哈拉市工作的每一位同志,出去了,无论是回到了家乡,还是去了什么地方,在外面,在哪里都是风风光光的。

    都是腰杆挺挺的,因为来我们沙哈拉能赚到钱,能养活的了父母双亲妻子儿女!

    好了,我和钟教授还有事要谈,今天就说到这里。现在请大家依次到汽车站的徐站长这里,把自己刚才捐出去的钱领回去,我就先离开了,恭祝大家旅途顺利!”

    王浩说完,对现场的群众们做了个揖,打了个千,拱了拱手,这才转身在一片呼喊中离开了车站。

    而群众们一直就这么站着,这么恭送着王浩的离开。直到王浩所乘坐的沙漠之虎,早就在大家的视线中不见了踪影,才被大客车的汽车驾驶员的吆喝声唤醒

    “赶紧领钱,领完自己的钱,我们赶紧开路,再不走,这半天都过去了,我们可的走夜路了,到了地方已经半夜了,还得住旅店,多花冤枉钱啊!”

    一句话唤醒了梦中的人,于是群众们终于是动了起来。一人,两人,三人

    人人排着队上前,各自从捐款箱中默默地拿回了他们当时各自捐出的钱。队伍秩序井然,没有一位群众多拿了,甚至于少拿了。

    人民此时的觉悟非常的高,那么一大纸箱子钱就摆在每一位群众的面前。可是每个人几乎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贪念和欲望,仅仅拿回了他们当初自己捐出去的那部分钱,这才默默地坐到了大客车上!

    直到最后一名群众,也就是那位摆摊卖哈密瓜的老大爷走上前来的时候,老大爷惊奇的发现。

    箱子底下还真只剩下了二百块钱,二百块钱静静地躺在箱子中!

    而唯一不同的是,这二百块钱,不是他刚才捐出去的那些零钱,而是整整装装的两张红色大钞

    红色大钞上面的伟人图像,神态自然而充满绝对的自信。此时的伟人,我们一度的领袖,我们精神的脊梁——他充满希望、面带笑容的看着老大爷,仿佛在说

    “怎么,看到我不高兴吗?是不是嫌我给你们委派的王市长不好啊,是不是嫌这小子没要你们的钱”

    大爷傻傻的站着,一时之间,不由思索了良久、良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