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46章 家族争斗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沙哈拉市的秋天,的确是世界上最秋高气爽,却毫无收成的秋天。有的只是大漠金沙,阳光普照。

    而相比处于同一纬经上的国特洛尹琳庄园,却是另一番景象。

    特洛尹琳庄园位于国洛特加半岛的东南部,那里属于亚热带季风海洋性气候。整个洛特加半岛东面、南面、北面都被美丽的乐维佳海环绕,唯一的西方却又通向国绝对的政治与权力中心——纽腰。

    可就是这么险要,而又属于绝对丘陵山峦地貌的洛特加半岛,却为特洛尹琳家族的私人领地,无论是从法律上来讲,还是从产权归属上来说。

    国对洛特加半岛,拥有的只是直属权却无管辖权,这或许是那个充满着无限自由国度的一大悲哀吧。

    由于被乐维佳海环绕,洛特加半岛的海岸线又属于绝对的山地海岸线。每当晴空万里的时候,洛特加山海面就被太阳直射,而又反射到洛特加山上。

    至此山峰的反射与海面的反射,便使的延绵几百里的特洛加山上,彷如披上了一道璀璨的光芒,故此成为了国东南著名的旅游胜地。

    而特洛加峰又海拔达到两千六百五十六米,可以算是国东南沿海的最高峰,再加上几千年特殊文化与礼教的渲染,于是一年四季,这里都可谓是人潮人海,成为休闲与度假的绝好去处。

    由于气候的良好适应,与拥有肥沃的火山灰,再加上空气清新,几乎没有污染。又有特洛加峰阻隔海岸的潮气,把海岸的水气全反射回到了美丽富饶的特洛加半岛之上。

    致使半岛内的空气格外清新、气候无比的湿润,雨量充沛,植被怡人。所以便成了适应优良葡萄的栽培与种植基地。

    不仅如此,特殊的气候作用下,使这里的气温终年达到26度左右,平均降水在1900毫米,于是又成为世界上著名的咖啡产地。

    而在特洛尹琳家族的细心管理之下,这样的气候,加上这样的地理环境,便创造出了世界上最为著名的蓝山语茶咖啡。

    而蓝山语茶咖啡确实拥有着世界上好咖啡的所有优点

    口味香醇浓郁,甘酸苦甜互不压味,稍微饮之便会令人精神振奋,疲劳顿失,所以成为了世界上公认的,最好最昂贵的咖啡珍品。

    何为珍品,只因为数量稀少,咖啡的生长地仅仅在特洛加山脉上的半山之中的一个近乎于特殊纯在的小半山平地之上。

    至此导致了蓝山语茶咖啡的产量稀少,而成为了世界上最为昂贵的咖啡。

    历史上特洛尹琳家族也想尽了办法,无论是嫁接,还是寻找气候环境无比相识的地域进行蓝山语茶咖啡的栽植培育,却不想长出的咖啡都与特洛加山上的正宗蓝山语茶咖啡有所不同。

    所以至此特洛尹琳家族才明白,这里的蓝山语茶咖啡是上帝对他们家族的恩赐,是主对他们的奖赏。

    至此家族将盛产蓝山语茶的那一小块半山腰中的平地,尊为特洛尹琳家族中的圣地,是重兵把守,层层守卫,外人是坚决止步的!

    而此时一位面貌俊朗,鹰钩,星目的男子,却是非常惬意的坐在这特洛加山的半山腰中的咖啡园内。

    他身前是一个精致的大理石石桌,而手中正端着一个精致绝伦的银质咖啡杯,在小口的品着这里最好的蓝山语茶咖啡。

    “有什么话不能说,非要跑到这里来。这园子爷爷有禁令,要不是因为我掌管着,是任何人也不许进来的。

    而还好姐姐不在,要是被他知道我在这里喝咖啡,非得又训我一顿不说!”

    “你在说你的姐姐吗,格莱特?那个女人简直是蠢到家了,尽干些欲盖弥彰的事情!”

    “你没有权利说我的姐姐文赛尔!”格莱特立刻黑着一张脸,训斥了一句站立在他身旁的洛特加州、州议员文赛尔。

    “嗷,很抱歉格莱特先生,那是你的姐姐,我还以为是个外人呢。不过据我所知,她可从没有把你当做一个成年人来看,是吗格莱特先生!”

    “你在说我弱智吗文赛尔,信不信我让人把你从这里给丢出去,伟大的议员先生!”

    “呵呵,丢出去,这就是特洛尹琳家族少公子的做派!不要自作聪明了格莱特先生,难道你宁愿一直生活在你姐姐的臂膀之下吗?

    我可是听说,你们特洛尹琳家族的男丁们就要没落了,而实在没有办法了,却想要一个女人来当家!”

    “你放肆文赛尔,这是我们特洛尹琳家族内部的事情,你无权加以评论!”

    “嗷,那好吧,格莱特先生,我看我的打算要失败了。本以为你可以成为一个高贵的而有着自己主见的伯爵,却不想,你只是名义上的伯爵而已!

    无怪乎那个老家伙只让你世袭了爵位,绝没有让你世袭了权利。你不感觉这是你特洛尹琳伯爵的悲哀吗格莱特!

    一个名誉上的伯爵,终归只是一个称号而已,还有什么可以在人前炫耀的,我很替你悲哀,伟大的伯爵!”

    年轻的格莱特,使劲的捏着自己手中精致的银质小咖啡杯。

    可怜的咖啡杯怎么耐得住这么大的手劲,又是银质的特殊材质,只一会,小巧的咖啡杯就在他好看的手指下,扭曲的变成了椭圆的模样。

    “你究竟想说什么文赛尔,别尽干那种聪明的事情。不要认为你的来到没有人会看见,我和你之间,只是家族公事上的交谈而已,不要试图挑拨我和我姐姐之间的关系!”

    “又是你的姐姐,可怜的格莱特,你不觉得你那漂亮的姐姐就要要离开你了吗?

    她已经去了z国,据说还爱上了一位那个贫苦落后,而又野蛮的低劣民族中的一名可怜的男人。

    嗷!这种感觉好可怕,格莱特,难道你希望你的姐姐会嫁给一个野蛮的人,更何况是一个完全没有信仰,低劣的野蛮人?

    这样你们特洛尹琳家族还怎么发展,难不成让一个野蛮的z国人成为你们伟大的特洛尹琳家族的新任主宰?”

    “你放屁文赛尔,请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我们特洛尹琳家族是高贵的王室家族。

    我们不仅有着自己永久的封地,还拥有着绝对可以左右你们命运的实力。这可不仅仅对你来说,甚至是对于总统的选举,我可以很不客气的说,我们特洛尹琳家族在其中也起着很关键的作用!”

    文赛尔下意识的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细汗,只是他擦的很隐晦,他可不希望自己在这个年轻的伯爵面前,漏出什么不好的一点可以影响他形象的动作。

    文赛尔的打算非常的深远,他是象脑党的重要成员。而象脑党是竞争下一届国总统的最主要的两大派系之一。

    可是想要竞争国的总统,那首先必须要获得无尽财力,绵绵不绝的实力财团的鼎力支持。

    而特洛尹琳财团,无论是在世界上,还是在国来说,一直都是各方势力纷纷争夺的对象之一。

    如果能获得了特洛尹琳家族的特洛尹琳财团的支持,文赛尔知道,那就等于自己拿到了全国将近三分之一的选票。

    这对他,或者是对任何势力来说都是绝对不可以轻视的。

    可是他没有想到,在他充分的研究了特洛尹琳家族的一些家庭纠葛内幕的时候。自己凭籍着绝对的内部消息打探到特洛尹琳家族第三代中的一些不利消息。

    正想用他做些文章的时候,却不想,本来让他很看好的新任世袭伯爵格莱特,却是这么的维护着自己那个完全掌握着特洛尹琳家族不少权利的漂亮姐姐。

    还真是个废物,这就是文赛尔此时对格莱特最正确的评价。一个纨绔子弟,终究成不了大器!

    “好吧,看来我今天是来错了伯爵大人,看来年轻的伯爵大人你喜欢的只是游山玩水而已。

    没事的时间品品你们家的咖啡,干干女人,除此以外,对于事业,恐怕你是没有兴趣的。

    这正如你们家老爷子对外面介绍的说,你格莱特只是一个会享受的伯爵而已!”

    文赛尔说完,很礼貌地对格莱特鞠躬,转身便走。只不想刚刚走出不远,身后便传来一声‘咣当’的银质咖啡杯被摔倒了大理石桌子上的声音。

    “站住,你这个令人无比讨厌的家伙,你的语言然让很恼火。我知道你是在挑拨我和我姐姐之间的关系文赛尔,但是你认为你说完了这样带有挑拨性的话语,我就可以让你随便离开吗愚蠢的家伙!”

    文赛尔心中一震,对于格莱特这个俊美的伯爵的威胁,说实话,还是让他很害怕的。人家毕竟是一名伯爵,无论身份地位还是财力,都是自己不能与之比拟的。

    假如这年轻的家伙真要是被自己激怒了的话,恐怕自己会很狼狈的离开这里,那要是传出去,绝对会成为一个可怕的笑话!

    文赛尔可丢不起这个人,因为他很在意自己的名声,更在意自己的上升的潜力!

    对他来说,他的政治前途是无止境的,因为他很年轻,又很有能力,在象脑党中一直被认为、是很有实力与驴野党一较高下的人物。

    怎么也不能让自己在这个年轻的家伙面前吃亏,这可是被称为象脑党的文赛尔所绝对不可能接受的事情,那样可是会令他颜面尽失,名誉大损的事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