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47章 象脑的诡计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洛特加山青秀俊美,如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俯身望去,到处都散发着无比诱人的魅力。

    而特洛尹琳家族虽然将其开发成了一处旅游景点,但却并没有人为的进行过特别的人工修饰,自始至终都保其原来自然的面貌

    这就无疑更加迎合了现代人的口味,增添了无数早就厌倦了人工景致而真正向往大自然的一些游客们的到来。

    洛特加山虽不甚高,但是也有险崖峭壁,奇峰峻岭。

    特别是满山郁郁葱葱的植被,和几乎随处可见的清涧流水,更给到此游玩的人增添一股身处,被大自然美好包围中的情趣。

    雾掩轻纱,渐愈渐浓。这是特洛加山最为突出的特点,多雨多雾,看起来就如同披着轻纱的处子,愈掩还休。

    可此时的雨雾却有些略微增大的意思。渐渐地文赛尔那有些过于阴郁和低沉的心,被心情所累,在观赏起远处的景致,便看得越来越模糊,思绪显得更加低沉与凝重起来。

    他很想一转身径自走开,对于格莱特这个自大狂妄目空一切的家伙,使他无比的厌烦。

    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这是最让人无比气愤的事情。

    身为洛特加半岛议员的文赛尔,真可谓在格莱特身上花费了无限的心思。

    为了能让他早日顺利地继承老特洛尹琳的伯爵之位,文赛尔可谓做足了工作,是方方面面对这个扼守在特洛尹琳庄园的小子给予无限的帮助。

    而他的目的,是深远的,也是不可告人的。

    除了对于权利的追求以外,其实文赛尔还有着一颗非常贪婪的恐怖之心。只是他这颗心,总是被他自己深深地掩藏着,从不对外人漏出一丝半毫的影子。

    他感觉自己就像在养着一只小猫,但现在自己悉心培养的这只小猫竟然长大了,不仅仅是长大了,反而隐隐有了一些要变成老虎的踪迹。

    可是这只老虎不仅不知道回报自己,反而有了能够威胁到自己的意思!

    这可是自己所不能接受,所不能承受的。我做了那么多,把你养大了,你到好,不但不知道回报,反而想反咬一口,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是在威胁我吗格莱特,不要忘记了是谁让你成为了伯爵。象脑党不是那么好被人欺骗的,欺骗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格莱特伯爵大人!”

    “威胁?不,不,不,怎么会呢文赛尔先生。我只是不理解,先生从我年少的时间就一直在接近我,直到现在,先生能否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也长大了,不是个小孩子了,你应该知道,我也有我自己的思维方式,尊敬的文赛尔议员先生!”

    文赛尔心中一愣,这个家伙还真是长大了。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他会长大,怎么能总以为他还是哪个喜欢听从自己计谋的小屁孩呢?

    一刹那间,文赛尔的心在慢慢的下沉,直到下沉到了一个最基点

    自己的打算很简单,那就是利用甚至是掌控特洛尹琳家族。

    而想要掌控这个古老的家族又谈何容易。

    所以他选择了非常年轻,成天无所事事的格莱特。

    文赛尔有自己的打算,他是象脑党中年轻一代很有能力的一个家伙,很受上面首脑的信任。

    但是多年的从政路上使文赛尔明白一个道理,在国,无论你是想竞选州议员或者是州长,首先要获得的就是必须要有着绝对实力大财团的支持。

    而平民出身,毫无背景的文赛尔,只有把自己的宝压在这个偶然一次在宴会上遇到的纨绔子弟格莱特的身上。

    可以说是历经万苦,自己一次次努力的付出,一次次呕心沥血的计谋之下,终于使这名花花公子获得了他们家族的赏识,也获得了老特洛尹琳的最终要求,致使才将世袭的伯爵之位,上禀皇室,世袭与他。

    却不想这家伙现在反而摇身一变,翅膀硬了,想要将自己一脚踢了!现在不仅仅是要踢开自己,看样子还想激怒自己。

    这么早的和自己翻脸,这家伙想过吗?考虑过吗?

    这样子对这小子刚刚继承了伯爵大位是非常不利的。虽然说现在伯爵的贵族身份在国来说,已经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了。

    国已经由古老的贵族王室统治时期,变成了现在全世界最注重人权的、以议会组成的立法格局。

    但是文赛尔依然相信,老牌王室势力家族们,对于现形势之下议会议员选举的重要性,甚至于可以影响到总统的产生。

    文赛尔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就那么俯视着远处的山脚,矗立在蒙蒙细雨中遐想着。

    此时的他是那么的不甘心,而又是那么的没落

    格莱特好像忘记了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一般,对站在远处的一位年轻的使女挥了挥手,女子急忙碎步走了过来。

    “伯爵大人有何吩咐?”

    “我的象棋,象棋呢,摆上。嗷,又下雨了亲爱的。总不能让我们的议员先生淋着雨回去吧,那样可是会感冒的,你说呢伦丝!”

    伦丝赶紧点头,急忙在大理石桌子上帮格莱特摆好了象棋。

    “文赛尔,这就是您身为一名议员的忍耐吗?可怜的文赛尔,不要告诉我你是仁慈的。

    来吧,继续我们的游戏,我知道你总喜欢掌控的感觉。那么试试我们经常玩的国际象棋,再来一局,只要你赢了我,我依旧听你的!”

    文赛尔没有拒绝格莱特,他对于这个小子还是了解的。他太清高了,也太自负了。

    这家伙也许是长大了,心里琢磨出了一点什么,但是文赛尔相信,他绝对猜不出自己真正的目的是要干什么。

    那么与其是另寻合作伙伴,再继续去寻找自己的目标,从新的下一番苦工,那么何不让一步海阔天空,或者来个东方的计谋继续合作下去呢?

    格莱特执白子,开局极快,大开大合,颇具杀气。

    而文赛尔却是执黑子、中规中矩,棋风不紧不慢,一路布局极广,看似随意,其实却每一步中都早就算出了格莱特的落子之意,大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之意。

    “呵呵,议员先生,你总是这样,仿佛一切都逃不脱你的眼睛。”

    “不,年轻的伯爵大人,是你越来越成熟了。我想我不能再帮你什么了,你的思路已经越来越清晰了,看来我已经不适合再陪你下棋了!”

    一听这话,格莱特放下了本该出手的棋子,端起了使女刚刚为他冲好的咖啡。

    慢慢的送到自己的嘴前,轻轻地吸了一口咖啡诱人的香气,继而才轻轻一摇,小小的抿了一口,这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文赛尔。

    “还是那个味道议员先生,您是否也尝尝?”

    文赛尔畅快的舒了一口气,对于格莱特的邀请,他还是很高兴地。也伸手抓起自己身边的银质咖啡杯,竟然动作与格莱特恰恰相反的,是先喝而后闻。

    “我想你先前的发怒绝对是故意的吧,我的伯爵大人!”

    “也就有你能看得出来,但是我却感到你真的生气了,不是吗议员先生!

    其实你完全可以当做是一个孩子在胡闹。我只是烦了,厌了、倦了,很想发火而已!”

    “这可不好,你现在是个伯爵,应该有伯爵大人应该具备的素质!”

    “是吗,你何尝不是我的老师呢文赛尔,可惜你从不允许我这么称呼你!

    但是你想过没有,你帮我获取了这个伯爵的爵位又如何,即使你不帮我,爷爷百年后,这个伯爵的爵位也是我的。

    只不过现在比较提前了而已,但是提前了,又能又有什么用。你是知道的文赛尔,我即使被加冕为了伯爵,但实际上我还是一无所有。

    我所拥有的,只是替家族管理好这片肥沃的咖啡园与下面的葡萄酒庄而已,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对我来说太埋没了吗文赛尔!

    我哪一点比不上我的姐姐,她可是个女人啊。但是她却能的到爷爷的赏识,甚至得到家族的认可,掌管着z国整个地区的经济规划与投入走向。

    那个古老的国度,你没有去过是不知道,其实里面蕴藏着无限的先机。

    你知道吗文赛尔,仅仅两年的时间,对的,就是两年,我们特洛尹琳家族在z国甚至于欧亚地区,已经赚到了异与往常十几年来所不同的收入。

    这是需要保密的,但是文赛尔,你是了解我的,我更是信任你的。像这样的机密,你听说过吗,也只有我会坦诚的告诉你。

    你其实知道我想要什么,我是个男人,更是特洛尹琳家族的继承者!难道说,你就这么看着我成天守在这座咖啡山上?”

    文赛尔一震,震惊,深深的震惊。

    与以往十几年来所不同的收获。

    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难怪乎那个老东西都亲自在z国很久了,也不愿回来,原来里面这么诱人!

    可更令他感到震惊的是,这小子终于是开窍了,终于可以不用自己刺激他了。这家伙的确长大了,懂得了什么对他来说才是主要的。

    “你还想要什么格莱特,难道拥有这些还不够吗。你的爷爷有着绝好的打算。你说得对,你是一个男人,是你们特洛尹琳家族的继承。

    看吧,这山,美好的洛特加山都属于你的了,这是你们家族的聚气之地,也是崛起之地。

    你在这里其实就是继承,就是守候!你的姐姐,我可以说,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女人。

    她有着我们男人都无法比拟的商业头脑。看看吧,仅仅两年的时间,正如你所说的,她为你们特洛尹琳家族创造了什么。

    而身为你,难道不应该感到欣慰吗格莱特。你是家族的继承者和守护者,更是等于一个主帅,难不成你不理解自己身在这里的原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