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55章 把人给得罪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酒是好酒,宴是好宴。福尔斯财团竟然与特洛尹琳财团在宴会上,直接达成了合作协议。

    两个在国际上排名前十的商业大鳄的决定,震惊了现场在座的每一个人。

    征得两名总裁的同意,龙江立刻指示沙哈拉市宣传部的同志们,将这个美好的消息,马上制作成新闻,往省宣传部,国家宣传部汇报。

    而为了配合新闻节目的录制,玛丽莲与安琪儿都适当的做出了一番讲话,并且现场就一些项目签署了合作意向书。

    新闻以最快的传输速度,发送到了省以及中央相关部门的大佬手中,顿时在z国上层引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又有些喝多了的王浩,这还是第一次在沙哈拉市、享受到自己城市中这座标志性建筑的招待所。

    他今天确实有些喝多了,虽然说喝的是干红,但是干红后劲大。

    直到宴会结束,他被人送进了客房中躺到了床上的时候,这丫的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两个影子。

    玛琅笨手笨脚的拧了一把毛巾,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刚想给王浩擦把脸,却见房间的门被人给推开了一条缝。

    一个漂亮的美女,探头探脑的往里看了一眼,当确认自己没有推错门之后,这才一把拉开了房间的门,大步的走了进来

    “他喝多了?毛巾给我,你也太笨了,水都没拧干,你看看,床都给你弄湿了,还怎么睡?”

    玛琅皱了皱眉头,笑着说道“你还知道来帮忙,我还以为你和安德利去度蜜月去了呢,这么久没见到你们了,去哪了?”

    李钰斜眼一瞪玛琅,小声的‘啐’了一口说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还度蜜月,我和安德利这几个月都在地下河内搞探测。

    你忘了,这任务当初你不是还想抢着去的。哎,差一点就被折腾死了,早知道这活这么难干,当初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去的。

    你是不知道啊,真是九死一生啊。

    看吧,我就知道和你说,你一定会是这么个表情,算了算了。看把你好过的,都上新闻联播了,我刚才看到了,你站在领导身后,很威风吗!”

    玛琅嘿嘿干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长的多帅。那啥,你别动手,我可不敢和你闹,我安德利哥哥呢,怎么没见和你一起上来?”

    “就你?还敢自称长得帅!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我不和你闹了。安德利抓了一条鱼,正在煲汤呢,你要想他,自己去后厨去找他吧,这里交给我吧!”

    玛琅一听,巴不得自己赶紧跑。他可不想服侍喝醉了酒的王浩。好在王浩喝完了酒一般状态下是不会吐得,但是这家伙却喜欢在醉酒之中吩咐人去干活。

    as

    往往他刚吩咐给你的活你还没干完,他的下一个吩咐却又到了。玛琅对王浩这个特点简直是太熟悉了,能在这个时候被李钰给支走,那简直对于玛琅来说,就等于获得了大赦一般的荣幸!

    “好,那你小心点,你先用点凉水给他擦擦脸,我到后厨看看安德利去。”

    李钰点了点头,又去卫生间把手上的湿毛巾给拧干了,刚走出来,就见迷迷糊糊的王浩说道

    “玛琅啊,那沙漠之虎开了一天了,你去擦擦车,一定要擦干净啊,明天还要用他接待特洛尹琳总裁呢!”

    玛琅赶紧答应着“好的好的,我一定擦干净,打扫的就像新的一样,你放心吧。”说完便对李钰挤了挤眼,刚刚走到门口,还没关上房门,就听王浩又说

    “那什么,玛琅,下去告诉是政府招待所的郑玉秀,一定要满足外商的任何要求。比如夜宵,或是什么其他的。”

    “呃!好的,我这就去,马上就去!”

    “嗯,去吧,记得给我弄杯水”

    玛琅赶紧又走了回来,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起茶杯,刚想冲茶,却被一双素手接了过去,又无声的对他挥了挥手。

    玛琅斜眼看了看躺在床上,模样难受之极了的王浩,赶紧踮着脚溜出了门外。这家伙是连门也没关,小走几步,转而迈开脚步,撒丫子就跑。

    李钰充好了一杯清茶,想了想,又去卫生间把茶给倒了,换上了纯净水,这才走到床头,刚想喂王浩喝下,不料王浩却突然起身坐了起来。

    “你们回来了,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那条地下暗河有没有新的发现。”

    李钰被吓得手一抖,差点没能握住水杯。她看着面前突然就自己坐了起来的王浩,下意识的问道

    “你,难道你没有醉?”

    王浩一把接过杯子,大口的喝着水,然后眼神迷离的说道“醉了,那么多人灌我自己,我还能喝不醉。

    只是还没有完全醉而已,不过我就喜欢折腾玛琅,这家伙心高气傲的,不折腾折腾他,他总是谁也不服,这样的性子,很不适合跟着我在官场中厮混啊!”

    “安德利不会也是你这么折腾出来的吧!你还真行,把他折腾的像个闷罐子,我要不和他说话,他能跟在我身后一整天一句话也不说!”

    王浩哈哈大笑,想起也有段时间没见到安德利那家伙了,于是使劲的摇了摇头说道“别瞎说,我可不敢折腾他。要是严格的说起来,他还是我的半个师傅呢。

    对了,那家伙没有欺负你吧,嗯,算了,你也不用这种表情。我量他也是不敢欺负你的。

    谁敢欺负你呀,要是被你那当司令的老爸知道了,还不得拿枪给毙了!”

    李钰又帮王浩倒了一杯水,王浩喝完,李钰才重新给王浩冲了一杯茶,放到了床头的柜子上说道

    “就知道你没好话,不过我们这次还真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只是那条地下暗河我们是怎么勘察也走不到头似的。

    你是不知道,为了这事,我和我爸爸要了一个侦察排。各种装备都带上了,真是把我们给累哭了。

    还好困难总算克服了,也没人受伤。不过你猜测的那种情况也没有出现!”

    “嗯!”王浩使劲的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小口的抿着,刚想说话,就听李钰又说“不过王浩,我刚刚上来的时候,接到了我爸爸的电话。

    他的口气可是不太好,听意思刚刚从哈拉汗书记那出来。”

    李钰说完便紧紧地盯着王浩的脸,认真的看着。本来她以为王浩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感到惊奇,或者是面部的表情变一变,有点什么变化的样子才对。

    却不想王浩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

    这样一时间两人的气氛就有些尴尬,李钰默默地坐在王浩的床边。虽然这在外人看起来多有不便,但是李钰和王浩却毫不在乎。

    李钰相信王浩的人品,自己是安德利的未婚妻。而安德利又是王浩的生死兄弟,以王浩的人品绝不会对自己做点什么。

    这不仅仅是相信,也是一种友情的极度信任。虽然说起来李钰和王浩也只是在装甲旅的时候才认识的,但在李钰的心中却认为,自己仿佛与王浩已经相识了很多年了。

    她本来还在想,王浩一定会问自己,爸爸还和她说了什么。但是很奇怪的是,这家伙真耐得住性子,宁愿自己在那苦苦的思考,还就是不开口。

    他等得及,自己可等不及。李钰是个急性子,于是不待王浩问自己,李钰却自顾自焦急地说道“哼,你成神了,难道你会算不是,真就不想知道我爸爸还说了什么?

    哼,我可告诉你,也许你会离开沙哈拉市也说不定,可别怪我没有给你打招呼!”

    王浩又喝了口茶,心思不定的想了想说道“也许吧,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不过离开,为时过早,或许还要待上一段时间。

    只是你爸爸误会我了,但是我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特洛尹琳财团和福尔斯财团突然宣布要联合,要合作,这也不是我能够想到的事情啊!

    哎!造化弄人啊。

    我要是早知道的话,还不早给他们打电话了,最起码也要办个小型的什么招商引资洽谈会,请你爸爸那些大佬们来坐阵的不是。”

    “嗯,我也在想,你就是料事不足,这下的罪人了吧,好心办坏事。你能了,沙哈拉能了。

    现在就连龙江都是名声大震,你想啊,风头胜过省委大佬们很多呢。

    你引来的外商牛气啊,直接震惊全世界!呵呵,好大的功劳!不过我就真是不会赶机遇啊,要是早知道这两个大财团之间要进行合作,我就把手中那些卖茅台酒的钱,全买他们股票了。

    哎!可惜了,要是等明天再买,还不知道股价会直接飙升到多少呢!

    呜呜呜,我的别墅,我的宝马,我的豪宅,我的名车啊,这下都被你这个笨蛋给搞没了!”

    听李钰这么一说,王浩的嘴里更是感到苦涩不已。正所谓始料不及,好心办坏事。怎么自己当初就想不到邀请省委的大佬们一起来迎接特洛尹琳老爷子们的一行到来呢。

    疏忽啊,绝对的疏忽!

    这就是功高震主,这就是风头过剩!

    想想当初,安琪儿来沙哈拉的时候,自己办的多好啊,当时知道了安琪儿独特的身份之后,是立刻就向哈书记和李常山作了汇报。

    可为什么这次却偏偏疏忽了这些大佬呢。摆明了哈拉汗也好,李常山也罢,这次对自己或多或少的都有了一点看法。

    而至于易晓天,那更不用说了,还知不知道是不是在家中骂娘呢。

    自己这一下算是把人都给得罪了。

    想要拉关系不容易,可是想要得罪人,也就是一句话,或是一个轻视,哪怕是无心的,也就把人给得罪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