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58章 天大的机遇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哈拉汗不仅莞尔,人竟然可以无耻到如此的地步,使他颇为不敢相信。

    而易晓天却是微笑的摇了摇头,对王浩死皮赖脸、名为道歉,实为邀功请赏的方式深感无语。

    “王浩啊,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天下为公的实际含义啊!”哈拉汗看着面前年轻的王浩,微叹一声,怅然的说道“身为人民的公仆,都知道天下为公。

    可是又有几人能够真正的做到!

    为官者,都喜欢上位。一朝大权在握,便会迷失了最初的理念。权利,欲望,贪念,这几乎是不可逃避,禁锢在每个人心中的枷锁。

    无论是你还是我,没有人能够真正的达到天下为公的地步。我们都不能免俗,只不过是相对的做好。

    而我们国家千百年来做官出人头地,手掌天下权利的根本欲望,几乎是为官者的通病。

    一人在上,则高高在上,凌驾于他人之上,一言九鼎,金口玉言。这些其实都是对权力欲望的不可避及。

    也许你刚在门口敲门的时候还在思考,你进门后会怎么向我解释。新闻我看了,你做的很好,做出了不朽的成绩。

    而我则犯了被权力欲望蒙蔽了的错误,就连你易叔叔今天进门,都给我带来了一棵老山参。

    别认为我看不懂,不识货。这么多年以来,能带着礼物进我哈拉汗家门的人,那没有。

    但是这棵老山参我收下了,至于为什么收下,那是因为我是以朋友之心收的,收来也确实有用,这老参对你婶的老毛病很对症。

    所以我收了,也算是犯了一个错误吧,一个打破了我多年来自作清高的规矩。

    这就是贪念,就是欲望。我贪这棵老参,所以有了欲望。

    而对你来说,也认为无视领导,是一个错误,所以致使你深夜说动了特洛尹琳财团以及安琪儿赶到了乌市。

    你是想要拟补一个错误,一个忽视了领导上级的错误。但是你想过吗,特洛尹琳总裁他们会怎么看,两个年轻的国际财团的掌权人会怎么看。

    别人会认为,在我们z国,还是老封建,老思想。在我们z国,还要走不少弯路,走层层密布的人脉关系网。

    这对于外商也好,还是国际财团的引进也罢,其实无形中,就让他们产生了一种逆反的心理。

    即使有不少人想要投资,想要来我们z国发展市场。而都会无缘无故的先要考虑一下当权者的意思,和人脉投资的成本。”

    王浩认真的体会着哈拉汗老书记的话语,他深深的明白哈拉汗老书记的意思。对于哈书记,王浩是从内心中敬仰的。

    哈书记的名声很好,无论是在体制内,还是在民众中,从未传出一点不好的负面消息。

    而通过这段话,更能说明哈书记是一个内心高尚的人民公仆。他一直都在自律,都在自省。

    曾经王浩不相信会有一无所求的人,会有没有欲念,没有贪念,甚至于一心奉献的人。

    但是在进这个别墅之后,感受到了老书记认真的话语,使王浩真的相信了什么是高尚,什么是一心为民,天下为公。

    入眼看处,俭朴,朴实。一号别墅,这就是大西北最高掌权人的实际居住地。

    简简单单的布艺沙发,几百元的玻璃茶几,和普通民众家庭的布置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博古架上没有玲珑价值不菲的古玩珍品,而是几个模样造型各异的酒瓶子。墙上也挂有字画,却是满大街都有的印刷品。

    难道这只是表面现象,哈书记就没有爱好?真就两袖清风,清贫如洗?

    家中两世高官,典型的红二代,国家举足轻重的权利代表性人物,王浩几乎认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就连姚爷爷也不能脱俗,日常用具也好,个人喜好也罢,家中书房内也喜欢摆些小玩意,他不相信哈拉汗做了这么多年的一方大员,真就能够达到两袖清风的地步。

    那如此算来,自己的打算岂不是要落空?

    对于财产身外物根本就无视的人,王浩不知道自己下面能否进行下去。看来自己今天的算盘是要落空了,他甚至有些后悔。

    哈拉汗明着告诉自己,今天他收礼物了,打破了他多年以来的老规矩,他收了易晓天送给他的一株老山参。

    王浩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也去寻觅一棵老山参啊。易晓天啊易晓天,你总是以老山参开路,岂不知道,我对于他也是很需要的吗!

    想想当初自己与易晓天见面之时的情景,何尝不是收了人家一棵老山参呢!

    看来易晓天手中的山参不少啊!

    易晓天颇为汗颜,哈拉汗当着王浩的面抖漏出来了自己送礼的事情,还是一棵老山参,就让他感到非常的无地自容。

    他刚想解释一下,话到了嘴边,又生生的咽回去了。解释,向谁解释,王浩吗,以王浩的聪明,解释岂不是越解释越乱。

    那还不如不解释,他相信王浩会理解自己的。往往聪明的主子是不会计较下面的手段的,要的只是结果。

    果不其然,王浩只是看了一眼自己,这一眼中很是欣赏,就让易晓天忐忑不安的心稍微有了一丝寄慰。

    场面一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还好,小菜和美酒恰巧在这个时间内被端了上来。

    一碟熏鱼,一盘酱牛肉,一碟油炸花生米,一个海米小油菜。三个酒杯,一瓶茅台。

    “老哈啊,茅台我可给你拿出来了,你还不和易省长喝点,你不是早就吆喝着想要喝点吗。

    不过话我可说在前面,不能多喝,你血压不好,自己悠着点。易省长,王浩啊,你们慢慢喝,我去看电视了,我的电视剧都快要演完了!”

    哈拉汗看着老伴,微笑着点头,表示绝不多喝。易晓天与王浩两人也赶紧起身道谢之后,待女主人离开,走了之后,哈书记这才招呼三人重新坐下。

    王浩伸手就抓茅台,却被哈拉汗一手拍开“干什么,这酒我来分,就这么一瓶,哪用得着你来分,你给我们倒茶,把茶给我换了!”

    王浩嘿嘿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脑门,赶紧起身冲茶。待他回来时桌上的酒杯已被填好,自己半杯,人家两却全是满杯。

    王浩不仅撇了撇嘴,都说满酒浅茶,摆明了哈书记对自己有意见啊!

    哈拉汗看了看王浩那不满意的模样,忽然哈哈大笑着说“给你点酒喝就不错了,今个你婶高兴,能让我沾点酒。我可舍不得给你倒满了,你想喝,自己出去在哪喝不到。

    你呀,今个就这么多,剩下的都是我和你易叔叔的!你可别说我小气,不是家里没有酒,那酒都被上了锁了,想喝也喝不到,我就靠这瓶过过瘾了!”

    易晓天一愣,没想到堂堂的xj省第一人,竟被自己的老伴看管的这么严。不过哈书记有高血压,还真不适合多喝酒,想想也就释然了。

    王浩更是没辙,谁让自己地位低,有点酒喝就算不错了。

    其实王浩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要是给别人知道了这小子现在竟然坐在省委一号的小别墅内与两位大佬平起平坐的在喝酒。

    不要说是喝酒,给别人,就是能来做个服务员,当个倒茶斟酒的童子那也值了,哪还敢像他这样嫌酒少?

    “哈书记,其实我是想来向您借钱的,私人性质的,还有易叔叔,有多少,借多少。时间不长,十几天就行,最晚两个月。

    这酒吗,我车后备箱里有的是,不够我偷偷地出去拿,怎么样,还请哈伯伯易叔叔帮帮忙!”

    “什么,借钱?你借钱干什么?还私人性质的?”哈拉汗招呼着易晓天碰了一下酒杯,小抿了一口茅台,非常感叹的回味着,继而疑惑不已的问向王浩。

    这小子,总是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哈拉汗不相信以他常务副市长的身份,姚老的螟蛉义孙会缺钱。

    不过想想,现在安琪儿也来到了乌市,以王浩的和安琪儿的关系,难不成这小子想请安琪儿在乌市好好玩一玩,但最近手紧,又不想花女人的钱,这才找自己借钱?

    哈拉汗只想笑,这小子成天花花心思不小,身为许向东的女婿,不但霸占着许薇,还敢在外面拈花惹草的,的确可恨,偏偏却不知道许薇是怎么容忍他的。

    “王浩啊,交朋友可以,但是也要掌握个度。年轻嘛,总是有些激情,但不能玩火。

    据我知道你们沙哈拉市的干部工资可从不拖欠,都是国家直接拨款,我这里也没有多少,就给你一万吧!”

    易晓天也点了点头说道“一万,嗯,我这也刚发的工资,都在这卡上,合起来也有一万了吧。这是新工资卡,你拿去吧,密码六个六我就没改过,你记得把卡还我!”

    王浩刚夹起快熏鱼,还没下嘴,一听说两人出口就是一万,惊得‘啪’一下那块熏鱼就掉到了茶几上。

    这小子赶紧不好意思的又夹起来,吃进了嘴里,嚼着说道“味道真不错,好久没吃鱼了,美味啊!

    不过一万?就这点,合起来才两万。不够,不够,还不够塞牙缝的。哈伯伯,易叔叔,我就是来打牙祭的,两万的确少了点,我要的是你们的全部存款!”

    呃!

    全部存款!

    在一个省长,一个书记面前,和人家要人家全部的存款。开什么玩笑,易晓天只觉得王浩的脑袋被驴踢了。

    都是党的干部,人民的公仆,哪来的存款?就是有存款,也不敢随便就这么拿出来,更是就这样暴漏在相互的面前。

    这绝对是官场大忌,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