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61章 多亏喜当爹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槐花市市委书记马吉昌已经脱衣睡下,他这人有个习惯,到了晚上十点半一过必须要安寝。

    马吉昌信奉中医的养生之道,严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精髓。可身为槐花市的书记,毕竟不能晚上八九点便躺倒在被窝里。

    所以马吉昌努力的要求自己,为了更好地处理政务,更好的完善工作,坚持再坚持,一定要坚持到十点半以后再睡。

    可今天刚刚把自己放倒,才进入梦乡,不想屋内的座机竟疯鸣般的响了起来。

    马吉昌翻了个身,烦躁的让自己不去理会这讨厌的电话铃声。嘴里还小声的嘟噜了一句“不长眼,没记性,老子说过的话都忘了,看我明天怎么修理你们,格老子的!”

    敷着面膜的刘莲英还在客厅内看电视,近期槐花台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播起了韩剧,竟然联播五集,一直播到深夜十一点。

    剧情跌宕起伏,使刘莲英一时看的非常过瘾,欲罢不能。

    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刘莲英皱了皱眉头,撩开身上的毛毯,赶紧小跑着从沙发上起身,一把抓起了电话,小声的问道“你好,马书记睡了,有什么事不能等到明天再说,非得现在打来!”

    电话中一个男低音威严的传来,不过声音听起来,却又让人觉得不是那么讨厌,反而有种抚慰式的理解

    “啊,你是莲英吧,让老马起来吧,接个电话,我是纪塔山。”

    “好大的口气,什么纪塔山红塔山的。你以为你是香烟呢,装什么大尾巴狼,你就是红塔山,我也能把你给抽软了!

    你说起来啊就得起来?”

    刘莲英一听这话火蹭蹭的就上来了,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没事坐着就能感到自己周身燥热,脾气大涨。

    自己这才说了两句话,还没等自己的火发出来,听筒中就继续传来那人威严的声音“啊,那就继续睡吧,当我没打过!”

    说完对方‘啪’的一声撂了电话。

    “喂?喂喂?什么人那这是,我话还没说完就敢挂我电话!

    打电话也不看看是打给谁的,好大的口气,真当老娘我是泥捏的不成”

    ‘哐当’一声,烦躁至极的刘莲英当真有些生气,竟一下把话筒重重的撂在了电话机上。

    小小的话筒哪经得起这么大的力道,不堪重负的又‘咣铛’一声,从话机上摔下来,跌在了地上。

    “闹腾什么呢,招了耗子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早就说过,你这是更年期,让你跟着我学中医养生,你还就是不听!

    你没事也听听的讲课,这中医博大精深,对于养生的益处、那都是老祖宗们千百年来积累下来的经验。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养好了身体,才能继续干好革命工作刚才电话谁打来的?你告诉我,看我明天怎么修理这帮兔崽子们!”

    里间传来了马吉昌很不耐烦的声音,刘莲英本来就在火头上,一听马吉昌又和他来这一套,于是很没好气的说道

    “对,修理他,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修理,还敢挂老娘我的电话,自称什么红塔山的,还说你继续睡吧,就当他没打过!

    他以为他是谁啊,还红塔山,我还万宝路呢!”

    马吉昌被自己娘们那凶恶的报复心理,逗得差点笑了。不过心中却是打定了主意,半夜打电话,是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修理他们了。

    我十点半便睡觉的习惯他们也不是不知道,没事找抽,这可怨不得我。规矩不能坏,坏了那就代表对自己权威的挑衅!

    马吉昌一直这么认为!

    槐花市第一人吗,我说出去的话就是准则,我立下的规矩那就是纲纪!

    马吉昌说完,便转过身,想继续他的养生之道。不过想起了‘纲纪’二字,却使他躺在高档席梦思床上的身子,此时却犹如躺在针毡上一般的难受。

    心中隐隐的有些很不好受的感觉,一时使他竟然翻来覆去的不能安然睡去

    “纲纪纲纪纪律,纪,啊塔山!!!

    啊,啊,那什么,你说那人叫什么?纪,是不是叫纪塔山!哎呀妈呀!!!我被你害死了!你个臭婆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老子这下算是完了!”

    马吉昌一拍大腿,睡衣也没来得及穿,赤着脚只穿着个短裤便跑到了客厅之中,急急忙忙的拿起来电话查看着。

    果不其然,正是省城区号,而电话段位正是省委省政府的号段。

    “尼玛了隔壁,还红塔山,红你个妈!是纪塔山,省委纪书记的名字你也没听过?

    刘莲英我告诉你,你这就是更年期,绝对的更年期。你有脾气少在老子身边发,老子不吃那一套,真当我还是你家上门女婿不成,小心我和你离婚。”

    一提起这茬,刘莲英顿时就软了。马吉昌说起来是刘家的上门女婿。那还是年轻的时候,那时候自己的父亲是市东郊宾馆的老总,有权有势。

    自己年轻时玩得疯,和市委的一帮孩子闹腾的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中标了,突然间便怀孕了。

    但偏偏是怀孕了,却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

    这事大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父亲在万般无奈之下,实在没办法只能让当时大学刚毕业的马吉昌喜当爹,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不过喜当爹也有喜当爹的好处,马吉昌因为是槐花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毕业后正好被招在了东郊宾馆做办事员。

    让人家喜当爹,当然就得给人家孩子一个承诺,一个说法。

    承诺就是保证马吉昌此后官运亨通,刘家只有这么一个闺女,只要马吉昌能娶了刘莲英。

    不但可以入赘到马家,从此以后保证他官运亨通,甚至刘父还隐隐地告诉马吉昌。男人嘛,受点委屈,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至于深入的点化,刘父没有教马吉昌什么,但是聪明的人都懂得。有了强大的背景做靠山,并且吃穿不愁,还能上位,那岂不是上位后,想什么,就有什么?

    其实刘莲英玩得疯,玩的狂,不知道自己孩子他爹是谁。

    但是身为市政府宾馆老总刘父的却是明白的。上面能和刘莲英玩到一起的无非也就是那么几个小太子。

    自己女儿长的俊俏,这在市委市政府大院都是公认的。无论是书记家太子也好,还是市长家小王爷也罢,就是政法委家那半大小子,也和自家女儿闹的不清不混的。

    女儿出了这事,是非常丢人的。但是刘父却不这么认为。好在事情刚发,也没有是知道,能捂就捂。

    刘父很有野心,是一个时刻窥视在官场周边的一头巨豹。

    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几次下来,单独约见了几位小王爷太子的,就在这些年轻的王爷、太子们的口中探出了实情。

    掌握了第一手资料,拿到了他所需要的录音材料。于是自然而然的便成为了刘父在仕途之上升迁的砝码。

    于是先找书记,再找市长,继而就是政法委的那名老大。果然不出所料,自己一个小小的市宾馆招待所的老总,终究是无缘与大树攀亲的。

    但结果却是好的,刘父也得到了自己所要的,遂了心愿。

    虽然是不能与大佬们成为亲家,但是还是一举被提名为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成了名堂堂正正的正处级干部。

    日子过得飞快,不过两年,换届后便被下放到槐花市安化县,做了一方封疆小吏。

    由于有在市里的工作经验,又有身在市委宾馆多年来积攒下来的人脉。没想到的是刘父在安化县做得风生水起。

    等书记和市长相继离任,调到了省里,没想到继任书记的竟然是那政法委的第一哥!

    好吗,顺理成章的,那喜当爹的马吉昌也官运亨通,做官跟坐火箭似的,立刻串红。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就成了市委秘书长。

    马吉昌拿着电话便回拨了过去,却不想一直都是忙音。没办法,骂也骂了,马吉昌也知道,虽然自己婆娘这几句话肯定让他把省委第一人——纪书记给得罪了,但是想想,马吉昌也不是怎么太害怕哦。

    怎么说自己也帮新任省长大人养了二十多年的大胖孙子。也就是让他喜当爹的,现在自己的那大小子。

    这就是自己最大的依仗,不就是没听清是谁来的电话吗。今个你不接俺的电话,回头俺好好找个机会和您道个歉不就完了吗。

    相信我这书记还是书记,也不是你纪塔山一句话就能罢免的了得。

    再说了,我马吉昌也没什么太违反原则与违规的地方,都市委书记了,也不指望着还能再升了,这么一个小小的事情,也不算个什么事!

    马吉昌知足了,一个喜当爹,彻底的改变了自己的一生。失去了他本该拥有的,也得到了本该不属于他的东西。

    马吉昌也就时刻认为,其实也不算什么坏事。人生如此,谁没点难事。事情能发展成这样,还真超出了预期,他是满足的!

    更何况,虽然外面有些风言风语,但是马吉昌不在乎。外面传的什么,说自己的儿子其实是省长的孙子。

    哎呀,妈妈呀!

    传得好啊!

    越这么传那就越好,自己这槐花市第一把交椅就坐的越踏实!

    正当马吉昌准备放弃的时候,准备不管不顾的继续回屋去睡觉的时候。而他刚刚放下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

    马吉昌看了一眼来电号码,随手拿起了电话,顿时装作声音无比严肃地说道“我是马吉昌,小李啊,这么晚了,你是知道规矩的,怎么回事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