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64章 竟然被分尸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美丽富饶的槐花河,今夜注定是不安分的。打捞位置正相对于岸边,槐花市标志性的槐花假日酒店附近。

    槐花假日酒店就坐落在槐花河边,堪称槐花市最高的建筑,也是市委市政府指定性质的接待性酒店。

    槐花假日酒店五十六层,高达一百九十六米。在酒店的最顶层是一个全景、三百六十度的大旋转、钢化玻璃观景俱乐147部。

    能来这个俱乐部进行消费的人,身份非常尊贵,并不是有钱就能进得来的。

    此时在旋转俱乐部的一角,高大的玻璃幕墙后,一个无比严肃的身影,正双眼紧紧的盯着空中的一切。

    他手中燃着一支烟,可是看来已经燃了好久了。

    长长的一截烟灰,终于没能忍住那洁净如水晶般、博纳瑞典进口高档大理石地面的吸引,最终还是依然的坠落了下来,完成了自己化为灰烬的使命。

    玻璃幕墙外,威风凛凛的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的舱门已经打开。

    身着我军最新式蛙人潜水服配备的特种大队的作战士兵们。顺着绞车缆绳快速的到达了水面,毫无畏惧的毅然跃入槐花河中,如鱼翔大海般的潜入到了水底。

    探照灯如同雪一般的白,整个河面都被炽烈的灯光照射的,如同夏日艳阳的三九天,明晃晃的没有一丝阴影。

    “吉昌啊,建国那你吩咐好了吗?”

    马吉昌被突然开口出声问话的彪德刚吓得一个激灵,立刻把本就躬着的身子又弓的更低了一些,来不及擦一擦那早已聚集了一脑门子的汗水,立刻声音胆怯的回答道

    “老领导,您放心,我都安排好了,绝不会出一点纰漏!老领导,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没有尽到责任,老领导,我、您责罚我吧!”

    “责罚?何来的责罚!吉昌啊,有你在槐花市,我放心!你已经尽到了你的责任,对于他,委屈你了,只是还需要隐忍啊!

    你记住,失去的,我都会帮你找回来,但是我要你唯一能做到的事,你一定要毫无条件的去做。

    这,其实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啊!”

    马吉昌心中一阵感动,领导就是领导。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自己不就是喜当了一会爹吗,可是得到的,却远远不止被人称为爹那般幸福!

    该有的都有了,该享受的都享受了,这一切都是他给自己的,自己说什么也应该尽到责任,甚至是回报。

    “我明白,老领导,我明白!您看槐花市的经济势头发展的这么好,前段时间刚刚又和小犬应急社长签署了一份引资合约,这都是在您的引荐与帮助之下完成的。

    槐花市经济前景发展广阔,治安环境又被评为全国最优秀的城市。这和您原先重点打造平安槐花市的战略观点是分不开的。

    老领导,我就是沿着您的脚步,在坚决的维护槐花市的每一步走向。槐花市是您的家,我就是您的大管家。

    您放心,有我在,槐花市是永远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彪德刚长叹一声,对于马吉昌的奉承,他心中还是认可的。槐花市能有今天,的确是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

    可是说,能不能继续保持下去,保持依旧良好的发展态势,现在彪德刚很难说。

    “不会出什么乱子?哼!你看到了吗,这都已经深夜12点多了,你看看,哪来的这么多的群众,这简直比赶集还热闹嘛!”

    马吉昌赶紧小步上前,凝神看向前方的槐花河岸,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下面乌压压的一片,黑漆漆的都是人头。

    “这都哪来的这么多人,简直是胡闹吗!胡闹!小李啊,马上吩咐市局,疏散人群,禁止围观,否则以干扰警察办案为由,进行驱散!”

    马吉昌大声的吩咐完站在远处的秘书小李,这才趁机擦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细汗,不仅感到惶惶不安的说道

    “老领导,我们是不是该下去看看。要是他们真的打捞上来了,我,我想这事?”

    “糊涂!进行驱散,这是群众,怎么能进行驱散。吉昌啊,你的政治头脑还是不够完善啊!

    这么多人看着,你让警察驱散群众,岂不正好落人口实!你啊你,哎!

    走吧,总是要见面的,现在下去,终究是要比捞上来再下去的要好!”

    王月生的判断是正确的,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下面的那具人性躯体,早就没有了生命体征。

    不仅如此,几名特种大队的士兵们刚接触到那具尸体,只稍微一拉扯,竟然发现肢体被自己给扯了下来。

    原来这具尸体早就被沉溺于水下多时了,全身多处被水草所缠绕,已然开始腐烂了。

    在士兵的稍微拉动之下,尸体不但没能被拉起来,却是把其手臂与躯体给拉开了,还惊起一些小鱼无数。

    “报告队长,这不是既定目标,是一具不明死尸。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变质,女性,胸前插有一柄匕首,请指示!”

    当一名特战队员把下面的女尸的手臂给扯了下来的时候,直升机上的王月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神早就身不由己的向易晓天望去。

    而此刻的易晓天,在误认为下面就是自己的女儿的情形之下。本还想着女儿能被救上来还能有生还的希望。

    可是当看到这些士兵们野蛮的拉扯,顿时好像心脏被谁给猛地捅了一刀般的跌坐在了座椅上,气的是高举着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毁了,毁了,一切都毁了!

    女儿惨死槐花河,死了还不得安生,竟被他们给生生的分了尸。心脏一阵绞疼,易晓天是再也忍受不住这人世间最惨烈的凄惨状况,头一歪,便晕了过去。

    王浩一惊,立刻接过这架尊贵的皇室专机随行医师手中的氧气袋,急忙把易晓天的座椅放倒,是又掐人中,又上氧气的,好一段忙活,这才看到易晓天混沌的没有丝毫力气的睁开了双眼。

    定了定神,王浩对王月生点了点头说道“下面不是易晓敏,下鱼网,先拉上来,人死得不明不白,吩咐下去,继续搜索。

    我们先返航,其他人要一刻不停的,瞪大了双眼,哪怕就是把这条槐花河给我翻个底朝天,也要把易晓敏给我找出来!”

    “是!首长,坚决完成任务!”

    王浩拍了拍王月生的肩膀,以毫不容人质疑的口气说道“特种大队,就要有特种大队的本领,不要让我看低了你们,否则,你们就不配这神圣的称呼!”

    “是,首长,西北军团直升机特种作战大队绝不会被任何人看低!请首长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否则我王月生就不配做特种大队的副队长!”

    王浩摇了摇头,漠然的要求返航。易晓天的身体状况,已经不适应再继续亲自参于到搜索的状况之下了。

    俗话说,希望越大,失望越揪越大。身为人家的父亲,面对这样的人间惨剧,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依旧还能继续保持理智,继续面对下去的。

    尊贵的eh101直升机独自返航,剩下六架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除了一号机在配合下面渔政的船只,在对河面下发现的女尸进行打捞以外。

    其余的五架立刻又重新投入到了严密搜索的任务中去。

    易晓天悲伤过度,王浩从紧急赶过来的120救护车医师的手中,要来了苯巴比妥,对这位憔悴的父亲进行了无奈的催眠。

    他现在只能需要良好的休息,只有睡眠,才是对他最好的安慰。

    远处一行人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当头的一人,人未到,声先至“前面可是老领导,可是易省长!老领导,我来了,我来看您了。

    老领导,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理好槐花市的治安啊!”

    轻轻的抬起头,顺手把手中的一次性注射器递给了旁边惊诧不已的医师,王浩下意识的抬头向前看去。

    一位年近五十多岁的,体宽身胖,长着一个圆乎乎的大脸,但是却一脸严肃、悲愤莫名的中年男子,正口中喊着易晓天的名字,步履像鸭子般的跑了过来。

    看到此人这番模样,王浩便觉得心中有一种很反感的情绪,身胖如此,这要搜刮多少民脂民膏才能养肥到如此的地步!

    心想多半也就是牡丹市的父母官了吧,否者也不会口口声声的尊称老领导了,于是很不客气的说道

    “站住,易省长刚刚睡着,不准大声惊扰!”

    “放肆!你是谁,怎么和领导说话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就敢胡乱搭言!”

    一旁跟着一起下了飞机的周峰,此时却看到了自己表现机会的来临。这个男人不简单,好像至始至终,他就在指挥着直升机的营救工作。

    而在飞机上,看来易晓天也对此人相当的尊重,只是那种尊重,让周峰敏感地意识到,决不是一种合作单位关系的尊重,也不是一种上下级同志般的尊重,而是一种听从认同的服从。

    这就让一直跟在直升机上的周峰诧异不已,这个年轻人是谁,为什么会让身居高位的易晓天如此的尊重,在自己丧女之痛的情形之下,还能在他面前保持理智,不仅如此,好像凡事都要请他拿个主意。

    这个人很不简单,绝对不简单!不简单到还能勒令与直接指挥得动西北军区的特种大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