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65章 **—74110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要知道这帮兵蛋子可是决不简单的,更何况他们还不是普通的兵,这可是身上立着有无数军功在身的国之利器。

    开什么玩笑,不要说身旁的老领导——hb省原省长易晓天,恐怕就是自己的恩师,hb省的省委书记,要是随意的想对这帮人下达个什么指令,怕他们也不会这么客气的去认真执行吧!

    周峰可是兵娃子出身,对于特种兵的性格是太了解了,这帮人的脾气秉性,绝不是可以用身份和势力来压制的!

    但是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却可以轻松地指挥的了他们!这不仅就让周峰对自己面前站着的王浩、心中大感疑惑不已。

    能指挥得了这帮兵的人,那绝不是一般的人。这帮人,服从的只有军令,是打心底里不在乎什么官职身份的高低。

    于是突然间,周峰就想与王浩交好。因为他实在是相像不出王浩究竟是干什么的,这个人太不一般了,让他无论如何也琢磨不透,不明白他的身份!

    一股莫名的迫切想法,突然而然的在周峰的脑海中一闪而出。假如我要是认识了他,也许他就是自己的仕途前进中正拉自己一把的那个贵人吧!

    像这样能被自己前任省长如此尊重的年轻人,无论其背景,还是这人本身的职位绝对不简单!

    可现在听到马吉昌竟然出言不逊,直接呵斥王浩‘放肆’!周峰不由得心中暗暗的摇了摇头,颇为感叹不已

    马吉昌啊,马吉昌,都说狗仗人势,你的政治眼光还是太低了。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哪有张口便训人的道理。

    你身后即使站着彪德刚又如何,不就是名省长吗。而面前的年轻人,不但能调动西北军区的特种直升机作战大队,还能调动尊贵的这种传说中的皇室用eh101直升机。

    单单从此来看,这人的身份就是需要彪德刚仰视的!

    军人,谁能对最先进的战略武器所无视,而这仅仅配备给皇室享用的至尊eh101。

    表面看起来是一架专用的高贵直升机,其实骨子里,却是完全具备可以在任何战斗情形下使用的最新式的武装战斗直升机。

    果不其然,本来就一肚子邪火的王浩,一听如此令人反感的回话。立刻心中很是不爽的,眼神无端的敏锐起来。

    非常不客气的盯着面前的马吉昌,慢慢的摇了摇头。

    不过还没等他发话,立刻便从周围冲上来十几位矫健的士兵。

    这十几位士兵立刻分成战术警戒位置站好,将王浩与易晓天恰到好处的给维护在了他们的身后。

    使现场看来,无论从任何角度采取攻击的话,一时都不会找出任何破绽。

    不仅如此,这十几名士兵一摆手中的微冲,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马吉昌一伙,语气慷锵有力的说道

    “一切闲杂人等请勿靠近!

    我们在执行特殊命令,如若要是有随意靠近者,违反军令,直接格杀勿论!”

    “说什么,格杀勿论?”这一声吼,决不亚如晴天霹雳,直接就把马吉昌给震傻了!

    见过嚣张的,马吉昌自从喜当爹后,就没见过这么牛逼的!

    这简直不亚如在自己的私家车后,用牛皮纸写了个车牌‘牛b—74110’,然后开着满大街的专围着有警察的地方转!

    自己是谁,自己可是槐花市的市委书记!

    老子不但是市委书记,还是喜当爹的人,当得还是省长家三代单传大孙子的爹!

    自从自己上位后,给人家喜当爹了以后,哪还见识过所谓的牛逼人物!那些牛逼的人物,再真正的见过自己以后,其所谓的牛逼,早就被风刮得一去无回了!

    其实马吉昌一直都认为,在这里,自己才可以称得上是最牛逼的人。

    就像现在,不用看,谁都知道,老子还在hb省——省长大人彪德刚的身边站着呢!

    你们能行吗,谁能有机会可以随意的站到省长的身边?能享受得到我这种特殊的待遇?

    说实话,马吉昌是打心底里,没有瞧得起面前的王浩。

    一个长的有些俊俏了的年轻人,狂什么狂。以为能调动军用直升机就了不起了,像他这样有能力的家伙,马吉昌自认为自己见得多了。

    所以说有时候人是可悲的,可悲并不是因为你一无所有,也不是因为你的贫穷和职位高低,而最可悲的是一个人没有脑子!

    我们此时不能去太责怪马吉昌什么,其实一个人疯狂到了,让自己都忘乎所以了的地步的时候。

    我们只能说,这时在他的心中,本能的就会将一切都忽视了!

    是的,马吉昌忽视了还躺在担架上的易晓天。他不仅仅是忽视了易晓天这位原hb省省长大人的存在,还从根本上忽视了尊贵至极的eh101、以及武直19的存在。

    身居高位,有时候见识的东西多了,并不是一种好事。或许,见得越多,应该拥有的警惕性和稀奇与重视的情形,相对的就会越来越少。

    “首长!哈哈哈,笑话,哪来的首长,什么地方的首长!我看你们是瞎了眼了,看不见hb省的彪省长,就站在你们的身前吗?

    竟然敢拿枪指着彪德刚省长,知道你们这是什么行为吗?你们这是想造反啊!啊?简直是找死!

    郭局长!把它们都给我抓起来,下了他们的枪,全给我带回警局,好好审查!”

    马吉昌用手指着刚才喊话的那位身着迷彩服的战士。他看不出那是个什么人,是干什么的,甚至不知道面前这些身着天蓝色迷彩服、端着微冲的一伙人是不是当兵的。

    因为这帮人只是穿着天蓝色的迷彩服而已,而迷彩服上根本就没有可以代表任何身份标记的标识,更没有任何肩章徽记和袖标。

    马吉昌吼完,看也不看一眼这帮兵蛋子,直接转身对站在自己身后的市局局长郭晓成大手一挥,强势的督促到

    “怎么了,还愣着干什么,我说的话难道你们没有听见吗?还不下了他们的枪,把人都给我抓起来,要保护好彪德刚省长!”

    正在愣神的郭晓成是真的没有听清楚刚才马吉昌对自己吼什么。

    说实话,郭晓成现在有些脑子转不过来弯,可以说是脑子在这一刹那间停懈了,就如同电脑在突然之间反应不过来了,死机了一般的呆住了!

    身为市局局长的他,接受不了一伙端着微冲的人对着自己,还要对自己说什么格杀勿论的话!

    这算什么,他一时没有想明白!

    尼玛,你们这么嚣张,那我们警察难道是回家种萝卜的?

    在马吉昌又一次的对着自己下命令的时候,此刻的郭晓成才反应了过来。这丫的顺手从腋下抽出了一把警用六四,一拉枪栓,大吼一声

    “干什么的,啊?没王法了,放下枪,都给我放下枪。同志们,把它们都给我抓起来,铐回警局,严加审讯!

    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

    这帮人是一伙不明身份的持枪暴力份子!我们是人民警察,是警察就不能忘记自己的使命,不能忘记自己肩负的责任!

    现在领导已经冲在最前面了,我们的彪德刚省长,还有我们的市委马吉昌书记!

    我们作为一名干警,党的儿女,难道连省长和书记的安全都保证不了吗?

    同志们,有血性的,还知道自己是名警察的,就跟着我往上冲,不把这帮持枪的暴力份子们缉拿归案,我郭晓成今天宁愿就脱了这身警服,回家种萝卜!”

    郭晓成恼了,这个热血汉子是真被激怒了!

    麻痹的,在我面前玩枪,老子是谁,老子是警察!

    他心中咬着牙暗骂着今个我拿不下你们这伙嚣张的狂妄份子,我就不姓郭。

    不为别的,为的就是一个表现!

    不但是市委书记大人在命令自己,而身边还站着hb省的省长啊!开什么玩笑,拿枪对着省长,自己再没点反应,那自己的仕途之路就算到头了。

    而要是自己表现得好,说不上一下子就被省长大人给记住了!

    乖乖啊!省长大人可是以前槐花市的政法委书记,那可是政法干线出身的大佬啊!

    别的不说,自己想在政法干线上再升一步,或是跻身于槐花市市委常委之列,那就看现在自己的表现了!

    机会啊机会,机会不是没有,而是给着时刻有准备的人。现在,就是一个机会,而自己,正是那个有着准备的人!

    郭晓成身先士遂,带领着身后被他三言两语便鼓动起干劲的一排干警们,第一个便向前冲去。

    警察同志们是非常英勇的,虽然面对着的是一伙手持微冲,不明身份的人。但是在自己局长的一番热血的鼓动之下,在市委书记和自己省长的面前,他们没有任何选择。

    这样的情况之下,是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

    彪德刚热血沸腾,这样的阵仗,说实话,自己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了,还真没有见识过!

    自己好心来看看易晓天,他说什么也是自己曾经的领导,是从hb省省长大位上走出去的一方大佬。

    自己还是接他的班,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其实自己都是应该过来看看的。但是却想不到,自己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人家竟然给他来了这么一手。

    这算什么?

    难不成易晓天知道了马建国是自己的孙子,现在摆明了是要和自己翻脸,他知道了易晓敏是因为自己孙子的处理不当,而将其逼得跳了槐花河?

    那!

    这么说来,这个易晓天今天简直是来者不善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