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66章 惊天女尸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彪德刚眼神无比威严的注视着面前的十几名战士。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军人,还是特殊的军人。

    因为在他们身上,彪德刚以一名老政法干线出身的老政法干部的眼光,看到了他们身上军人的影子,看到了他们身为军人的风姿。

    这些人气势威武,仪态不凡,与他亲手创建的,省捷豹反恐大队的战士们有的一比!

    但是骑虎难下,人家亮明了态度,拿着家伙对着自己。而现在自己才是hb省的省长。

    这是在自己治下的土地上,并且身前身后还有一群大大小小的领导、乃至普通围观的百姓们看在了眼里。

    作为一天到晚高唱维稳,高呼建设平安hb省——省长的彪德刚,如果今天不拿出一个姿态来,做点什么。

    而就放任这帮人这么拿枪对着自己,那简直就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可以说是,丢人丢大发了!

    情势危急,一促即发!

    站在王浩身后的市长周峰一看不好,眉头皱了皱,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大步走向前来,手指着冲了上来的郭晓成局长大声的呵斥道

    “郭晓成,你们要干什么?胡闹,都把枪放下!郭晓成,你脑子烧糊涂了吗?这是西北军区武装直升机特种大队的战士们。

    他们正在执行紧急任务,马吉昌,马书记,你怎么能下达这样的命令!彪省长还没发话呢,难道你要凌驾于领导之上不成?”

    咦!有意思,有点意思了!

    一听这话,彪德刚这才认真的顺着话声,向人看去。自己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位、一直都很低调的槐花市的市长周峰呢?

    而此时他故意把话这么说,其用意真是显而易见啊!

    不过事情由不得彪德刚继续去分析下去,现场紧张的情绪也随着周峰的大步向前,怒声呵斥而随风而去。

    风,来自天空!

    武直19一号机从河面盘旋而至,缓缓地降落在了旁边的河岸之上。五名身形矫健的士兵,手抬一副简易的担架匆匆而来。

    一名精神特别威武,眼神炯炯的,身着天蓝色迷彩服军官模样的人,先前一步跑了上来。只几步便来到了王月生的面前,完全无视现场的情况,大声的汇报到道

    “报告队长,水下打捞出一名女尸,在尸体身上发现一个女士小坤包。包内有其工作单位的职工卡,还有其身份证以及一些首饰、现金、银行卡等物。

    初步检查发现,这名女子生前是槐花市奶制品厂的会计主管,名叫马婷婷!其中还有一个天蓝色的化妆盒,打开内有死者与一名男子的合影。

    汇报完毕,请首长指示!”

    “证据封存,等候处理!”

    “是,首长!”

    马婷婷,一听这个名字,马吉昌心中就是一震。而虽然只是一眼,但是这一眼他却看到了,在那个小小的化妆盒内,一个让自己熟悉的简直不能再熟悉了的人物!

    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给人家喜当了这么多年爹的乖乖大儿子!

    不仅仅是马吉昌看到了化妆盒内的这幅照片。也是因为这里的光线太亮了,正好在河岸边的路灯底下。

    而那名军官模样的人在向王月生汇报的时候,又是把那个化妆盒打开的。猎奇心理使然,由不得大家不凑上去看一眼。

    马吉昌上去看一眼,是因为案情发生在自己所辖的职责范围之内。

    市局的郭晓成上前看了一眼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市公安局的大局长,责无旁贷。

    而彪德刚也上去看了一眼,那是因为,虽然彪哥现在已经身为hb省的大省长了。但是由不得他有职业病。

    政法干线出身的干部,对这样的事情,使他身不由己的走上前去,由不得他不关注。

    而至于刚才双方的对持,其实现场的人都知道。谁也不能真把谁给怎么样了。刚才双方好像约好了一般似的,其实比的也就是一个气势,莫名其妙的一种比试而已。

    可现在突然这种比试被打断了,也就只能中途停懈了。

    但,刚才的停懈是因为突然有紧急情况报告。可报告完了就不一样了,更何况马吉昌还发现了重大的,甚至可以影响到他自己状况的存在。

    照片中的那名男子,可自己自己的儿子啊,却更是彪大省长三代单传的大孙子啊!

    马吉昌眉头顿时便拧成了一个疙瘩,稍微转了一下头,这一转头不要紧,正好看到了脸色威严的,就像那数九寒天的坚冰一般的彪大省长!

    乖乖——马吉昌从心底里哆嗦了一下,立刻转身看向了市局局长郭晓成“郭局长,同志们远来是客,既然是军人,我们就理当友情接待。

    更何况还是陪同老领导一起来的同志们,先前误会了,真是误会了。郭局长,马上在槐花河假日酒店订几处高档滨河房,请老领导和同志们到酒店内休息。

    至于案子吗,你们赶紧接过来。怎么能让我们的战士们这么辛苦呢!人家帮我们把尸体打捞上来了,已经是大功一件了!

    你们市局,不,我将以槐花市、市委书记以及槐花市委的名义,向战士们所在的上级军区提出感谢!”

    “是,书记!这是我的疏忽,我没能尽到自己作为一名市局局长的责任。在我的辖区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是谋杀案!

    我请彪省长和书记,乃至辛苦发现案情的战士们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件案子给查个水落石出的!”

    马吉昌还想说点什么,不料身后却传来一种无比威严的声音“嗯!说得好,水落石出!

    那我可要好好的等待着你的水落石出!

    这件案子看起来很简单。女人前胸中刀,并且随身的物品一样未少,看起来绝对不是路遇抢劫图财害命。

    多半是寻仇或是有其他状况的可能!

    郭局长啊!我相信你!你的办案能力我还是肯定的!不过一定要秉公办理,绝对要依法办案,还死者一个公道!

    案情无论牵扯到谁,牵连到谁,都要秉公执法,一视同仁!”

    “请省长放心,请书记放心!我郭晓成一定会秉公执法,认真查明案情,为老百姓昭雪!”

    彪德刚这才点了点头,看向郭晓成的眼神慢慢的转向了刚才命令战士们的王月生。郭晓成立刻会意,于是大步上前,对着王月生敬了一个标准的警察礼,认真的说道

    “感谢这位同志,不知道同志你怎么称呼!我是槐花市公安局的局长郭晓成!你们可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啊!

    都说军人是我们现在社会中最可爱的人,其实我也是军人出身转业到了地方!能在此认识你,我表示相当的荣幸!

    也对你的战士,和你们战士的干练威武,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表示十分的敬佩!

    感谢你们,真的很感谢你们发现了这么严重地一起案情!这位领导,现在还请你把案子移交给我们市局,由我们市局马上对案情展开详细的侦查!”

    王月生与把手伸到自己面前的郭晓成轻轻地握了一下。对于这位会说话的局长,王月生还是没什么芥蒂的。

    虽然说刚才双方有点剑拔弩张的感觉,但是他们其实都知道,那是各为其主,情势所需。

    而现在看情形,也不是就是要各走各道,闹得很不愉快。毕竟同属于国内军政两界中的干部,一些面子上的事,能过得去,还是要过去的,表面上该怎么样还得怎么样。

    自己也就是出来执行一次任务而已,没必要得罪谁!说不定多个朋友多条路,即使在他看来这位郭晓成还不配被他看成朋友,但最起码也不能成为敌人!

    他刚想说话,突然就听站在自己身旁的王浩猛地咳嗽了几声!

    呃?

    有情况!

    眼神望去,王浩面上没有丝毫的反应,但是王月生的心中却是立升警惕!无缘无故的,大夏天的,也没听说王副市长感冒了啊!

    那,此刻无端的咳嗽,必然是不同意郭晓成的说法?

    难道说,王副市长看出了点什么不成,这个案子有蹊跷?

    “啊,这个!郭局长是吧!我看这个案子暂时还不能移交给你们市局!我是西北军区武装直升机特种大队的副队长王月生!

    这个案子是我们先发现的,虽然在你们槐花市,但是此案涉及到我们特种大队的一些技术打捞的专业问题。

    我看这样吧,还是等我们上报西北军区,等候我们领导们的指示以后,我再和你进行移交吧!”

    “什么?这怎么行!这个,王副大队长,案子发生在我们槐花市,并且是人命关天的重大案件!

    可不能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这要是耽误了时机,坏坏了证据,那可是会对我们以后的破案工作造成很大的麻烦的!

    王副队长,我还是请你不要耽误了我们市局破案,不要让我们遗失了最佳的破案时机!

    这个责任,我想王副队长是担不起的吧!”

    理由很牵强,你的牵强,我的也牵强,相互抵消!可惜,你不该威胁我!

    我担不起这个责任?我耽误了你们破案,还使你们遗失了最佳的破案时机?

    你奶奶那个熊!没我们的战士,这案子恐怕是尸沉槐花河,等尸体全烂了,连骨头都被小鱼小虾们啄食尽了,你们也发现不了吧!

    现在倒好,抢功劳你到有一套。我把人给捞上来了,你坐享其成!你当我武装直升机特种大队的队长是泥捏的不成!

    王月生最看不得这种人,更看不得有人威胁自己。这算什么,这叫欺负人!

    奶奶的,老子能文能武,在我眼中你一个市局的小局长算个毛啊!还敢在我面前咬文嚼字拐着弯的欺负人,简直就是找死!

    “你说什么?呵呵!郭局长是吧!你可以在我面前消失了。”

    “你说什么?消失?这个,王副队长!我请你注意一下你的用词!消失,你是要把我给蒸发掉吗?

    哼!”

    “你愿意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敢威胁我的人,没有几个还能出现在我面前的,多数的,都已经被自然地蒸发了,就是有几个没能蒸发的,那还是因为没来得及!”

    好狂妄的语气,好大的口气。这句话说出来,不仅仅是王浩听了好笑,就连站在郭晓成身后的马吉昌与hb省的省长彪德刚也是惊愕的暗暗摇头!

    这家伙谁啊,他还知道天有多高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