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67章 注定的对决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郭晓成笑了,真心的笑了。比起自己的狂妄,这家伙简直都要狂到天上去了。在他的眼中还有别人的存在吗,还有对于任何人的尊重吗?

    所以郭晓成笑了,可是这一笑,并不是代表郭晓成要与这个狂妄的副大队长表示和解。

    很自然的,根本上就是一种不屑于更加的蔑视。自己是谁,自己是槐花市公安局的大局长,堂堂正正的正处级干部。

    而自己身后站的可是槐花市的市委书记,更何况hb省的省长大人还在自己身后看着呢。

    他知道,今天如果自己不表现的强势一点,那注定将会令两位大佬很失望,甚至是失望透顶。

    站在他的位置上,这件事完全是他职权范围内的责任。如果处理的不好,就这么被人家赤裸裸的威胁住。

    呵呵,今天恐怕不仅仅是自己威严扫地那么的简单吧,恐怕还会被追究一个失职的罪名!

    照片上的人,他看得太明白了。别人他不认识,太子爷他可不能不认识。打交道的次数太多了,就算是闭着眼,只凭感觉,他都能想起太子爷那和蔼可亲的迷人面孔。

    不就一个特种大队的副大队长吗,有什么啊?说白了,真要是论起来,其实还没有自己的职位大呢。

    要知道,军队和地方是不同的,往往军级干部和地方干部比起来,相对来说与自己对应的级别并不被他们所看在眼里。

    而这么一盘算,这名副大队长真要是算起来,好像还要比自己的级别小一级吧。狂什么啊,这里又不是你的军队,更不是你们西北军区的地盘。

    想到这,郭晓成眉毛一震,虎眼一瞪,十多年公安局长威赫的气势发出,非常强势的说道

    “王副队长,你发威发错地方了吧!这里不是你们的西北军区,更不是你的特种大队。

    呵呵,蒸发,你以为你是谁!难道你是神仙,还会魔法不成,谁惹到了你,你都会用你的魔法凭空就把人给蒸发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醒醒吧!

    我告诉你,今个这具女尸,我们市局必须要带走。这是我们市公安局的职责所在,你若是非要强行阻止的话,可不要怪我不讲同志情面,要知道干涉公务可是要被判刑的!”

    要说听笑话,王月生平时听过不少。但是要是论说得好笑的,非常令他感到可笑的,今天这才算第一个!

    郭晓成说出的这番话来,听在王月生的耳中就是一个笑话,很可笑的一个笑话!

    干涉公务,还要被判刑!

    王月生冷冷的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抹好看的弧度,更加高傲的说道

    “嗷!是吗,可笑,真可笑。那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什么是郭局长所说的干涉公务。郭局长,请把,你可别让我瞧不起啊!”

    随着王月生的话声刚落,哗啦啦的枪栓拉动的声音便响成了一排。

    王月生身后的战士们早就等不及了,其实这帮兵蛋子对执行这样的任务都没有很大的兴趣。

    原因是无仗可打!

    他们认为自己平时遭的那番罪,天天苦练的技能无用武之地,全身上下早就痒的要死了。

    现在一看队长想要跟公安的翻脸,那巴不得上去猛摔几个试试身手。好久没活动筋骨了,其实能拿这帮家伙练练手,总比天天打沙袋子要强上百倍吧!

    没等王月生发话,他后面的一位机长上前大跨一步,非常骄傲的说道

    “干什么,干什么。我们身后可是eh101,我警告你,这可是特罗银林财团的专机!

    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特罗银林财团正与我军在进行紧密的合作。

    你们敢动一下试试,这上面可有我军的最新机密,如若你们敢不经允许,私自擅闯一步的话,我们就当你们想要违法窃取军事机密罪论处!”

    笑了,郭晓成笑得比刚才更欢了,好大的帽子。想不到自己刚要给人家戴上一顶帽子,这帽子还没等带上去,人家反手就给自己戴了一顶帽子。

    麻痹的!

    这帽子一个比一个大,却是自己很不喜欢的。郭晓成喜欢官帽子,就像很多做官的人一样,官帽子越大越好。

    而像这样被人扣上了想要污蔑的帽子,这绝不是自己所想要的。

    “李彦东,把尸体给我带过来。如果有人想要试图阻碍的话,就给我全部抓起来!我还不相信了,干涉司法,阻挠公务!

    哼,我到底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郭晓成说完,站在他身后的市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李彦东只能无奈的把刚刚揣到了腋下的枪又抽了出来。

    回头了无希望的看了看自己手下的一圈干警们,怒吼了一声

    “同志们!执行局长的命令!警察办案,无辜人员请让开,否者全部带回市局,以妨碍公务罪移交检察院进行公诉!”

    李彦东硬着头皮冲了上去,自己很无奈。摆明了前方是两个阵势,其实就是各方势力的较量。

    说白了,今个自己是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了!

    一方是局长,槐花市的市委书记,甚至于自己省的省长大人。

    而另一方却是军人,自己很敬仰的部队精英,他们身后站的,是自己省原来的省长,现任xj省的自治区主席!

    很简单,自己无论怎么做,其实都是需要得罪人的。无论是现任省长大人彪德刚也好,还是前任省长易晓天也罢,都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刑警队长所能惹得起!

    现任省长只需要一个眼神,相信自己以后也就完了。而要是得罪了前任省长易晓天,开什么玩笑,易晓天在hb省担任了这么多年的省长,提拔了多少名干部。

    就算今个不收拾自己,以后无论是靠着易晓天的哪位大佬,想要找机会为难为难自己,那也太简单了。

    但是李彦东明白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现官不如现管。哪怕新任省长彪德刚甚至于听说现在还没在hb省站稳脚跟。

    但是李彦东也只能迅速的做出选择,只能选对的,不能选错的。

    毕竟现在自己归彪大省长管理,而易晓天,已是远走他乡的人物,就算是日后想要收拾自己,要是今个自己的表现被彪德刚看上了眼的话。

    李彦东不相信,假如要是易晓天的老部下要刁难自己的话,也要看看新任大省长的眼色不是。

    所以此刻的李彦东豁上去了,很无奈的摆了摆手自己手中精巧的六四,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站住,再走一步,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十几名战士把手中的微冲一挺,气势无比威严的枪口,一致对准了走上前来的一排干警。

    突然之间,一股吓人的萧杀之气袭来,李彦东只觉得自己全身发冷,小腿身不由己的僵硬,甚至在裤管里微微地打着颤。

    这种气息让他很熟悉,这是一种绝对的杀气,只有经历了真正的战争,从战场中爬出来的人,身上才会有的一种让人情不自禁便会感觉到恐惧的萧杀之气!

    这是些什么兵?为什么他们身上会散发出一种这样的气势。李彦东只能站住身子,毫不犹豫的停下了脚步。

    这帮兵的怒声呵斥,使他毫不怀疑他们警告的真实性,他们能说得出,就绝对能做得出。

    官帽子要紧,站队更要紧。但是官升的无论多大,队站的无论多好,相比之下,要是由此丢了小命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有权有势,要是没命享受,那还不如什么都没有!

    “你,你们想要干什么。让,让开!我们在执行公务,请你们让开!”

    李彦东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耳边一声冷哼,郭晓成竟然亲自走到了他的身前,对着端枪对着自己与干警们的士兵们大声的说道

    “你们是兵,只是一个兵而已!兵,往往只是充当炮灰的角色!难道你们真想违抗法律,与国家法纪相对抗吗?

    放下枪,把尸体和证据都交给我们,否者休怪我们不客气!”

    王浩认真的抬起了头,说实话,至始至终王浩都没有认真的关心面前的这一切。自己面前发生的事情,他只是用耳朵稍微在听而已。

    而他的眼神一直都在注视着槐花河上的天空,那里还有直升机在来回紧密的搜索着。

    自从知道了易晓天的一切之后,王浩就一直在想。一个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究竟是为了什么,究竟是犯了什么样的过错,而致使他的妻子背叛,他的女儿对他如此的怨恨呢!

    难道这个世界上就不能再多出一点理解,就不能再多出一点关怀,甚至是相互间的真诚交流?

    背叛、跳河!

    难道只能使用如此极端的形式吗?

    一架直升机又掉转机头飞了回来,王浩摇了摇头,这才转回了头。因为他感受到了一种极端挑衅的目光看向了自己。

    呃!

    挑衅?

    是谁?

    所以他认真了!

    很久了,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目光了,他真的希望看看,是谁让他感应到了这种挑衅的目光!

    在回头的一刹那间,王浩看明白了。

    就是一名小局长,他竟然敢这样非常蔑视的看着自己,不但如此,他还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枪,指向了自己身前的战士们。

    他要干什么,难道要制造事端吗?

    “所有人注意,都给我放下枪。胡闹!外面还有数百民群众,你们要干什么?这位是郭晓成郭局长?

    带着你的人先回去吧,尸体我们会交给你的,但不是现在。”

    “你是谁,你有什么权利决定这种事情!我警告你,干涉地方事务,阻挠我们警察办案,我完全有理由将你们给请回去接受审查。

    不要以为你们是当兵的就很了不起,我郭晓成身正不怕影子斜,今个还就是要带走尸体和物证,我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王月生大步上前,只一脚便揣翻了嗷嗷叫的郭晓成,对着跟上来的两名士兵大声的吼道。

    “去你妈的尸体物证,把他给我抓起来!还真敢找借口窥视军事机密,就是欠修理,回去后给我按照叛国罪提请军事法庭审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