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72章 一把绝世的宝剑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而与此同时,京城紫阁。光听名字就知道是一处绝对华丽的存在,也正如此。紫阁全称叫做紫阁府,原为明清时期的一处王爷府邸。

    自八国入侵,蚕食z国之后,王爷出逃,不想半路害病,惨死途中,这才由此没落了。

    而经历了复杂的百年风雨,终于迎来了大好的社会形势。紫阁府本已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不想有一位老人,突然忆起了当初自己曾在紫阁福内做家丁时的感觉,于是派人出资大肆重建,这才恢复到原来的本来面目。

    而王府终究是王府,这么华丽奢侈的王府,并不是这个老人建好后想要入住的。其实老人要的只是回忆。

    更何况老人现在身居高位,也许是为了避嫌,至始至终只在建成之后,去紫阁福转了一圈便回来了。

    于是兴巨资重新修缮后的紫阁福,只能再次的被闲置,而成为了只为了满足老人一个回忆的影子。

    还是后来老人的儿子觉得这样闲置下去总是太浪费了,重新修建好了的紫阁府,只有住上了人,有了人气,才会避免再次受到自然风雨的侵袭,而慢慢的又继续变坏。

    于是他向老人建议,把如今的紫阁府建成了一处京城无比豪华奢侈的紫阁会所。

    会所采用会员制,会员卡极其难办。因为自创建以后,紫阁府才一共印制了不到几百张会员卡。

    第一次发卡采用的是赠送的形式,而收到卡片的人,竟然是京城很多部委,地方重贾要员。

    本来不少人并没拿这张卡片当回事,但是当初接在了手中,也都以为是老爷子的意思。多多少少,这些要员居贾们看在老叶子的面上,于是也就收了。

    只是没有想到,后来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大事使紫阁府在短短的半年时间,立刻声名大振。

    原因是云天省竟然出现了一场令全国震惊的官场地震,而这事发生前,据说常去紫阁府消费的一些人早就得知了消息。

    在一案牵扯到二十几人的过程中,紫阁府上上下下,就包括服务人员也早就得知了一些消息内幕。

    甚至内幕清晰的爆出了谁下马谁上位,乃至具体到了继任什么工作。

    这一传说,神乎其神,顿时惊爆了不少人的眼球。

    要知道,在目前的社会形势之下,一切大好的社会前提之下。对于这帮无欲甚至无求的从政官员们来说,无欲而无求,那岂不是自欺欺人。

    谁不想继续上位,官做到越大越好。谁不想手握重拳,权利越大越好。

    而紫金阁,顿时就成了他们常去的一处圣地。据说去此地消费,不但能及时的得知一些官场中的内幕消息,还有可能遇到贵人,直接得到自己想要的。

    那什么是他们想要的,当然就是上述两者了,无非是升官掌权而已!

    有什么地方能比让人知道同为体制内的一些内幕,一些提前能获得的情报来的让人更加的焦急与欣慰呢。

    所以紫阁府,竟然在不知所以然的情况之下,很简单的成为了他们的一个期待的所在。

    于是各地高官居贾,一时之间都喜欢无事到紫阁府来探探消息,从而导致了原本好像很不知名的紫阁府,竟然在一夜之间水涨船高,一跃而成为京城之中拥有着无比神秘背景的,令众多人神往的一处至尊会所。

    可惜,想进紫阁府,那可不是你有钱有身份就能进得来的。紫阁,有着他自己的特殊规矩,那就是只有会员才能入内。

    而好像紫阁府竟然算准了自己会迎来这么辉煌的一天似的。至始至终,总是保持着那么几百来张会员卡。

    据说是因为为了保护紫阁府的历史意义和里面的多处有价值的历史建筑,所以并不再增加会员卡的发放工作。

    而对于一些剧烈的想要入会的一些人员,紫阁府只是放出话来。

    想要进紫阁,除非得到会员卡,而得到会员卡的情势,唯一的途径就是能拿到原来老会员卡持有者的赠送和转让。

    于是紫阁现在竟然到了一卡难求的地步,想要进紫阁的,外面人山人海,他们是无所不用其极,但是紫阁大门难迈,于是只能想办法去弄会员卡了。

    可现在的会员卡,真是到了万金难求的地步。想想吧,这么一个好去处。在里面坐坐,不仅可以提前得知一些自己想要知道的官场内幕的东西。

    甚至据说,还可以遇到贵人,从而满足自己想要达到继续上位欲望。

    人都是有私心的,这么好的东西,一个无限接近权利和上位的好东西,谁会轻易的转让给你呢?

    可偏偏,还就有转让的。据说转让会员卡的,竟然都是京城各大部委,乃至于一些政要官员。

    这消息一出,于是本就忙得要命的很多官员们的门前,那可是比平常时候又忙乎开了,进来出去,想要得到转让会员卡的人,多出了绝对不止一倍。

    在紫金阁的内院二楼,一处绝好的高贵内府。两个状若六十来岁的,一看就让人知道不是平常人的老者,正半倚在一处貌似古代帝王龙榻之上的一处紫檀榻上,小口的品着茶。

    室内茶香袅绕,清香扑鼻。装饰风格布局简单明了,却处处显得高雅大气,与众不同的透着一股无比高贵的威严。

    细心看去,屋内的一几、一椅、一窗、一棱,甚至小到一处花架的摆放,或是书案上一处小小的砚台,无不让人震惊的发现,不是古董,便是价值惊人的紫檀名贵物料所制。

    茶喝了已经有几杯了,一个看上去精神饱满,面容红润,颇有风采的,岁数相对来说比较大的老者,挥了挥手,潇洒的说道“二弄啊,局势有些不妙啊,我们是不是走了一步险器。

    这么继续下去,会给人留以口实啊!”

    被称为二弄的老者,眼神精神的看了一眼斜靠在旁边软榻上的老者,眼中精光一现,转瞬眨眼而逝。

    他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又慢慢的品了一口,这才坐起了身,将对面老人面前的茶杯亲自蓄满,很自信的说道。

    “这是一个机会,我们必须要把握住。但是要想掌握好这个机会,必须就要看三弄怎么去掌握那个度。

    临场发挥很重要啊!大哥,其实我很早就说过,老三,你不应该把他扶到那个位置上去。

    他凌厉有余,但是却很不适应统揽全局。主政一方,我怎么看,都感觉到他有些力不从心啊!

    其实我到是看好他适应了政法方面的工作,你看现在z国的政法工作,其实全都掌握在那人之手吗。

    政法,其实就是一杆枪。

    我们在军方的实力不如那人,那只有在政法这一处寻求点机会。而现在到好,政法也在他的手中。

    这样一来,他就等于手握双枪。这样的话,我们还凭什么和人家去争,去抗衡。道理很简单吗,我们手中无枪,那就等于没有打人的家伙。

    而人家手握双枪,只能让我们看起来就相当的忌惮,哪还敢去挑衅人家的威严,吓也吓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弄啊,你这个思想可不好,没等开打,自己心先怯了!不战而被人屈兵,这可不是我认识的二弄啊!

    梅花一弄断人肠, 梅花二弄费思量, 梅花三弄风波起, 云烟深处水茫茫。

    人家都说我手段泼辣,只要打定了的主意,必将把人打痛,让人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而你呢,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扑朔迷离,让人琢磨不透。总是隐瞒自己的想法,故布迷踪,在人还没有看清你的目的的时候,往往就会毫无感觉的中招,等最后发现了,早已晚矣!

    哎!

    可叹啊!

    这个老三,其实还真是一员虎将,有他在的地方,总是风云际会,满城风雨啊!”

    二弄点了点头,颇为自豪地说道“大哥说的是,这就是对我们三人的最好评价!梅花三弄风云起,云烟深处水茫茫。

    想那槐花河,都流淌了几个世纪了,还真是水茫茫啊!”

    “是啊!你难道认为颇于锋利了,应该是水烟雾罩的才好?三弄,哎!你是不是想说是不是我故意让他这么做的?”

    二弄眼神一凛,非常不解的向一弄看去,疑惑的开口问道“大哥,难道这是你发出的信号?你把三弄当做了一把剑?”

    “是不是一把剑,现在还不好说,只能看他是不是会开膛破肚,捅到别人的痛处!

    二弄啊,一把绝世的宝剑,其实不应该总是被深藏起来,必要的时间,宝剑还是应该出鞘的!”

    二弄仔细的品味着口中的茶,良久没能咽下。他没能想明白一度的话,只能慢慢的去想。

    他想得入神,想的匪夷所思。三度是剑,是一把出鞘的利剑,那么自己是什么。

    走神了的二度想了好久,等他突然心中琢磨出了一点什么的时候,睁开眼睛看向对面原本一度所依的位置之时,这才发现,原来已经不知何时,一度已经默然的离开了

    那三度是把剑,出鞘的宝剑,自己何尝不是那个手握宝剑去拼搏的一名剑客呢。不行,自己怎么能去做一名剑客。

    按照以往的,一故的做法,其实都是一直站在旁边做一个高深莫测的雾所人的啊!

    怎么会这样,难道大哥这次想让自己现身,走到所有人的前面,实实在在的要把自己给亮出去吗?

    可这不适合自己啊,更不是自己的性格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