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75章 夜深沉,人疲惫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马吉昌一直认为,天即使塌下来了,也会有大个的先顶着。他不是身材魁梧,个头最大的那个人。

    他一直秉承一个原则,做人,既然这辈子有了遗憾,那么对于做官来说,就一定要做好。

    要做一个对得起自己的官,对得起自己的同时,也要对得起自己的亲戚朋友。

    马吉昌理想中的官员,一定是要大权在握的,不仅如此,还要高高在上,天下我有。

    并且他总是对自己说,我受了委屈,他们应该偿还我。我被迫接受了一切,那么现在所拥有的,就是他们补偿我的,我理应该得到的。

    所以马吉昌在一开始官职卑微的时候,就表现的很强势。他喜欢掌权,更何况身后有人支持。

    他知道,权利,其实就是他们给自己的赔偿。

    一个人,在把自己的幸福拿去交换了以后,那么总希望去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幸福。还希望要找到更好的,找到可以让他真心满足的。

    有思想,才会有行动。所以马吉昌的行动完全随着自己的思想扩散。这么多年以来,也有很多人看不惯马吉昌猖狂的做法。

    但马吉昌不是个笨人,他娶得是自己老领导的女儿,养的是彪德刚的孙子。这就是资本,这就是自己的保命符。

    他很低调,低调的同时,也学会了让人喜当爹。他甚至在想,自己走过的路,为什么别人就不能走,也许,这条路会是360条路以外,更有特色的一条康庄大道吧。

    直升机冉冉的升起,强大的腾空气流,浊起槐花河一阵细浪。

    武装干警与民警们开始纷纷后撤,沿岸搜索了大半个晚上的民兵与很多单位的职工们,也开始陆续的往回走。

    他们见证了什么叫做权利,也道听途说的纷纷传诵着什么叫大官。甚至有些人站的远的,虽然看不清晰当时圈内的纷争,但是人都是可以相像与揣摩的。

    他们肆无忌惮的高声议论着,议论声中骂声滔天,大肆的评论着马吉昌这位父母官的众多不是。

    老百姓们的眼睛总是雪亮的,自从河中发现了女尸之后,一些风言便自动的传出。

    你不认识女人化妆盒中的那个男子,但是别人认识啊。虽然只是一眼,但架不住那人太灼人眼球了。

    父子一样,都喜欢玩弄女人。做官的不都是这样吗,权利财富与女人,一样都不能少。

    老子当书记,儿子当厂长,谁能有什么怨言,在槐花市,最大的官是马吉昌,最好的企业掌握在人家儿子的手中,还能怎么样,无非是老百姓们只能说说,发发怨言而已。

    “只能说说,说个蛋,老子就不怕,没看见吗,马吉昌那王八羔子,刚才一进假日宾馆的停车场,就被纪委的人请去喝茶了。

    作恶多端总是会遭到报应的,这么多年以来,被他们父子逼着投入槐花河的,有多少人,恐怕数都数不过来了吧。

    还有郭晓成那个狗腿子,那个帮凶!哈哈,哈哈哈,听说这次也一块被带走了。我告诉你们,你们知道吗?

    我们槐花市的天要晴了,那几架直升机,其实就是天降神兵,专门来捉拿鬼怪的。要不一具女尸,人家能不交给市局,态度还那么强硬。”

    “是啊,你们离得远是没有看到,我可看见了,双方都掏枪了呢,剑拔弩张啊!

    你们想想,敢对着马吉昌掏枪,后来人家拍拍屁股直接上天了。马吉昌就是再牛,还能追到天上去不是!”

    “对对,我看见了,就连郭晓成都被人家揍了,并且打就打了,还有那个武警大队长,直接被人带走了。”

    “都闭嘴吧,赶紧回去吧。这些事不是我们需要讨论的。同志,小心言多必失。你见过他们真是逮捕了马吉昌吗?

    也不用脑子想想,刚才你们没有看到那个人也来了吗?就是经常上电视的那位。

    我可是听说,马吉昌的后台就是他啊!告诉你们吧,那人是三弄,三弄知道不。

    槐花三弄中得一弄啊!不是我们可以随便议论的。明个回厂看看再说吧,都回了回了,哪那么多的废话?”

    说话的人很有威望,大家闻声看去,竟然是槐花奶厂的工会主席。见自己单位的工会主席这么说,很多人顿时就闭上了嘴,一哄而散。

    老百姓就是这样,如果没人组织,那就是一盘散沙

    eh101低空飞行,打开了飞机上先进的搜索设备与热成像,以及血液成像搜索设备,沿河面快速的向前仔仔细细的搜索着。

    夏季已过,已经开始进入初秋了。初秋的夜晚已经开始淡了夏夜的烦躁,慢慢的步入了凉爽的惬意。

    易晓敏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全身冷的要命,已经在水里泡了不知道多少个小时了。只记得刚跳入河中的时候,这河水还是暖的。

    她知道,那是被太阳嗮了一天了,应该暖。而现在,河水慢慢地变冷,变得越来越冷,渐渐地透入骨髓,冷的她紧咬着牙关,全身都在打颤。

    易晓敏在跳入河中的那一刹那间就后悔了,当自己没入了河内,感到一股强大令人窒息的压力传来的时候,易晓敏就后悔了。

    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还有父亲。

    好多年没有见过他了,他还好吗,是否会和其他人一样,颜容会慢慢地衰老,青春不再

    自己都这么大了,为什么他会那么的狠心,一直都不来看自己?

    槐花奶厂是一个大型的国有企业,易晓敏知道,凭自己的实力,刚刚大学毕业,没有任何的关系,是不会被槐花奶厂录用的。

    市面上有一句话,想要进槐花奶厂,没有三十万,就别敲那个门。而自己究竟是走了那门子运道了,只是投了份简历,随后就能上班了呢?

    这一切,难道不是他在操作吗?

    他是一直都在看着自己,关心着自己的吗?

    但他在哪里,为什么总是不出现?

    不知何时,自己已经浮上了水面,怀中抱着一节柳木桩子。易晓敏脑袋浑浑噩噩的一直就这么胡思乱想着,随波逐流。

    易晓敏没有大喊大叫的求救,她就这么抱着那截柳木桩子在水中漂着。

    即使她明白他一直都在暗地里关心着自己,可那又怎么样,我都被逼到了这种程度。

    我都跳河了,你要是真的一直都在暗地里看着我,那么你会来救我吗?易晓敏在赌,拿自己的生命去赌。

    也不知道飘浮了多远,天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的轰鸣。整个河面都被天空中的探照灯晃的如同白昼,而河面上的她,现在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无力。

    一抹好看的微笑,自嘴角慢慢的弯起。她的手一颤,柳木桩子随水而逝,她的身子也慢慢地沉入到了水中

    “报告首长,发现目标!”

    夜深沉,人疲惫。不知道是心灵的疲惫还是人灵魂的疲惫,反正都已经是疲惫不堪的了。

    华北某军区一处高档的疗养院内,王浩睡的很香很甜。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他被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惊醒,抓起床头的手机,睁眼看去已经是次日的下午两点了。

    “奥买噶的!混蛋了,进来!”

    柳明生推门而入,好像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似的打量着只穿着件背心与短裤的王浩,嘴角淡淡的微笑着说道。

    “易省长早就醒了,还好,易晓敏没事。现在正在聊天,不过谁也不敢进去,好像吵得很厉害!”

    “呃,我没办法,那是人家的家事,你告诉我干什么?”

    “是这样的吗?”柳明生对着王浩哈哈的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可是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向易省长汇报。

    易省长可是hb的老省长,虽然现在去了xj省。但对于我们hb省的事物也不能不管吧!

    王浩,没办法,在这里只能找你。难道你不想听听我有什么好消息吗?”

    “怎么,你着急了?恐怕就算是再好的消息,也和你没什么关系吧。难道说柳兄想要转业了,还是看着眼馋?”

    柳明生完全不顾及王浩的嘲笑甚至是不屑的眼光,但是却很认真的说道“我这个大队长,干的烦了。如果能调到市局,你说会不会惊诧一地眼球呢?”

    “把你调到市局,为什么呢?”王浩再一次的看向柳明生,很认真的看着。

    柳明生一屁股做到了王浩窗前的小沙发上,伸手拿起茶几上的烟,抽出来一根扔给了王浩,随后又自己点找了一根,这才把火丢给了王浩,看着王浩,默默地抽了一口,继续说道。

    “槐花市很乱,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不可理顺的,复杂的利益关系网。这个网,只能由我去捅破,然后再慢慢地理顺。

    你们来槐花市太高调了,已经引起了上面的注意。马吉昌大案,据说已经通天了,是新任中纪委的副书记赵誉刚亲自带人下来彻查的。

    如果我了解得不错的话,王市长,赵誉刚可是您的老领导,为领导分忧正是我这位小兵应该做的事情。

    其实槐花,也只有我在前面打冲锋,才能冲的进去。因为我是本地人,有很多事情,我本来就很了解!”

    哈哈哈哈,哈哈哈!

    “柳队长,你这是来和我进行交换吗?我不知道你的消息是从哪来的。我也不想掺与到这件事情当中来。

    我是沙哈拉市的副市长,并不是槐花市的副市长,柳大队长,你好像找错人了吧!”

    柳明生很想笑,他看着一脸认真的王浩,默默的摇头。这家伙,还真不容易搞定,自己都说得这么明白了,难道还真需要来个投名状不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