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79章 夜不能寐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夜已深沉,聚集着无上权力至上的京畿要地,内城八里胡同的一处诺大的四合院内,‘一弄’有些焦急的在自己的书房——誉海阁中来回的踱着方步。

    灯火通明的誉海阁可以说是京城内的重要权力聚集中心之一。‘二弄’无需置疑的与一名政治居常委也赫然在坐。

    他们对槐花市的局势非常的心焦,几乎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

    看着一言不发、眉头紧锁,至今没能停下脚步的‘一弄’,‘二弄’最终还是有些沉不住气来,焦急地说道

    “大哥,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啊,‘三弄’不能就这么折了,总的给个说法吧。这不明不白的,算怎么回事!”

    那名政治居常委有些非常不屑的看了‘二弄’一眼,继而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而‘一弄’听到‘二弄’如此不知时机的话语,终于是再也没能忍住自己的暴脾气,一把抓起办公桌上的水杯狠狠地向地上抛去,恼恨不以的吼道

    “怎么地,闹得还不够吗,还想要怎么样,脸都被你们丢尽了,丢尽了!

    人家常言,带着猴子走亲戚,转着圈的丢人!

    ‘老二’啊,你怎么还是不明白,还是看不透!你以为人家这就算完了吗,拿下老三,不再追究,其实是给我们敲响了一个警钟,一个警钟啊!

    你还看不透,还不明白?

    这事,无论如何都不能往深里究,他们是在给我们留脸,而留脸的同时,也是在告诉我们,他们需要我们的妥协!

    政治,终究都是相互妥协的结果啊!

    你这个时候,不知道妥协,还想着去要什么说法,弄个仔细明白?那我问问你,难道老三干的那些蠢事,你敢说你不知道,敢说你一点不知?

    警醒吧!

    想想你这个经贸委主任是怎么当上去的,难道还需要我们连你这个经贸委的主任也双手给人恭送出去吗?

    愚蠢,愚蠢至极!”

    ‘一弄’从没有当着‘二弄’与这名政治居常委的面发这么大的火。

    而今天,破了例了。

    看着火冒三丈的‘一弄’,那名政治居常委心中暗叹一声,心中非常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才转身看向大气不敢出,小气不敢喘的‘二弄’,委婉地劝到

    “苗主任,这个,彪省长的被牵连,其实人家是大有深意的,我们就算是看不出来,但是也应该猜想得到啊!

    你想想,一个正省级大员,一位手握实权的副省级实缺,他们要的,绝不是要追究谁的责任和想要绊倒多少名犯了错误的干部,而是要的那两个重要的位置啊!

    现在我们必须要看清局势,看清形势,比以往更加紧密的团结在高委员的身边。

    你想想,我们的高委员在政治居,刚刚想发出自己的声音,这还没能开始,就惨遭打击,你难道还看不出这代表着什么吗,看不出这意味着什么吗。

    不是说我们一系就没有话语权,而是人家要告诉我们,说话办事需要有个度,凡事都要认真的看看许的意思。

    我想这就是他们的最终目的,而不是想要把彪省长连带着更加深入的加深追究。

    其实高委员看得明白,不愧为我们一系的掌舵人啊。

    其实他们想要的,就是要我们妥协。而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不仅不能与他们去争沙哈拉市的位置,更需要我们放手hb省。

    hb省,是你与高委员出身的地方,你想想,我们这都可以放手的话,岂不是被人釜底抽薪,还有什么好言?”

    ‘二弄’大有深意的看着面前的这名年过六旬的老人,心中感叹万分。狠!真够狠的!

    这番话说得,你是在为我剖析局势呢,还是在挑拨离间呢!

    ‘二弄’看不明白,也听不明白,他真心不明白这名政治居的常委,按常理来说怎么就喜欢跟在大哥的身后一直隐忍到现在。

    按说他也是大权在握的实力派人物,像这样的人,怎么会心甘居人之后。手掌着发改委,权势滔天的熊满飞据说还是军中出来的娇儿。

    像这样的人,曾经叱咤风云般的人物,经历过无数次风霜雪雨的干将,怎么会官越做越大、但胆子却越来越小呢。

    小到了最后竟然学会了臣服,学会了依附的地步呢?

    再说,早就有传言说熊满飞还曾经是姚老爷子的门生,像这样的人,在姚系一举如冲天之势的今天,他反而不去巴结攀附!

    却是选择了自己大哥这样完全凭自己一脉之力走到了今天这个层次的,没有多少背景,没有多少支撑的新式派系,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好多次,这个问题,同样的问题都在‘二弄’苗任峰的心中徘徊。他不是不想去问问大哥高德江,只是有时候这样的话,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面对着自己的大哥,苗任峰总认为像这样的问题,如果自己要是在大哥的面前提起,就会愈发的让大哥看不起他,看不起他像个小白一样的政治智慧。

    可是说实话,苗任峰不服,他总是对自己说,我的政治智慧不高,要是我没有两下子,我怎么能爬到经贸委主任的位置之上。

    要知道能身居这么重要的职位之上,这可不仅仅需要强大的政治智慧,更需要强大的政治谋略的支撑啊!

    “熊主任,你难道是在质疑我的政治智慧吗?

    我不是看不清,而是不甘心。凭什么我们就需要退让,凭什么我们就必须拱手相让。

    你知道我们考虑沙哈拉市,考虑了多久吗,你知道沙哈拉市对于我们的重要性吗?那就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我大哥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更何况,要是能掌握了沙哈拉,那就等于掌握了全国大多数人的口碑。口碑啊熊委员!”

    熊满飞不再说什么,而是看了一眼面红耳赤,想要让自己继续解释的苗任峰咸口不语。

    他不想去解释,更不屑于去解释什么。他认为苗任峰的智慧也就这样了,也算到头了。

    他能做到z国经贸委主任的位置之上,其实算是高任了。如果要不是有‘一弄’高德江的力挺,恐怕这么关键的位置,永远也不会轮到苗任峰去做吧。

    高德江无奈的看了一眼还想继续发问的苗任峰,心中暗怒他的不争。挥了挥手,很感叹的说道

    “还是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吧!hb省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其实苗头也不是存在有一天两天了。

    现在看来,hb省我们是务必需要放弃了,相对于沙哈拉来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再在hb省与他人相争的话语权了。不受人攻击,其实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但是对于沙哈拉,我们说什么都是要争得,哪怕就是他们用hb省来和我们说事,对于沙哈拉,我们都是要拿下的,要全力以赴,绝不妥协!

    我们不妥协,难道他们也不妥协?既想要鱼又想要熊掌,天下美食都要吃在嘴里,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好东西都被别人吃了,总需要给我们留一口吧,就算是虎口夺食,我高德江今个也需要去捋一捋虎须!”

    “这个!”熊满飞下意识的清了清嗓门,张口刚想说出一句不好,不过话到嘴边,又生生的咽了下去。

    他心中有些激荡,实话说他早就对高德江心生敬仰之心。身为姚系出身的得力干将,说实话,熊满飞对姚老爷子是有着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感情的。

    要不是有姚老姚为民的存在,熊满飞相信,就一定不会有他今个这样的成绩。

    可惜世事弄人,熊满飞一直都认为,自己生不逢时。

    他真心的感叹,既生瑜何生亮!

    想当初自己与王镇山肖振国都是姚老身前的得力干将,可偏偏,姚老总是对自己看不上眼,总是偏爱王镇山与肖振国。

    直到现在,王镇山血染疆场以身殉国,只留下个孤苦伶仃的孩子王浩,而又被老头子视为心头肉掌中宝不说,那与自己一直不和的肖振国,现在竟然达到了集全国军政大权于一身的地步。

    想想自己现在的地位,再想想肖振国那虎虎生威的背影,此时的熊满飞没来由的就是心中一阵苦涩,连连的叹息。

    自己终究是比不过人家的,连个死人都比不过。可惜你人死了就死了吧,为什么又要弄出来个螟蛉义孙,死后还要霸占我靠近姚老的那唯一的一点宠爱!

    所以说,熊满飞对于姚老爷子一直都是存有意见的。我说什么也是你的兵,我一直都把自己当你的兵。

    但是你却一直都不把我当成你的兵,一直都对我有着很多的提防。但是你可知道吗,我终究是心眼再多,但却从没有对你用过啊!

    有些东西,本来就该是我的,我不争,难道就凭空的让给他们。我把他们当兄弟,但是他们有没有把我当兄弟。

    有好东西,为什么你总是先紧着他们,难道我熊满飞在你的眼中就是这么的不被待见,就是后娘养的?

    熊满飞话说半句,惹来了高德江非常不满的眼神。而一旁的苗任峰更是眼神不屑,非常疑惑的看向他,那意思就差没直接说

    你倒是说啊,看来后来的,投诚过来叛徒终究是不堪大用,总是心怀想法,多有算计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