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81章 心怀叵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熊满飞话说的非常严肃,并且有着一脸的决决之意。他是认真的,语气是非常失望的。

    是的,他很失望。

    他想不到自己一心想要找的盟友,竟会是一条疯狗。

    这样的人,他还怎么能与他一起共事。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而现在,高德江给熊满飞的感觉,不仅仅是一头蠢猪,更是一条想要满街疯咬的疯狗。

    疯狗上街,必定人人喊打,就是闲人不打,怕受伤躲避,也是需要报警的,总是要被警察给抓住击毙的。

    后果——不言而喻,下场惨不忍睹!

    这样的人,怎么配成为自己的盟友。

    也不是自己所需要与想要结交的啊!

    熊满飞想要的是政治同盟,甚至是政治推手。

    而现在他才看清,面前的所谓‘三弄’中的‘一弄’和‘二弄’,与他想象中所期待的盟友甚至是同盟,相差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这样的人,是怎么爬上如此高位的,还被外人一直称颂为政界新秀派。熊满飞感叹不已的摇了摇头,再次认真的向面前的高德江看去。

    他是越看越失望,越看心越凉,这哪是什么政治大佬啊,简直是一代枭雄吗!

    安得草莽也有雄鹰之志,安得匹夫之怒血溅五步!可悲可叹,可现在是和平年代啊!

    和平年代的草莽之志,只会被一股股疯狂的心智浪潮所毫不犹豫的摧毁,和平年代的匹夫之怒,等待的永远都是牢狱之灾与身陷囹圄而不能自拔。

    熊满飞迈步向前走去,吓坏了一旁想要张口反驳的苗任峰。苗任峰很狂,但是要分什么时候。

    在熊满飞说出告辞之前,他本还准备了一肚子想要反驳熊满飞的话语,只是在此刻,顿时一股脑的被他瞬间抛到了呱啦国去了。

    开玩笑,熊满飞这是要崩盘啊,要反水还是要翻脸?

    草泥马,看我们梅花三弄倒了霉了,就立马翻脸。以前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政治同盟,打虎亲兄弟,简直就是个骗子,最大的政治骗子。

    人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说掰了就掰了,一看大事不好,立刻掉头就跑。就像《增广贤文》中讲叙的一样

    人生似鸟同林宿,大限来时各自飞 。

    此刻的苗任峰真心感觉到了一丝可怕与忧愤。他明白了自己与大哥现在所遇的处境。

    连政治同盟熊满飞都当面提出了要告辞而去,足足可见压在大哥高德江头上的困难会有多大。

    他现在才明白一个道理,天真的会塌下来,以前总认为天是不会塌下来的那个想法是错误的。

    天即使会塌下来,也会有大哥顶着。因为大哥有能耐,因为大哥有人脉。

    可现在呢,天真的塌下来了。而于大哥并肩的熊满飞。却是在欲望,局势,乃至于波及和惧怕牵连的趋势下,做出了想要分离的举动。

    这就让他就真心感到了恐惧与忐忑的不安。

    看到熊满飞真要转身而走,高德江也不由得长叹一声。不过他的眼角隐晦的闪出一脉狠辣的阴冷,随即以熊满飞看不到自己表情的角度又是哀叹一声,出声挽留的说道

    “熊大哥,真要走!是我说错了话,我也是气愤至极啊!这简直是欺人太甚吗。

    谁都知道三弄是我的三弟,当然,这对外无法去明说。你我都明白,这只是私下里的一个称呼。

    但是即使在私下里,其实也早就是透明的了吗。

    对于我三弟彪德刚的所作所为,按理来说我是需要避嫌的,这也是组织惯例。但是熊大哥,难道我真就能避开吗?

    除却我们私下的感情不说,就是在外人眼中来看,我高德江以后还值不值得谁与我继续交往下去,依附在我们的一派,以后怎么看待我,怎么还能继续的信服我们!

    在这件事上,如果我不出声,不做出点什么。我相信,不需要他们继续追究下去,我高德江至此以后也就主动地绝离与z国的政治舞台了吧!

    人心不可违,失而不能复得啊熊大哥!我这也是为了我们以后做打算啊!即使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我不能做什么,更不能发话去帮彪德刚什么。

    但是熊大哥你想过吗?即使在这件事情上,我就算是犯了一个小错误,可是我能挽回多少人心,让多少人看到希望,其实这才是我的目的,才是我的最终打算。

    我们一系,经hb槐花大案,其实已经再也损失不起了,所以我必须要站出来,并且要强势的站出来与他们去争沙哈拉的主导权。

    即使失去了hb省省长的大位,丧失了槐花市市委书记副省级的位置,但是只要能拿下沙哈拉市常务副市长的位置,那也算是堪堪博了一把啊!

    熊大哥!”

    熊满飞跨到了房门的脚步一顿,身子无奈的僵了一僵。

    高德江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更是中肯的。以高德江此时的身份,能和自己解释的这么透彻,说出自己心中最真的想法与打算,也算是交心了!

    即使,这种交心,无不牵扯着多少不可告人的政治利益在其中,但是熊满飞也是对这种解释满意的,而无法再让他继续挪动脚步的。

    他知道,现在的高德江更需要自己,而如果今天真的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其实也就奠定了两人至此以后牢不可破的政治同盟关系。

    人都说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难时帮人一把,岂不让人永远都铭记着你的好吗?

    这是付出‘真心’的时刻,而同样,也是自己获得‘真心’的时刻,即使这样的‘真心’,熊满飞真的不能苟同而已,但是现在,他对这样的‘真心’,还是有所期待与需要的!

    “老高啊!言重了,是我没能考虑到啊,误解了你。原本以为你要破釜沉舟与他一决生死呢,现在看来我老熊真是小看你了啊!

    老高啊,你是知道的,我的个性不是惧怕什么。但是时机不到,以我们的实力,真心要作出与他破釜沉舟的举动,现在无疑是以卵击石的!

    其实你也知道,我这并不是涨别人家志气,灭自己家威风。哎!这个其实我不解释,你也明白。

    现在即使我们两人身在政治居内,但是我还是要问问你,即使我们两个人联起手来,还能争取到哪一位与我们志同道合的帮手。

    想必不要我说,你我都看得明白吧!

    像我们这些人,除非牵连到自己的切身利益以外,其他的时间,就包括你在内,心中恐怕也是大公无私的吧!

    说这种话,有些褒奖我们自己了。就如宋?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一样吧!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进退举步维艰啊!”

    熊满飞没有让高德江失望,转身向沙发走去,他要坐下来。

    一看熊满飞回头,高德江立刻向苗任峰打了个喜旺的表情。

    苗任峰会意,急忙上前一步,赶到了熊满飞的前面,用手仔细的抚了抚沙发靠垫,就好像上面有多少灰尘似的,是扫尘相迎。

    这家伙弓着身子,又重新帮坐到了沙发上的熊满飞续上了一杯清茶,这才双手奉上,急忙道歉得说道。

    “熊委员,不,啊,老领导!刚才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我言语中多有冒犯,我脾气急,冲撞了老领导,还请老领导看在我大哥的面上,多多的但待!”

    熊满飞看了看面前一脸恭敬的苗任峰,这哪还有先前那股高高在上,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的架势。

    哼!势力的东西,给你点颜色,才知道老子的重要性,还真是天生的奴才相。打圆场的话倒是说的很利落,就是自身的能力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啊!

    “小苗啊,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吗!我在你大哥这,就和在我自己家一样,我们之间不要拘束,更不要说什么道歉的话吗。

    这又不是公事,弄得紧张兮兮的,既然在家里,就唠唠家常而已嘛!”

    “是,是,老领导,是我小苗没搞明白,不过即使在家也有长幼之分,大哥和您在,我刚才还是不规矩了,还得求您原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算哪里的话,人都是有脾气和秉性的吗,不要说你,就说我刚才不是也闹脾气了吗。

    来来,坐,坐下说。

    老高啊,你倒是说说,你真要拿下沙哈拉常务副市长的位置?难道说你现在算定了王浩那小子会被调离沙哈拉?

    但是以hb省的省长之位,与槐花市副省级市委书记的大位,去换一个正厅级别的常务副,哎!这买卖,还真是让人心疼肉颤啊!”

    一听这话,本来心中就很不痛快的高德江立刻沉下了脸面,打心眼里对熊满飞心怀不满的说道

    “你以为我愿意啊,可是事态所逼啊!如非除非得以,谁愿意干这种净赔本的买卖。

    可叹彪德刚那狗东西,真是枉费了我的一番苦心啊。我怎么也就想不到,我亲手把他扶到了省长的位置之上,他竟然会做出这么多让我连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来!

    让人喜当爹不说,还是从政法干线一路上来的干部,都六十多了的年纪了,情妇就养了二十多个!

    哎!就算枪毙他个十几回二十几回我看也不算多。贪污腐败已经到了这种程度,我真是具有严重的失查之罪啊!

    你说说,老熊啊,你让我这口怎么去开!怎么去说!让我这老脸往哪搁!

    我看明天我是要写份检讨了,亲自去交给许向东,除此以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啊!”

    “这个!不错,其实也不失为一个折中的办法!老高啊,负荆请罪,总比让人揪出来要好,我想你这样做了,如果许向东想要的是政治交换的话,那么沙哈拉常务副市长的位置,我们也不是就争取不下来吗?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办法,那就是打悲情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