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88章 女人和女人不同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女人和女人不同,暴怒的女人和生气的女人更不同。

    让大家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已经溃不成军的跑出了警务服务中心的小混混们,刚刚冲出门口,被李彦东堵住了。

    还没等他们有什么作为,身后便响起一声声凄如鬼魅的惨叫声。

    这一声声的惨叫太瘆人了,绝对是那种只听一声,便会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惨叫。

    前有李彦东带着一帮刑警大队的精干民警的围堵,后有凄惨的让他们不明所以然的恐惧。

    即使这些天天在江湖上过着刀尖舔血的混混们,曾一个个叫嚣着天不怕地不怕,天王老子第一,自己老二的家伙们。

    此时也感到了恐惧,感到了此时危险的降临。

    是的,他们怂了。混混们本来就是害怕警察的,即使有些警察很难被称为警察。但是那身的警服在自己的面前一亮之时,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黑的怕白的,黑的见不得白,这是自古之训。

    更何况现在百十多名的混混们已经群龙无首了,没有了组织,没有了老大的命令,跑出来的他们在无端的恐惧下,只能像一群无头的苍蝇一般的四处乱蹿。

    尽管李彦东在不住的警告,五六十名干警们在外面倚着警车已经组成了一个严实的包围圈。

    但是这些混混们此时好像已经顾不得了,他们仿佛觉得身后有着无尽的危险一般,纷纷不要命了的,毫不在乎李彦东警戒的劝告,一个劲的向四周跑去。

    是的,他们奔跑的没有方向,是慌不择路得!

    “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杀光你们!你们都是流氓,谁毁了我,我就要杀了谁,绝不会让你们过得舒坦了,过得比我好”

    一个女人,疯了一般地手持着一把血淋淋的剪刀,完全以不要命的姿势,见人就捅的,冲了出来。

    可叹的是,就这么一个颖弱的女子,此时却如同鬼魅出了阴司地府,其满身充满的残暴杀气,与一心誓死的决绝,任谁见了都想跑,都想赶紧躲开。

    这样的女人他们惹不起,她疯了,疯的让所有人感觉到,现在有的只有无端的恐惧与害怕。

    有那么一两个跑得慢的,很悲惨的被杨素素手中挥出的剪刀毫不留情的刺中。

    这一刺是那么的狠,毫不留情,完全歇斯底里的

    锋利的剪刀,在他们身上刺出一个个血洞,划出一道道深深地血口子。鲜血飞溅,画面无比的血腥。

    混混们真是被打败了,他们从不知道剪刀还能把他们给打得溃不成军。

    一把剪刀,何其疯狂,恐怕自今天以后,整个槐花市地下老大金彪的名号就将不再存在,而起而代之的,便会是剪刀姐吧!

    是的,剪刀姐太威猛了,又是一剪刀划出,刺穿了一个跌倒在地小混混单薄的大腿。

    现在还可以算是夏季,这么单薄的衣裤怎么能架得住这把、锋利如此,裁纸如泥般剪刀的大力穿刺。

    很显然的,裤子被刺穿,血染了一地

    小混混傻了,惊恐的尖叫一声。不,那简直是哀嚎,惨烈的哀嚎,杀猪一般的嚎叫。

    他不是被疼的这般哀嚎,说实话而是被吓的。眼睁睁的看着剪刀的刺入,那种被剪刀威吓的逼近,一刹那间刺中的恐惧!

    是无以言表的!!!

    更何况,此时的小混混明显的知道,自己的大腿没事,真的没事。杨素素这一剪刀其实刺偏了,而刺中的却正是自己的那第三条腿。

    是的,他那第三条腿刚才没能很及时的收回去,因为此时的他,手中还紧紧的拽着一张杨素素很唯美的照片。

    照片的角度选得很好,该暴漏在这名混混眼前的东西,全都很好的被他一览无遗。

    所以这名小混混的第三条腿下意识的,身不由己的,自然而然的翘起来了。可是现在翘起来的真不是时候,不该起来的时候起来,注定是要被人收取报酬的。

    杨素素,素来如此!

    付出了必须要, 求得回报!

    她不喜欢做赔本的买卖,因为她没有更多的资本,唯一的资本付出了,再得不到回报,杨素素认为她自己都不会原谅她自己的。

    “我让你耍流氓,我让你叫,我让你看我的照片。是不是很好看,是不是很过瘾,是不是很爽啊”

    杨素素拔出了剪刀,又高高的扬起,没有丝毫犹豫的再次刺下。

    “砰!杨素素住手!住手!你这样会捅死他的!”

    李彦东毫不犹豫的朝天开了一枪,枪声的威慑,不仅仅是震慑住了还想四处逃串的小混混们。

    也很及时的,很好的震慑住了还在发着疯般,挥舞着剪刀,刺向小混混下体的杨素素。

    服务大厅中那七八名女协警终于得到了机会,冲了出来了。可冲出来之后,她们也实实在在的被眼前的状况给吓傻了。

    太惨了,杨素素跪在地下,跪在一个小混混的双腿中间。手中高高举起的剪刀还在不住的向下滴着血迹。

    而那名混混,不必明说的,两腿之间已经一片模糊,已经分不清了哪条腿是哪条腿了,糟乱的血肉一片模糊。

    人自不必了说,早就疼晕了过去,毫无知觉的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台阶上,就像砧板上的一头猪,任人宰割。

    短暂的震惊过后,七八名女协警顿时清醒了。她们即使是协警,是市局内处理公务的文职协警,但是平常看到的,见到的也不少。

    “李大队长,快救我们啊,我们被这帮混混们劫持,他们试图非礼我们,试图绑架我们,还,还编造不法事实猥亵与诽谤我们,你快,快救救我们啊!”

    不知道为什么,李彦东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大厅门口这七八名楚楚可怜的女协警,却并没有听她们的话走上前去。

    而是一挥手,五十几名精干的刑警队的精英干警们顿时蜂拥而上。只不肖三两分钟的功夫,便完全控制了现场的秩序,将金彪的那些手下小弟们一网打尽。

    “送金彪与受伤的去医院,要严加看守,剩下的给我直接送拘留所,等候审讯!收队!”

    李彦东看着自己手下的兄弟们,有条不紊的押解着这帮小混混们离开之后。这才大步上前,径直走到了还在发愣的七八名女协警的身边,哀叹一声说道

    “我们曾经是同事,但是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你们跟我走一趟吧,不要逼我为难,我也是依法行事!”

    几名姐妹们诧异不解的看着面前英俊威武的李彦东,她们均感疑惑不已。

    “李彦东,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受害者,你是明白的,这些混混们就是来市局闹事的。

    要不是没有杨素素,我们姐妹们今天什么下场还不知道呢。”

    “就是李彦东,原先我还看你挺好的一个人,怎么现在才发现是一个榆木脑袋。无怪乎只能当个刑警队长,连个副局都不是。”

    “李彦东,你这是什么意思。有话你直接说好了,我们姐妹们接得住!”

    女人们七嘴八舌,她们怎么也不相信李彦东来这里不是为了解救她们的,反而是想带她们走。

    她们都清楚李彦东的为人,这个家伙看起来长的风流倜傥,俊朗明亮。其实就是个死心眼,一脸的的严肃与在局里那刚正不阿的性格,其实一直都是让大家比较头疼的。

    他说要带她们走,这句话一出口,这七八名女协警们顿时心中就是一震。

    她们都知道,这一去,想要再回来,想要再风风光光的回到警局,再次的拥有这份体面的工作,其实那已经是不可能了。

    “对不起了,走吧,我也是依法行事,难不成还要给你们带上手铐吗?我李彦东不想这么做。”

    “彦东,我省里有人,容我打个电话好吗,都是同事一场,求你行个方便!”

    “彦东,我们也需要打电话,彦东,行个方便”

    几名女协警一脸的哀求,状态莺莺燕燕,楚楚可怜。李彦东根本就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

    虽然说她们是协警,在自己的眼中,连个实习小警员都算不上。但是李彦东很在乎同事之间的感情。

    在他的眼中,只要穿上了警服,有一朝成为了同事,那其实就是自己亲人一般的姐妹,就是可以相互信任的兄弟。

    警察的职业是危险的,可是危险中,更能加深他对同事们的那种不自觉的信任与重情!

    他慢慢地转头,故作没有看到的把头转向了一边。他知道她们都在掏手机,都在找人找关系。

    甚至他已经听到了有人在小声的哀求,撒娇般的哭泣。决绝的承诺着什么,交换着什么

    也有人无可奈何的挂了电话,焦急的,身不由己的在着精致的警务大厅回廊下来回不住的,踱着自己那无比诱人的精致小脚丫

    但是他不想去阻止什么,因为这些人毕竟曾是自己的同事。毕竟曾经相处一场,又同为槐花市的人,事情有时候真的需要做的那么绝吗?

    远处路边一辆纯黑色的奥迪a6缓缓的滑动,在警务大厅前掉了个头,鸣了一声喇叭,沿着槐花河岸的方向驶去

    李彦东看着那辆纯黑色精致的烤漆消失的方向,默默的摇头。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对是不对,不过冥冥中他总是感觉,也许槐花市的天真的需要变了,是否会变得更加明亮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