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90章 槐花河畔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柳明生属于那种铮铮铁骨的硬汉,从刚一见面的时候赵誉刚就看得出来。这么多年官场中御人的经验告诉他,想收复这种人的心,必须要使用灼心药。

    这小子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靠上谁的家伙,他有着自己的原则与底线。否者从一见面时,便会给人一种低魅想要攀附自己的感觉。

    他没有这种常人应有的表现,第一解释就是此人身后有根。再就是一身正气,身怀幻想,试图以一己之力笑傲官场的一个异类。

    这简直就是个笑话,在当今如此复杂戡乱的官场大潮中,像这样的,绝不同于军旅生涯的仕途之路中。

    柳明生想要如此的走下去,唯一的下场,注定会被浊浪滔天的仕途洪峰所湮灭。

    虽然先前在槐花市公安局长暂定人选中,王浩通过易晓天的余威,暂时的力排众议使得他脱颖而出。

    但是赵誉刚知道,现在在柳明生心里对王浩的感觉,其实有的只是两人初始之交的一份英雄相惜,一份我记住了你的恩情,他日必还的感觉而已。

    再加上张月桥或许,多多少少的为他打过什么电话,所以在柳明生的心中,其实最大的感觉,只能说是记得一份情,他日必当重报。

    见时机已成,赵誉刚微笑的叹了一口长气,能为王浩收一个左膀右臂,其实现在也是对自己一方势力巩固的最好筑基。

    他幽幽的清了清自己略微发哑的喉咙,仿佛在自言自语的,面对着波涛滚滚的槐花河说道

    “槐花市,真就如同现在的槐花河啊,波涛滚滚。hb省,彪德刚的下马,这是近年来查处的唯一一名涉案级别最大的高官啊!

    很让人痛心啊!

    国家最近加大了反腐倡廉的力度,在抓各地经济建设,完善各地制度建设的同时其实反腐大锤,从就没有停下过啊!”

    王浩与柳明生均停止了对话,他们看着一脸严肃,面对着槐花河语气深长的赵誉刚,两人不由自主的同时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赵哥,我早就建议过,要想办法从根源上肃贪!

    只有清根治本才是净化我们公务队伍的最好良药!想要肃贪,就要从原则上做起,从根本的制度上入手!”王浩把烟蒂用大拇指于中指夹住,对着槐花河猛地弹出。

    小小的烟蒂携带着还未燃尽的火星,顺着河面,‘嗖’的一声便被他弹出好远。最终势头弱了,一头扎进了滚滚的激流之中,再也看不到一点星火的踪迹

    赵誉刚思绪良久,自从自己坐到了纪委副书记的位置之上,他其实一直都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考虑这个问题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有一次与王浩的探讨。

    现在由王浩为中心组成的圈子,属于他们自己的圈子已开始越来越大。

    本来赵誉刚还想采取王浩的建议,为每一个加入到圈子中来的,均发给一定数额的圈中廉政养廉股份。

    其实这就是王浩所一直隐在暗处的多处企业所取得高额利润的分红。王浩的打算就是,能加入到圈子里来的,都是经过认真考核,并且自身能力突出之辈。

    能被他们看上眼的,必是一些可造之材,而稍加培养,必成为国之栋梁。

    而人无凡人,不能因为一些经济问题,在仕途上栽了跟头,所以多少给点支持,每年就会让他们获取一笔不小的分红。

    这样就可以阻止他们伸手,断了他们的贪念。能一心一意的安排好家庭,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更好地服务。

    “王浩,我现在不同意你的观点。你说的根本没错,但是具体原因我懂,事实也无非就是我们先满足他们。

    这其实并不是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好。我们所给予的满足,也许不一定就是斩断他们贪念欲望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欲望其实不仅仅是在于金钱的一面,还有众多我们所不齿为人道的。

    比如物质的追求,能彰显地位、彰显身份的、还比如能驾驭权利和占有名誉的。

    人都喜欢攀比,喜欢比较,更喜欢竞争,这是人内心私欲的完全体现,近于本能,我们根本就无法屏蔽!

    我看过别的一些国家,在对待公务员薪酬方面所给于的待遇都很高。但是这根本就解决不了你所认为的根本,贪已成为他们的本能,几乎像毒品一样让他们无法戒除!

    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其实完全是贪念作祟的法则而已。

    竞争本就是不满足的表现,所以便会促使斗争,因为它本身就是残酷的,本身就代表着利益的争取,斗得你死我活,害人无数。

    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中,就总想着站在这个社会的顶峰,主导一切,可以随心支配一切,谁都有过这种想法。

    这种强烈的占有欲便促使了竞争,促使了相互之间互相攀比,互相较量的争斗。

    无论是贫民还是百姓,无论是富有还是官宦,其实都存在着无尽的欲望。所以我认为欲望,不可能有满足的时候。

    当欲望得不到满足,与其我们想要事先满足他们,你说这可能吗?我认为不仅不可能,反而会激发他们更为贪婪的心性,认为这本就是他们所付出了,需要得到的回报。

    人性自私,尤为如此。”

    柳明生看着一脸惆怅的赵誉刚,撇了撇嘴竟然忍不住插话说道“赵书记,我有不同的看法。

    我认为一开始发现苗头,就扼杀在摇篮里的想法是可取的,就比如马吉昌,郭晓成,甚至是彪德刚。

    彪德刚从槐花市出去之前,一直都是槐花市政法干线中的一哥。其实即使到了hb省,也随之身价水涨船高,成为了hb省政法干线上的天皇。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一个小案子,当事人双方为了自己获胜,多多少少的都会找找人情,所以现在这个社会,我们只能说是一个人情社会。

    而找人情,说白了就是送钱,送礼,拉关系。没有关系,谁会平白无故的为谁去讲情!

    而拉关系,就绝对离不开贿赂。试想他本身就很有钱了,那么很少的贿赂,怎么会让一个人甘冒徇私舞弊的风险,为了那区区的蝇头小利而损了国家法纪的公正。

    这样一旦事情败漏,不但身败名裂,反而能折戈宦海,甚至一头扎进犯罪的深渊,进入监狱的牢笼。

    这就需要平时绝对的关系维护!而这种维护,成本又增加了几十倍乃至于上百倍。所以我认为,满足,或许也是解决这种途径的良好办法。”

    147

    赵誉刚转身慢慢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伸手入怀刚想摸烟。王浩急忙把刚抢柳明生的烟拿出来给赵玉刚点上,随后自己和柳明生又各自点了一根。

    吸了口烟的赵誉刚哈哈大笑,轻轻的弹着烟灰说道“这烟好抽,不错!”

    王浩连连点头,由于和赵誉刚的关系太近了,完全不在乎的说道“那当然,你不看看什么东西,这可是礼送外宾国家级首脑的高档货,自然好抽。”

    可话说完,立刻意识到自己上套了。

    “是啊,高档货!人人都喜欢!所以我认为,满足不是杜绝腐败形成的关键因素,因为根本不可能满足,只能越来越不满足!

    我们有时候把问题想得过于简单了,腐败与竞争,还有占有欲,这都是一个人道德的问题,素养的问题。

    这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底线,没有了我们倡导的信仰,没有了坚持的理念。

    满足,怕的是将来我们只能可怕的先把他们的胃口养起来了,铸就了他们更为贪婪的门槛,原本需要一万能办得了的事情,现在需要十万甚至百万千万!

    当然,我们国家自身的制度建设也需要跟上去。某些问题,绝不会是绝对的,还要用相对的目光去看待吗!

    所以我认为清正廉洁,并不是靠我们先去满足他们的。这样只能惯得臭毛病越来越多,只会让他们花习惯了越花越多。

    而精神的贫瘠,道德的沦丧,对物质对汽车,对金钱美女的疯狂最求,都让这些人早就失去了高度的觉悟与尊严!

    人没有了尊严,没有了信仰,最终只能沦为欲望的奴役,变为贪婪的恶魔!”

    柳明生有些震惊,赵誉刚的话里话外,强调的总是对于满足的危害性。有关让人满足的问题,其实前段时间柳明生确实关注过。

    难道提出这个想法的人会是站在自己身前的王浩?一名市长,还仅仅是名远在千里之外,那个不毛之地——沙哈拉市的常务副市长。

    他的提议这么让上层重视?那么看来此人的身份与背景怎么会这么简单呢?

    从一开始柳明生就觉得王浩不简单,不会仅仅就是一名常务副市长那么的简单。从奢侈的,专供外国首脑的使用的专用直升机内走下。

    从意气风发,挥斥方筹的指挥着身为西北兵团精英的,直升机特别作战大队的精英们来看。

    从对彪德刚的完全不屑一顾,对马吉昌的无视,对郭晓成的蔑视来看。此人不简单,绝不简单。

    而这样的人,能提出这样的问题,能让一名纪委的副书记当面与其辩驳,说实话,这是让身处体制内的柳明生现在想想,突然间赶到了无比惧怕的事实。

    突然间,柳明生的耳中如同闻到了炸雷一般的轰响

    “王浩啊,上面已有人提议要你来槐花市做这个市委书记,你考虑好了吗,有没有做好这个成为一名副省级大市的市委书记的思想准备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