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91章 尘埃落定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槐花市市委书记,那岂不是副省级的高官!

    这怎么可能!!!

    由一名沙哈拉市的常务副,而一举提升为副省级的市委书记,柳明生有些犯傻,非常闹不明白的,被赵誉刚的话震在了当场。

    其实不仅仅是他没有听明白,就连王浩自己也有些晕。幸福来得太突然,不要让人太懵好不好。

    与震惊相比,其实在京城红墙之内的一处z国最为神圣的会议室中,此时一干大佬正在商议着hb省的状况。

    hb省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官员徇私舞弊,贪污受贿的重大案情,令举国震惊,世人唾骂。

    其涉案人员之多、牵连之广、涉及财产数额之大,乃至于影响之重,都可以说是史无前例,自z国建国以来绝无仅有的。

    重大的案情一直都在牵动着许向东的心,他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执政思路有了什么差错,出了什么纰漏。

    许向东一直就那么默默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住的喝着茶。他甚至拒绝了服务人员的倒水,而是自己在身边放了一把暖瓶,一边喝,一边为自己续水。

    钱沐槿在宣读着hb省有关彪德刚以及一干主要案犯的罪行材料,他的声音是无比严肃与震怒的。

    那一页页案件的陈述,其罪行令人发指,几乎不想听闻。

    许向东终于听不下去了,尽管早已习惯了身为z国第147一人的位子,也早已养成了沉稳不变的淡漠心性。

    但是再次听到如此骇人听闻,简直令人作呕的犯罪事实的情况下,他还是发怒了。

    “不必再念下去了,老钱啊,各人都有资料,回去自己看吧,但愿你们还能睁大眼睛看得下去!”许向东狠狠地把自己的茶杯掷在了桌角。

    扬起了他那冷穆的脸,一脸阴沉,不带一丝微笑,语气无比严肃大声的质问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我不相信你们都不知道,就一点消息也没有听闻?惊天大案啊!让人贻笑大方啊同志们。

    我们自己怎么看,老百姓怎么看,谁还会相信我们,海外怎么看?我不知道,你们说说!

    hb省从上到下,腐到底了!hb省难道就没有一个清廉如水的吗?呵呵,我相信,没有了,在如此的环境之中,即使有,也会被溺杀的!

    这样以来hb省

    这次中纪委办的好啊!办得好,大快人心啊同志们!我们的信誉已经丧失了,是纪委的同志们在帮我们一点点的捞起来,捡起来!

    对涉案人员,相关人员,关联人员,有一个算一个,立刻双规,立案严审!

    事发hb省,书记怎么当的,怎么当到了这种程度!必须要承担领导责任!自请辞职吧!”

    呃!

    一直被‘一弄’端在手中的茶杯晃了晃,一不小心竟没能拿稳,精致的茶杯轻轻一滑,缓缓地斜在了桌面之上,那整整一杯碧绿的清茶溢出,顿时沁人心脾,让人感到处处茶香。

    ‘一弄’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可惜已经晚了,溢出来的茶水沿着那每人分发到手,摆在自己面前的案情汇报材料上,慢慢的渗透着,渗透着

    许向东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这名,自从自己上位后便跟着自己同时入主中枢的所谓‘梅花三弄’中的老大‘一弄’,冷冷的‘哼’了一声吩咐道

    “材料可不能毁了,是需要警钟长鸣的!都回去好好看看,给x委员再发一份,都回去加深研究一下!”

    随后端起自己的茶杯轻轻地呡起茶来。

    钱沐槿一看时机难寻,急忙接话说道“这个,许书记,hb省省委省政府这样一来,工作就会陷入到了瘫痪之中。

    今天我们的议题就准备了考虑一下hb省省长的人选,您看?”

    会议议题中所涉及的矛头直指‘一弄’!

    谁都知道‘一弄’为z国新崛起派系的直接掌舵人。

    而无论是hb省还是槐花市,均是一弄出身之地,出身之地堪此大乱。可以很不客气的说

    问责,问的并不是现任hb省的省委书记与已经被中纪委进行了双规的彪德刚,那领导责任,明乎其明的指的就是‘一弄’本身!

    而问责显然并不是目的!

    目的不言自喻,人家就是要从他的手中夺取hb省的掌控权与领导权。

    一弄冷冷的心里,没有一丝可以让他现在站起来为之一搏的筹码。愿赌服输,自己输得第一次这么的彻底。

    而本身便具有斑豹性格的他,又怎么可能这么心甘情愿的,让本来就在自己爪下的一块巨大的肥肉,就这么的被凭空的夺走呢?

    但是反抗,拼搏,甚至挣扎,都是徒劳的。现在的一弄明白,自己已经完全上丧失了对hb省的控制权,甚至就连话语权都遗失殆尽。

    第一次!

    实实在在是他跻身于这权势巅峰之路以来,第一次输的如此的彻底。用一句俗话来形容,那么可以说底裤都被输掉了。

    他缓缓地低下了自己的头,默默的承受这别人对hb省无尽的指责。默默地倾听着他们的高谈阔论,甚至是对hb省有关领导提名的众多推荐与评议。

    一省之争,历来斗争都是残酷的。一省出了两名空缺,自认为有能力接任,有资格胜任,有本事担任这两名封疆大吏的人选实在是太多了。

    而谁拔的头筹,可以说获取的将会不仅仅是hb省实职大佬的位置,那简直获取的就是自身一方本身势力的大增啊!

    真可谓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一弄想到了在自己一方退出后会议上会形成的可怕争端。但是他没有想到,各方早就准备好了大量的说词,抱着的目的显然是来打持久战的。

    hb省,人人都想争取,这是因为hb省的地理位置太特殊了,对z国的经济政治乃至于文化的影响太深厚了。

    hb省紧邻s省,地处漳河以北。是z国民族的发源地之一。是距离京城最近的一个省,其军事作用与政治作用尤其突出。

    不但如此,还是z国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发源地,旧国古都。

    现在其本身具有的经济价值还没完全的被开发显漏出来。其实自有大智慧的人都能看出,hb省势必成为z国后来居上的经济重地。

    以现在z国的经济发展态势来看,沿海以及环沿海周边的省地级城市均已得到了良好的发展,而hb省就成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经济发展储备省。

    其一旦崛起,醒悟过来,到时候流入的资金量、与其大量的新式发展态势,注定会是势不可挡的。

    自不消说,谁能继任下一任hb省的掌舵之人,手中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握的全是政绩与功劳,尽可能的只会坐等升迁。

    谁不想高升啊,能升任为一省之书记,甚至是省长,那可就是封疆大吏了,这绝对是人一辈子都难以祈及的高度。

    而又是一生之中,如果想跻身于巅峰至上,而必须要履任的一步重要履历。没有担任省长或者省委书记的的经历,哪会升到副国级,甚至跻身于正国级!

    看到争论趋于一段缓和期,一直没有说话的中纪委书记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钱沐槿,突然间板正了自己的身姿,清了清自己的嗓音,润了口茶说道

    “我来说几句吧,hb省初逢霜降,正可谓一片萧条之色。现在人人自危,心中忐忑。

    赵誉刚那刚正不阿的威名,想必大家也是知道的。他在hb省亲自驻扎,这一蹲下去,恐怕槐花市大案的影响消除期直要等到几年以后了。

    刚才大家都推荐了几名不错的人选,而在我看来,这些人现在到hb省上任,我认为均是不合时宜的。

    hb省人心不定,必须尽快的稳下人心。而说句实话,我现在对hb省的现状很担忧。一个腐到了骨子里的大省,她里面那些刚正不阿,一身正气的好干部都哪去了?

    会是没有吗,还是被排挤了?

    我们现在空降下去一名干部,能不能打开局势,能不能强势的扭转乾坤,这其实都是个未知数。

    我看原先一直陪同在老总理身边的靳华伦主任就很不错嘛。他是为老同志了,担任总理办公室主任,中央事务处主任已经有好多年了。

    性格老成持重,经验丰富,并深受老总理的信任与影响,办事颇有老总理的手段。

    我看在这个关键的时期,靳华伦同志完全能胜任hb省省委书记一职,能够快速的打开局面,稳定人心,发掘与运用一批hb省本土身份正直的干部。

    大家怎么看,都说说吧!”

    中纪委书记多年来从事全国的纪委工作,那脾气和性格,那脸板的,就像谁欠了他八百万似的。

    在坐的都是些老家伙了,但是论威势,论官威,可以说除了许向东以外,这种无端的一身正气,还真没有几个人能真正的比得过这个老家伙。

    他这模样看似在询问大家,那其实哪是在询问!

    其实明显的就是肯定的在和大家说。我看行,你们也别争了,看看许的意思吧!

    大家这样揣摩着,自然而然的就把目光撇向了许向东。

    许向东一直都端坐在沙发中,自从中纪委书记推荐靳华伦之时,他就在不住的点头,那意思简直就是明了,谁还有看不明白的。

    看来许是同意的,也说不定这根本就是两人事先埋好的伏笔,串通好了的吧!

    总理的人,老总理虽然退了,但是老总理的气势还在,现场就有钱沐槿人家老总理的一脉代表人物在这坐着呢。

    明摆着着人家胜算在握,还不如看在老总理的面上顺了这份人情。到了他们这个程度,那心里算盘打得,都人仙般的人物,谁不明白谁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