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93章 恨水生寒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实话说许向东是一位心胸特别豁达之人,但绝不代表着他什么都可以忍受。

    相信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也不可能被姚老至始至终的一直都看好,也不可能坐稳他现在的位置。

    此刻即使许向东抛开了以往的成见,努力的让自己不去忌讳熊满飞的过往,不讲其他,就事论事。

    可即使这样,熊满飞如此很不负责任的讲话,如此很没有理性的反对,也实在是让一直都沉稳有余的他很生气。

    “是吗?这个建议不错,熊委员讲得好吗。让一个常务副省异地上任政法委书记一职,好,很好,很有组织安排的代表性吗!

    只不过我想问一问熊委员,难道一名省长对政法委的工作就没有领导的权利了吗?”

    一听许向东的发言,熊满飞心中就暗呼要糟。自己心急了,还是隐忍的不够啊!

    本来他低着头,窥视这帮人的表演已经好久了。在心中一直都打着腹稿,我是要反对的,一定要反对的。

    马德江,一个马德江,曾经我手下的一个最不听话的兵,我怎么能让他去做这个一省之长呢?

    不行,坚决不行。哪怕在自己即使没有和一弄有过政治联盟的情形之下,那也不行。

    他们的势力已经足够大了,难道说我还要眼睁睁的,坐看着他们的继续增大增强?

    熊满飞心中的郁闷其实已经达到了极致,正好在这个极致的关头,他有心无心的便感觉到了‘一弄’向他投来的那一瞥。

    于是这一瞥就像一个导火索一样,瞬间点燃了他心中那种郁闷之火。但是他心中的火即使被点燃了,他还在隐忍、还在克制。

    所以刚才的反对,就说的话不是那么的干脆,也不是那么的直接。而是来了一个曲线的婉转。

    你们不是要扶马德江一程吗,那老子就在后面拉一把。你们扶,我就拉。我到底要看看是你们扶的稳,还是我拉的歪。

    所以他使出了一招明褒暗贬之计,你们不是要送马德江去hb省吗,去就去。但是省长之位休想,还是发挥它的专长吧,去主管政法吧!

    s省是一个经济人口大省,在全国排行前五的重要省份之一。s省的常务副省长自历史以来就手握重拳,并且分管着省政法干线的工作。

    而s省的政法委书记,却是非常奇怪的排名在常务副省长之下,这也算有别于其他省份的一个非常奇怪的组织排序。

    其实这也不能算是奇怪,因为在s省几乎有个不成文的历史规矩,常务副省长自古以来都是有省委副书记兼任着。

    而非常奇诡的是,s省一共有四名省委副书记。那就是除了正常的省委书记这名堂堂正正的一把手之外,再就是省长同时也兼任着副书记,继而是组织部长,纪委书记,再就是常务副省长。

    所以说在山省,常务副省长的权利无论是在党内还是党外都是位高权重的,这是因为人家在党内的排名高,自然而然、理所其然的就排在政法委书记之上。

    其实这也是个实列,也是因为s省经济发展快速所导致的必然结果。而如果话转回来讲。

    一名常务副省长,既不是省委常委,也不兼任党内任何职位的话,那其自身的地位和权力就显而易见了。

    但是hb省就不一样了,hb省恰恰是一个不能与s省相提并论的省。

    虽说hb省也是一个人口大省,但是经济与s省相比较起来,那差的简直就没话说了,直接拉开了十几名的距离。

    可别小看这十几名,在全国的省份中排名,哪怕是向上升一名都难,那可是需要实实在在的经济拉动,算的是全省gd的当量。

    所以hb省的常务副省长不但不是省委副书记,还不是省委常委。而hb省的政法委书记也就是一名省委常委而已。

    所以本来熊满飞自认为,自己掩饰得很好的一个、巧妙地明升暗降的运用,其实在座的谁都明白,这丫的就是极力的反对,没安好心啊!

    现在被许向东识破了,而许向东显然是对自己很不满意,并且提出了质问。这就让熊满飞突然间感到胸壑难平,一股无端的浊气自胸腹中油然而生,顿时间憋得他满脸通红,身上大汗淋漓。

    俗话说弄巧不成反变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么早的与许向东较劲,是熊满飞所非常不愿意干的一件事情。

    自己才刚刚上来,没站稳啊!而许呢,绝不是自己可以随便就能招惹的啊!

    可话说回来,马德江是谁,马德江也是许向东的战友,虽然说两人在部队时不是一个系统的,但却是出自一个军团的。

    而马德江自军中大比武胜出之后,就被王镇山看中,所以熊满飞绝对不能相信许向东与马德江之间没什么关系,两人真就不认识?

    以许向东和王镇山之间的交情,对于当年军中胜出的马德江,要说许向东不认识的话,就是现在打死熊满飞,熊满飞也不相信。

    而王镇山是谁,当然就是王浩他爹,许向东的亲家。而王浩这小子能在s省爬升的这么快,要说其中没有马德江的关照,说出去谁信啊!

    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严重的低级错误。那就是及早的亮剑了。

    而亮的还不是时候!!!

    “啊,那什么,许书记,我不是那意思。省长当然分管着政法委,这是省长的份内工作。

    我的意思就是说,就是说马德江在政法系统中的能力,其实远远大于他在发展经济方面的能力吗!

    其实他去hb省做省长的话,我认为会不会他会不适应,会把本来就有些沉闷的hb省带成一个更为条条框框的省份,那样就失去了想要力求振兴hb省经济的目的了吧!”

    还真是人嘴两张皮,一反一正意思全变了,就看你怎么去理解了。

    熊满飞终于是解释清楚了自己的意思,他那张早已变成了猪肝色的脸,此刻实在是憋的太难受了。

    话刚刚说完,他就自我掩饰的不住的对着大家点头,继而抓起自己面前的水杯很是迫不及待的灌了一大口,这才感到胸中憋闷的情况缓释了很多。

    “嗯,你有这样的顾虑很好,说明熊委员你还是认真的考虑过了hb省当前的形势。

    同志们,我们都很清楚,清楚一个实实在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as这个问题是什么呢?

    那就是刚才熊委员说说的,有着一个条条框框的hb省!

    咦?话这么说,有人就会问。

    这话怎么讲!

    那我就给大家分析一下,我们一直都要求打破所谓的瓶瓶罐罐,打破一些旧俗旧风气,让社会向前发展,轻装大步的迈进。

    但是大家注意到一点没有,我想说的就是,打破的那些瓶瓶罐罐,只是一些原本存在于我们面前的,我们脑中的一些封建思想,封建残余。

    还有一些已经不适应了我们现代社会发展所需要的一些地方条文和政策策略。

    但绝不是说不讲原则,不顾及到法律条纹,无视国家法纪纲纪。

    所以我认为,在这个时期,我们运用马德江这样既有强势手腕,又很有魄力,很有发展经济头脑的干部,到hb省去主导省政府的大局,这个提议很实际吗,完全是量身定做吗!

    大家也都讲讲,不要干坐着。我们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吗。我们每一项决议的产生,都必须是要民主的,是需要共同商议的吗!”

    听许向东这么一说,在场的一干大佬们都知道大势已去。hb省省长的定格,人家许已经给了明确的形象。

    你就是再有意见,再不同意,也不能在此刻明着与许向东唱反调啊。所以即使有人不同意,也就如从不喜欢轻易发言的海东市市委书记金长浩如是说

    “hb省确实形式特殊,本来我想推荐交通部宁继业副部长去hb省的。

    大家也都知道宁副部长是一名经验非常丰富的老干部了,一直都在交通部担任第一副部长的工作,但是他本身对经济发展的眼光还是很有一套的。

    说句实在话,海东市是我们z国的第一大都市,在全世界也是排名第五的国际化大都市。

    这些年来我历任海东市市委书记,其实有很多政见与经济发展、城市治理的策略都是采自宁部长的建议。

    说出来大家可能会觉得非常震惊,一个交通部长怎么会懂经济,懂城市治理。

    可是大家细心的想一想,宁部长在升任交通部的副部长之前是干什么的,他可是我们辽海市的市长啊!

    而早几年前姚老就提议要把辽海市划出来,划为我们国家的直辖市,只是我们姚老的这一宏伟心愿到现在也没能实现啊!!

    而具备一个交通部的部长,必须要有一双发展经济的慧眼。如此才能制定出适应我们全国,带动我们全国,拉动我们全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交通大动脉。”

    许向东听完海东市市委书记金长浩的推荐,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抛却对马德江本身的熟悉感不谈,话说这个宁继业还真是去hb省的一个很好人选。

    见许向东点头,钱沐槿微微的皱了下眉头,急忙说道“宁继业也确实不错,不过宁部长看待经济发展的眼光有足,是不是开创经济发展的实际能力就欠缺了一些呢?

    如果不是的话,相信姚老也不能当时亲自将他调到交通部主导全国的交通吧!而辽海市的经济发展当时却正是在最重要的时刻啊!

    在这里我不是故意针对宁继业同志,大家都知道,交通工作毕竟不是实际的发展经济。

    但是宁部长这么多年以来干的还是很好的嘛,他以独到的眼光确实做出了很多带动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快速铁路、公路交通大动脉。

    但是如果要宁继业部长本身自己去拉经济,拉动一些国外的大财团,让他们打开腰包在hb省进行投资,我认为就不现实了。”

    ( )